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小语

凭栏酹羽长亭暮,把盏留春春不驻。笔垣落寞遣情怀,翠俨骖菲迷旖路。 残烛醉入前尘妒,梦里故园幽咽诉。且随月影霰徘徊,辛野狂歌无忧处。 调寄字花木兰

没有无忧的圣诞节(组曲之二)

字体 -

可是天亮你就得走,
你真的忍心
丢了我走?………………《翡冷翠之夜》

这个圣诞不太冷。总是下雪,潮湿而暧昧。街头行色匆匆的人们演绎着佳节佳兴的喧闹清晨和斜阳午后。移民这座城市很久了,也学会了所谓的冷漠的宽容。然而在倪视街头莘莘过客之后,不仅衢然一惊,庄周梦蝶的幻影仍留存脑际,苟笑江湖的同时喈嘘自问:我又是谁?

拿起电话,又按下叉簧,想和朋友说什么呢?有空来坐坐?;连上网络,却连不上无忧,自己都笑了,难道我真的如此迫切于文化关怀?

文化关怀,一个美丽又不真实的字眼,但除了生存,我们这些在异乡的游子难到不渴望文化关怀吗?当使女轻笑落水的哲人的时候,当梭罗用斧子砍出自己的小屋的时候,当嵇叔夜轻抚焦琴,当纳兰一含热血写情痴……… .. 人类纵横千年的铁律瞬间打破!

过节了,想自己作作菜,却想不起衰哥的豆芽到底咋做,也想不起老猫的教诲了。忽然得了健忘证,甚至想不起太傻的“电工证”,微硬的“彩票”,影子那混蛋要“回国”?… . 才知道没有无忧的日子原来有些不便,才想起要备份些有用的东西;但有时竟只想和人聊聊天呢?这种情感上的不便又怎样解决呢?

或者真如弥勒预言:有一天,爱情是可以下载的……………
那,情感可以备份吗?……………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小忧 - 2006年12月26日 21:39

    天亮了,你可以不走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