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圣诞卡片

          又到了给亲朋好友写圣诞卡片的时候了.在商店选好卡片. 回家时,天空中飘着白雪.打在肌肤上,冰凉的感觉刹那间让我明白心中有股迫不及待的急流在涌动.恨不得立即坐在灯下,一杯咖啡伴手,静静地和远方的朋友交流.一年中有很多人和很多事在这个时候被深深的回顾.时光已经冲走了沙尘,留下的是最美的记忆.           记得刚来加拿大时,为庆祝圣诞节,我只懂得做一件事,就是写…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5 条评论

“打是亲,骂是爱”???

        最近总会想起古人留传在民间,关于教育子女的几句老话:        “棒头底下出孝子”         打是亲,骂是爱”         ………         我初为人母时,记忆中极少对孩子动手的父亲,却不断的在耳旁传授这些古训.又讲奶奶从小对他们七个儿子的教育,除了严打,不会别的.七个儿子长大后,一个比一个有出息,一个比一个孝顺(这也是有目共睹的).明白父亲是在告诫我不可溺爱孩子的同…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9 条评论

令我难忘的侯以嘉小提琴演奏会

        今晚,老公拉着我们全家去听小提琴演奏会.因为是外行,我并不知道侯以嘉.只是随着老公而行罢了.但是,演出的地址我却知道得很清楚.去年在那儿看阑花展时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觉得我们中国人在加拿大有这样一个颇具规模,设施建全的文化中心,真是幸福.        走进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的何伯钊剧院时,只觉得剧场,舞台,灯光都布置得非常漂亮,舒适.做为一个中国人,我从身边老… (阅读全文)

归类于: 体娱 (全局), 未分类 | 13 条评论

在寻找小生意的途上(二)

           又找了一天,我们去访问一些好友的咖啡店.           第一位好友毕业于约克大学电脑专业.几年前,突然就辞去稳定的软件设计员工作.买下一家联锁咖啡店来经营.头两年生意好的时候,他的生活真的很潇洒.请了一群金发碧眼的女孩来打工.自己每日除了去铺上收钱,进货.就是和那些整日泡在咖啡馆的顾客瞎聊.有时,听他说: “你看,那高个子的油漆工,除了上班,其余时间就泡在这里…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2 条评论

在寻找小生意的途上(一)

          身边又有一位朋友决定放弃良好的学历和工作经验,要买一份小生意来做.我这位 “闲人”就义不容辞地陪她走在寻找小生意的途上.           打开报纸,象卖房子一样,卖生意的广告也是比比皆是.好象走进一座丛林,一时半会儿无法走得出来.耳濡目染的经验, 让朋友首先把目标集中在杂货店上.她认为杂货店的抗压性强,可以做到不请员工.在这个员工工资会是整个生意最大支出的国家…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6 条评论

我在加拿大碰到的乞丐

            从购物中心推门而出时,一位穿着崭新黑色风衣,身材壮实的小伙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抬头与他目光相遇.他那笑容可掬的脸掩饰不住粗野的眼神.耳垂上吊一闪烁的耳环, 雪白发胖的脸庞把先天本该优美的线条损失殆尽.原本该是金色的头发, 剪成一个寸头, 看起来就象一个光头.             他压低嗓门,一字一句地对我说: “我很恨自己要向人乞讨金钱.可是,我一分钱都没有了.你…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家庭主妇—(二)雄心壮志

             清早,把昨日扫好的落叶搬出去时,发现这是个浓雾笼罩的早晨.气温很高, 没有一丝风.空气中凝聚的水气, 厚厚的, 散发着落叶的清香.人走在车路上的感觉, 象似船置身在烟雾弥漫的湖面上.透过白色的水雾, 对门的花园和屋顶若隐若现的好象是雨天西子湖畔的风景. 刹那间变得柔软的双颊更象似当年在西子湖畔水灵灵的模样.自家白色窗纱里传出了老公那饱满, 悠扬的小提琴声… (阅读全文)

归类于: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4 条评论

小小少年—(二)第一本恋爱小说

          星期天下午五点,大儿子准时从同学家回来.一进门, 一边扬扬手里的书,一边开心的说: “妈,跟同学借了本书.这是我读的第一本恋爱小说.” “给我看看.”我伸手接过书,声音里透着喜悦,充满笑意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想要观察他的表情.           今天儿子是受哈瑞森之邀,去一位擅长写作的女同学家制作鬼节服装的.女孩子们推荐了此书.他说本来不想读这种女孩的玩意,但更不想帮…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4 条评论

家庭主妇—(一)可笑的成就

          暑假尾声的清早,两个儿子还在各自的床上象小熊似的呼呼大睡.我因为要送颖颖上学, 不得不起身出了门. 回家的时候, 车子穿过两旁 一望无际的玉米地,碧蓝的天空下,随风摇动的玉米杆儿很象风平浪静时安大略湖上的浪花.脑子里突然就飘浮起周末朋友送的席慕容的诗来.那些断续记得不清的文字, 开始象咖啡因一样在身体里作祟. 不想让自己变成风筝在玉米地的上空飞翔(毕竟已… (阅读全文)

归类于: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2 条评论

小小少年—(一)第一次对人生的忧虑

                晚饭后,一家人从餐馆出来走在停车场时,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象是一扇纱门.萧瑟的秋风毫无阻挡的侵入体内, 然后又无处可去似的从里往外钻.来不及和大家说再见,刺骨的寒气就迫得我先跳上自己的车,心想: 儿子一定又选坐爸爸的车回家了.可我还没坐稳, 大儿子就拉开了另一側的车门.我一边检查小儿子是否上了老公的车,一边默念着大儿子将要说的话,果然他说…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