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生活小事 的存档信息

7 。吃螃蟹

虽说从小吃螃蟹的机会不多,但我不知道螃蟹是美食这个概念是如何深置心中的。最早的吃螃蟹记忆是在普陀山,那一次旅行似乎顿顿都吃螃蟹。因为那里的螃蟹就象菜市场的青菜似的,又多又廉的排队让人挑.挑好后交给旅店的老板娘,她会替你蒸好,送进房来。她其实也不用煮别的菜,因为好像所有的客人都把蟹当饭吃了,鲜美的蟹肉不仅满足了人类贪得无厌的食欲,还起到了粮食的作用,… (阅读全文)

11.落发

我大部分时间在家,因而干了大部分的家务。我喜欢清洁更甚于煮饭。然而很多年了,其实有一件清洁的活,一直不是我干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卫生间看见已经脱光准备淋浴的老爷,突然光着身子蹲下身去,捡起了盘在下水盖上的那团头发。       那是我的落发。我从来都是长发,每次洗完澡,下水盖上一定积攒了我的一团… (阅读全文)

18:兰花是君子也如美人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虽然兰花与“梅,兰,竹,菊”齐名,是中国传统文人墨客最欣赏的花草四君子之一,但是我之前对它最丰富的想象,主要还是来自于青山这首歌的歌词。听着,哼着,唱着这首歌,我满心以为兰花多数是给人看叶子的,欣赏的是叶子的高风亮节,至于花长什么样并不重要。 来加拿大后,更加忘… (阅读全文)

24.换钟

墙上的木钟突然换了电池也不走了! 老爷摆弄的结果是让它的时针,分针,秒针彻底分家,象那种投币才能钓出的奖品一样,分散在木钟的角落里面。岁月虽然已经笨重了我的手脚,但头脑还算清醒。我一眼就判定自己赢不了这个奖品,唯有立刻买一个新的代替。 新钟挂在了旧钉上,我抬眼使劲地望了几眼,仿佛这样就能适新遗旧了!换成另外一样物件,我想都是可以的,因为喜新厌旧基本… (阅读全文)

修车的烦恼

在加拿大生活,修车是日常的事物,就象处理柴米油盐一样。只是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修车属外事,由男主人管理。很多年来,女主人只知道无论买了什么车,男主人总是去一家华人修车行,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性价比很高。然而这回车子的问题是仪表盘上,总有些灯在亮,华人老板检查后,两手一摊:“我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开B牌车,它的车子是出名难修的。你的这个问题,必须去它的… (阅读全文)

排队

在加国生活,不愉快的排队场面不多。偶尔遇到,颇觉新鲜。 老二十六了,加国健康部一早寄出通知,要他换一张有照片的健康卡。信是给他本人的,但事情全要我代办。他所做的,就是抽一天放学时,在校门口等我。 今年的五月中旬,气候反常。感觉昨日还雨雪交加,冷风四起,今日却已枝繁叶茂,繁花锦簇。仿佛一个婴儿,一落地就成年了。下午三点,我如约接到儿子,顺利开到安省服… (阅读全文)

30.会打“种族歧视”牌吗?

朋友买了三明治店,找我过去帮忙。在家呆腻了,我欣然应允。 第一天,就遇上了件新鲜事。 中午,店门”哐当”一声被推开的时候,午餐的高峰期已过。我正在清理切肉机,另外一个黑人姑娘赶紧带上手套,向一位重量级的白人顾客迎了上去。客人没有看她,也没回答她的招呼,只顾着集中目光,也许更可能是正在集中她的脑力,总之象一只猎狗一样扫描着高挂在墙上的价目表,给人一种非… (阅读全文)

32.大雪中的一天

清晨,窗外的雪,象海一样,源源不断地淹没着世界。女人面对这种天气,本能地生出一份担心,自然就多一份预防。 “我们去铲雪吧,”叫完儿子,又喊老子:”铲完了,再出门? “铲什么铲,不是还在下吗!”儿子和老子异口同声地反驳我:”只要车开得出去就行了!” 我无奈地顺从了,因为体力和时间都不够。四轮驱动的车果然顺利地开出了车道,留下了两行二三十厘米深的车印子。 雪不停… (阅读全文)

第六十一件—指纹密码锁

之前写过篇没带钥匙的博文,热心的读者就建议我装把密码锁。虽然我没言谢,但良言已留心间。 姐夫看见我浸淫在智能马桶盖的享乐之中,大感欣慰,于是再接再励,大胆建议:”我看你总是不带钥匙,不如装一把指纹锁吧!” “好啊!好啊!好啊!”我毫不思索地连喊了三个 “好”,完全不是之前连问三个”为什么”的样子了。所以说,人都是享乐的动物,一个智能马桶盖,已经让我对姐夫充满… (阅读全文)

第六十二件—智能马桶盖

一分钟也闲不住的姐姐和姐夫,这个夏天住到我家,游山玩水之余,不停地引进先进家居产品给我。心急地姐夫,往往我刚点头买进,晚上回家,他已安装完毕了。 今天,他又立新功。在我的卫生间里,装了一个智能马桶盖!这东西太奇妙了!真是不用不知道,一用少不掉。 不久前,我在朋友家里,看见她在马桶边上,安装了盥洗马桶。鲁莽地说:”哇,你还装了印度人最喜欢的东西”。说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