抑郁的属性 - 中医西医怎么说

字体 -

西医普遍认为抑郁是心理和精神方面的疾病。本视频里的 Dr. Gary Kohls 先生是西医中难得的一位对抑郁有真知灼见者,但是就像是dislike视频的人数和like视频的人数几乎持平的现状所揭示的,这种说法在西方并没有太大市场,而且不被主流医学和临床所接受。

里面女主持说的、得到Dr. Gary Kohls认同的一句话令人影响深刻:”(医治抑郁的)治疗本身比抑郁更有害。(The cure is more harmful than the condition)”。 Dr. Gary Kohls 还举个例子,某抗抑郁药物实验,选了10个正常人服用抗抑郁药物,结果2个人(20%)服用几周后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而他们原来是正常人。

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揭示了精神病院的医治手段。我们都知道,在西方严重抑郁患者也被当成精神病患收治。影片里有个一个观点,就是mental hospital 的医治的目的并不是医治并使患者痊愈,它的目的仅是让患者容易管理(manageable) 而已。

没有错,西医,作为实证科学,可以观察到抑郁症患者机体的某些变化,比如某些激素的分泌不足,大脑中某些化学物质的分泌不足,进而通过服用某些激素类药物、含有某类化学物质的药物来达到激素或化学物质的平衡。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激素、大脑化学物质分泌不足,是抑郁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拿一个结果来医治,则必定不是最好的医治。如果把人体激素和大脑化学物质的生化过程比作一个长长的链条的话,那么着眼于其中一个节点,取得了一个节点的平衡,势必引起整个链条更大的不平衡。故而从长远的角度看,这种治疗是饮鸩止渴的做法。

西医对抑郁的医治,其办法只不过是西医一贯的重局部过于整体的思维的延续,是把生理方面医治理论又使用到了心理方面,其效果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其实何止是不能治本,简直是伤本!

我在刚刚病得残废的时候(2009年,当时几乎无法走路,开不了车,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无法工作),我的家庭医生说我没那么大问题,并且说我可以在公司做part-time。 我根本做不了,她也看不出我有什么病,看我颈椎的X光片说是OK。 后来公司把我开除了,我没机会获得大病保险当然个中原因复杂,但与我的家庭医生的诊断不力有一定关系。我曾经很因此怨恨过她。现在想来,其实未必不是因祸得福。倘当日她帮我,我想她唯一可做的是诊断我是抑郁症,然后进入mental hospital 去住院,扎激素,扎化学药品。其实得一个激素脸(月亮脸)不可怕,被那些药物害得痴痴呆呆,大脑被化学药品所损产生不可逆的伤害才是最可怕的。残废的这些年,虽然异常痛苦,可是我的脑袋还是可以有效地思考,这岂非不幸中的大幸?我坚信我可以从病痛中走出来,并且我知道我即将成功,一个能有效思考的头脑岂非最大的本钱?

中医针灸认为抑郁为”气滞“。如此,当一个人有了重病,病变部位势必气不通,那么产生”气滞“就是抑郁的伴生症状就太正常了。这也和我们大家的生活经验相符,大家看看认识的重病号,有谁不是精神情绪产生一定的低落。有人说”一半的癌症病人是吓死的“,这是不负责任的说法,气滞到什么程度,就”抑郁“到什么程度,这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不能以个体间”气滞“程度的不同而有的患者表现差异来掩盖。让气正常地流动起来,让气以最接近先天的条件运行起来,润泽我们的肌肤、内脏、筋骨,那时候我们的健康才有整整的保障,我们的心里才会有真正的快乐。

健康的“气”,是醇厚、温柔的,她温润你的全身、你的内心,恰似知时的好雨,润物细无声,绝不会干涸、枯干,也不会狂暴粗野。《内经》把对“气”对身体的滋养比作“若雾露之溉”, 是十分贴切的。

logo.90x69

声明:本文仅作养生知识参考,不应做临床指导使用。身体有恙的朋友,请看医生并遵医嘱。
 
无意养生法 - 只用效果来说话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