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丁香自传 的存档信息

第七十三件—甜言蜜语簿

家乡的姨娘托人带来一包旧物,里面都是我们家的旧照和书信。没想到还有我大学毕业时的留言薄。我一直记得这个本子的封面,但忘记了内容。多年后,在异国他乡,拂去它封皮上的蛛丝,翻开来,一页一页都是青春的记忆,那些 稚气的“甜言蜜语”,让人快乐得脉搏都跳得快了。 封面很土,但是很久远。 湖南人。 内蒙人 浙江人 福建人 宁夏人 云南人 河南人 天津人 年轻真好啊!甜言蜜… (阅读全文)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我的第一个偶像

 今天是2011年的第一天。天气反常。本该冰天雪地的加国,竟然似烟雨朦胧的江南。淅淅沥沥的雨,淋走了昨晚狂欢的疲倦,柔柔软软的心,生出一份自恋的情愫来。            翻开报纸,看见那些记者在这新年的第一天里,与人分享人生里曾经的第一:第一次爱情,第一场音乐会,第一个工作,第一次被捕。。。挺有意思的。读着读着,想起了那些属于我的第一。有一些当然是秘密,也许… (阅读全文)

我开咖啡馆的日子(完)

                  通常一家咖啡屋,就是一家夫妻店。“夫妻店”,这名称对单纯的人来说,还有点幸福浪漫的色彩吧。实践之后,我敢说 “夫妻店”就是 “危机店”,是小生意经营者面对了种种硬性挑战之后,必需更小心迎接的软性挑战. 太多的感情故事在里面了,等我有心情时,再一一奏来吧.                 还是说说硬性挑战吧,容易一点.任何事,只要不涉及情,做起来,谈起来,都容易.先说… (阅读全文)

我开咖啡馆的日子(三)

               “昨晚你没回家,睡在店里的吗?”凌晨三点半,我披头散发地从店里钻出来,替她开门。这是我培训她的第一天。我因她的准时而高兴,又因自己有点睡过头而懊悔。她因我的尊容而意外,看得出来,她忍了忍,但还是这样提了问。                 “嗯。”我原想避而不答,转念一想,还不如正面回答:”昨天是意外,我也就睡一晚而己,以后我可不会整晚呆在这里!”我这样… (阅读全文)

我开咖啡馆的日子(二)

                  丈夫和我都不算是感情用事的人。不过,看中这家店的原因,当然和看中别的一切东西一样,首先是由于它的外表。这是一家坐北朝南,成长方形的独立建筑,处在一个进出很方便的街角,还有”DRIVE-THROUGH”的功能。一见钟情的激动过后,我们理智地向店主提出:能不能在店里免费打一段时间的工,因为这样才能真正体会到对这家咖啡店的信心。店主是一位精明强… (阅读全文)

我开咖啡馆的日子(一)

  引子                 下午的阳光,张扬地撒进朝西的落地窗.金灿灿地照着几片从门缝中飘入的落叶,发出棕色的光. 我在柜台上扔下一枚两块钱的硬币,随后接过年青女孩递过来的咖啡, 低头拉开杯口,正想泯一口时,一抬头,看见她走了进来!                 多么熟悉的身影啊!漆黑的短发,适中的身材.穿了一件和年青女孩一样的制服,步履如风,显然是赶进来上班. 虽然,我一早听说… (阅读全文)

西风小学

 第二年,我们依旧住在西风岭. “环城小学”这张美图,父亲并没能按时画完.不过,这丝毫没能影响他在我心目中,伟大领袖般的形象. “你先入读西风小学.体会一下这里的学风,将来去了环城小学,就懂好好努力了!”在任何事情面前,父亲总能找到正面的作用.听完他的话,我就高高兴兴地背上了书包,和那些祝风岭来的农家孩子们一起,进了西风小学.唯一的遗憾是晓军不和我在一班,无端端做了我的学… (阅读全文)

西风岭的 “幼儿园”

 在西风岭住到我七岁的时候,父母把家当成了幼儿院.院长是我.团员是五岁的妹妹和三岁的弟弟.放心让我做院长的原因是每天用一把大锁, “咔…”地一声,紧紧锁上房门.我们姐妹仨应声跑到后窗,等着母亲的背景,出现在田埂上,立即隔着玻璃疯狂地叫喊.弟弟需要我抱高他,好让他的两只小拳,”咚咚…”地敲在窗上,妹妹扒在窗沿,歇斯替利地叫喊,看着母亲的身影渐行渐远,她有点绝望,恼火地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