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无奈一刻 的存档信息

我不喜欢你!

               转眼间,枫叶又要红了。这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每一刻都争显着大自然的神奇。我坐在车里,虽然四肢无力。心却象看魔术的小孩,不停发出惊叹。”这条路不是每天在开的吗?怎么一夜之间,就涂满了五颜六色?”我赞叹着,已经忘记了刚才在家,是为什么生气.                 远处的玉米田,象一杯硕大的鸡尾酒。最上面一层是深棕色,象咖啡一样;中间是金黄色,象太阳… (阅读全文)

好坏难辨,我所遇见的怪人

                刚开门,那个怪人又来了。一身黑衣,从来没见他换过。光秃秃的脑门下面,嵌着一双鹰眼,和着一鼓一鼓的肩头肌,一闪一闪地刺眼睛。脱下黑衣,身上还是那件黑背心,一条黑布,窄得盖不住那些刻在皮肤上的花纹。他很魁梧,身驱庞大,皮肉又厚,看得人不由得可怜起那个替他纹身的人。                 我看了老板山姆一眼,他马上心领神会地抓了本菜单,迎上前去… (阅读全文)

怕冷

              今天的气温低得好像户外的一切,都似烧烫了的铁一样,不小心摸上去,肌肤就会被冻得粘住撕不下来。正午十二点,我下了班,缩着脖子,冲向停车场,钻进车子里,才心有余悸地喘出一口气。                 我是一年比一年怕冷。今年,甚至于到了恐惧的程度。暖气慢慢从发动机里吹入车厢,我的哆嗦也慢慢减弱。可收音机里的新闻,却让人心惊。昨晚402高速被封,几… (阅读全文)

为什么写得少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最近写博少了?我支吾着答不上来。如果我只想答外因,很容易的。不过面对一桌真诚的人,我的大脑直挖内因,这样就涌起了千言万语,隔着香辣的湘菜,很难答得上来。                 外因当然是我很忙。我决定不再当全职主妇,就算累得手脚发麻,也乐意去端盘子,赚几个小钱。还有就是虽然不当了全职主妇,但做起了全职煮妇。这么多年,我是个半职煮妇。当别… (阅读全文)

小费问题

        周末我去妹妹的餐馆帮忙。刚从后门进去,就被从前门蜂踊而入的食客抽打着,象一只螺坨,连续转了几个小时,也不能停下来。忙得嗓子也冒了烟。后来得知:有一个服务生,昨天为了小费,向妹妹大发了淫威,还当场牛气冲天地宣布”我不干了!”。她突然不干了,我们就得干得四脚朝天。关门时,我们姐妹俩两手发麻,两腿发软,彼此会心一笑,异口同声地说: “餐馆的服务生,… (阅读全文)

幸福但不快乐

奇怪,这个星期,我已不只一次听到这样的感叹: “我是多么怀念那些刚来加拿大的日子啊!那时没有钱,只打一份十二块一小时的累脖工,可是活得轻松快乐!”顿一顿,他眯起了眼,加强了语气,配合着自己的举例: “那时,每个周末我们都出去钓鱼,几乎跑遍了方圆几百里的大小湖泊,”说着,说着,他的眼眸里好象飘起一层雾,目光陡然间变得深邃。他们一家移民十年,妻子有份年薪十… (阅读全文)

现实中的生育机器

 今天TORONTO STAR的头版HOPE,HEARTBREAK INSIDE  INDIA’S BABY FARM和它旁边的照片,让我非常难受! 来了加拿大后,看到这里有很多人因为不育而痛苦。了解到很多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做的种种努力。当然也包括”借肚育种”。有电影和小说都是回绕这个情节而展开的,杂志上也有分享好朋友之间帮忙,用自己的”肚子”让不育的朋友拥有后代的真人真事。可是,我还从来没有读到过象… (阅读全文)

最不愿看见的事

           清早,由东向西走在STEELS大街上,快到麦咸路时,道路堵得象一个修长的停车场.起初,我还在心里暗呼:哎呀,怎么就忘了邻人们总说用这条大街进城上班的呢!呼完了,就自我安慰:体会一下朝九晚五的上班滋味,不也是美事一桩吗?总之,心里还是轻飘飘的,以为是车流太多的正常堵车,没闪过一丝 “坏”念头.             跟着别人,象蜗牛一样爬了一阵,除了评判一下前方蜗牛的屁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