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8.秋日枫情

字体 -

一直以为我对枫叶的感情始于北京的香山,我的大学时代。然而我的发小今天却在微信上告诉我她还留着我用红枫做的书签,那可是我十六岁之前的事情!看来人的记忆是经常出错的,就象人对身边的风景也经常熟视无睹一样。

我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枫叶的美,才来的加拿大。因为移民二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专程去赏过枫。当人们对阿岗昆的枫景如痴如醉,长途跋涉,身陷火红的树海时,我悠哉在自家门口,看着车道旁的几株红叶,就已心满意足,但其实我是深爱枫叶的!

我的家乡在江南,常年烟雨的天气,总易生出多愁善感的人。可年轻的心,总会寻觅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那时候,我十四,五岁,喜欢爬山,尝野果,摘野花。秋季钻到林子里,如果找到一片红叶,能够完好无损地带回夹在书里,就会喜形于色,仿佛保住了一团永不消失的阳光一样。也许就是那种吸引,牵引着我考去了北京。去北京后,第一个看的景点就是香山。那是来京出差的五叔,不放心刚入学的我,故意来陪我时问我想去哪里玩,我豪不迟疑地答:“香山!”。记得那天回来的公交车上,我们被几个民族学院的新疆美女挤得快变形了!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偷乐的美事,可是这几个维吾尔族女孩身上有浓烈的狐臭,熏得我几乎要晕过去。后来我当然和同学又去了香山。好像有一次,发现一个平日从来不和我说话的男生,突然总是放慢脚步等我,遇到那些土坡,又总是伸手拉我。可惜现如今我连这个男生的样貌都想不起来了。

命运把我带到了枫叶之国。秋高气爽之际,时刻沐浴在千里枫情之中,却每日满足于忙碌的充实,因为“充实”,甚至于忽视了这世上最美的枫景。

之所以有这个感叹是因为我昨日终于做了一日枫情游。那个地方叫“MILLCROFT INN AND SPA”, 在西边的ALTON小村,是一个由120年前的磨坊改建的酒店。酒店占地一百多英亩,有规模不小的花园,品质很高的SPA.这些我都没有时间体会了。我住在前身是ALTON KNITTING MILL改建的主楼。房间的天花极高,两个大窗对着水塘和瀑布。阳台下面是不息的川流,对面是青柏衬托的红枫。大堂里的餐馆,档次不错。格局既古老又舒适。红酒的品种很多,我选了一杯加利福尼亚的,非常好喝。前菜,主菜和甜品都很精致。不过老爷对他点的羊肉不满意,太老了,但对服务生的水准就赞不绝口。

一餐饭,我们对着窗外的水塘和红枫,吃了三个小时。从日落一直吃到天黑,詛嚼的速度几乎和水面上的天鹅一样,感觉一动不动。餐厅里多数是成双成对的夫妻。也有一群男男女女占了整个一面墙的空间,他们喝多了就不停地高笑,惹得我和老爷不时停下话头,静静地看着红枫。老爷从歌剧说到了王菲。对于这个,他一开口我本来就可以知道他的结论的,只是没想到他也知道王谢的最新“剧情需要”,更加意外他对“八卦”的评论和我有一定的共识。有一刻,我望着被夕阳照得透明的红枫,暗暗自问:“难道我已经被他改变了?”。餐厅里有很多画,看着象是当地艺术家的作品,因为ALTON小村里本来就有个艺术家中心。就餐中,我们也不断象似时间用不完一样的好好看着画,多么静美!可老爷突然冒出一句:“我是多么讨厌照相机,是它们把画家们害惨了!”详解之后,原来他是指,如今很多地方人们都用摄影作品代替了画。我很想反驳他的极端,他来一句:“就象麦克风一样,它们也把歌唱家害惨了!”我默然了,因为开始真的体会到他的道理!

我不能完全同意他的意见,但我深深理解他的感受。我喜欢拍照,但不会妨碍我看画。我欣赏钢琴伴唱,但也不妨碍我拿话筒唱歌。但是老爷就不同了,他只爱他喜爱的形式。不管那是曲高和寡还是杨春白雪,只要是他喜欢的,他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也许吸引我的正是这份固执吧?就像枫叶总是会吸引我一样,无论是经意的还是不经意的!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行万里路, 未分类 | RSS 2.0 |

4 条评论

  1. 2014年10月4日 12:05远方无声鸽

    真理往往出自单纯的心灵中。美好的婚姻总是有一方简单,一方复杂。要都去听歌剧,就没有人扫地了。 淡淡的文字中,看见丁香幸福的生活。送上秋日的祝福!

  2. 2014年10月4日 17:17蓝馨

    平凡幸福的生活。

  3. 2014年10月4日 18:13olive tree

    这样的固执,可以留存。。

  4. 2014年10月5日 09:13加国无为

    一餐饭,吃了三个小时? 那三顿饭,,不是要吃九个小时?你和老爷很悠闲快乐呀:)那你们还有空打牌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