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原创故事 的存档信息

她们的女儿

          今天是周末,上大学的女儿要回家来。丈夫下午来店里接她的班。她一边递给他那壶刚泡好的菊花苟杞茶,一边问:”晚上的排骨莲藕汤,你煮上了吗?”听起来她的要求里有个”煮”字,其实也就是让他出门前,按几下开关而已。材料都是她清晨上班前,仔细洗净切好的,因为这可是女儿最喜欢喝的汤。          “按了,你就放心吧。”丈夫故意拖着长音答,同时递给她一个饭盒。里… (阅读全文)

闯祸的中年女人

        厨窗外冬日的阳光,确确实实的比往常暖。今年冬天没冻几天,土拨鼠已带来了春天的消息。我敢说,今年多伦多怕冷的人,心里都怀着几分感恩。然而昨天早晨,朱丽走进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笼罩着愁云惨雾,动不动就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开工没多久,她的父亲也来店里找她,两人在后门外,聊了很久,重新进来时,我见她眼里还含着泪。             “出什么事了?是你的孩… (阅读全文)

被男人追求的中年女人

              朱丽上班的时候,一直伺机查手机上的短信。有一次,我正好在她身边冲咖啡,瞥见手机上一闪一闪的人头,都是些俊美的”小青年”,脸上禁不住浮现出一丝诧异。朱丽敏锐地抬头,正好抓住了我那颇为”八卦”的眼神,搞得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他们都是我的前男友。”朱丽大方地回答之后,可能是我的表情鼓励了她,只见她踮起了脚尖伸长了脖子,一双喜欢发电的… (阅读全文)

失恋

           朋友的侄女失恋了。二十六岁的年龄,长达九年的初恋,象这天空中飘下的雪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雨加雪的灰色天气里。这位纯洁的姑娘,见人的时候,嘴角依旧努力上翘,想逗你开心,但含在大眼睛里的泪水,总是不停地打转,真的让人心疼。             去年夏天,我请朋友一家去北边度过假,和这个姑娘相处过几天。了解到她在家乡已定婚,男友比她先一年去了美国留学… (阅读全文)

月光老人

                  “我们出去吸口烟吧!”艾文还没推开电脑键盘,人已站了起来,仿佛已经被烟瘾折磨到了极限。这对他来说,是常有的事,但这样梦呓般地请我和他出去抽烟,倒真让人吃惊。                 我拿嘲笑的眼神盯着他,直到他醒悟过来。随即”嘿嘿”地干笑了两声,花白的头发下面,立刻绽开一脸的天真,周围还插着几道深刻的皱纹。”一早上都盯着电脑,累得我都不知身在… (阅读全文)

误会和失误(下)

               红叶在北京的香山飘落,飞过海洋,化作尘埃,第二年又在加拿大的枫树上发红时,李江南在多伦多收到了林士杰的信。             信是母亲从故乡转发的,看着一脸疲倦的信封,江南心里生出一丝歉意。毕业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有机会想起,这个曾经把自己名字偷偷写在小圆镜上的男生。个子不矮,但总是挺胸抬头,走路的时候,身体都有点后仰了。不用看他的五官,看… (阅读全文)

误会和失误(中)

                 他猜她是误会了:以为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他的暗恋,否则不会把女孩子的名字写在镜子上。                 从那以后,李江南会主动地和他说话,不过说的都是借个笔记,抄个复习题的话。(全班他是最穷的学生,四年来,只好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有一天,李江南跑到他的桌前问:”林士杰,你有白纸吗?”,话音未落,只听”唰”地一声,他撕下了几张… (阅读全文)

误会和失误(上)

                 他对她的情愫开始于她的误会,终结在他的失误。                 四年大学生活快结束了。分手在即,最陌生遥远的同学之间,都有了聚头闲聊的理由。那天,他的内蒙老乡,把来自江南水乡的她带进了他们的宿舍。老乡的男朋友,就在他的隔壁,在男生楼里见她,是常事。但这样郑重其事的探访他,是稀事,特别是还带来了”江南”,这个稀客。                 她站在… (阅读全文)

被告之后

            丈夫被警察带走后,雅琴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尽快把他救出来. 可是,又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念头,雅琴决定还是先回家,告诉父母,让他们一起帮着想办法。             没想到,事情的经过一说完,雅琴刚想说:”眼下需要立刻找到一名好律师!”时,她的父母却先吵了起来:             “我看他是罪有应得!你干脆离开他好了!”母亲虎着脸,瞪着… (阅读全文)

报警之后

           雅琴的女儿考上”天才班”了,雅琴很有些自豪。         “那还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丈夫也很开心:”女儿象爸,再说了,没有我盯着孩子的学习,弹琴。她怎么可能聪明啊!”             “女儿象爸,那儿子就象妈了!”雅琴毫不在意自己被贬,反而更加开心:”等儿子考上时,你也给我加加分吧!”             他没理她,但就笑了笑,眼睛里还有温和的光。岁月似剪刀,剥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