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影评:“道法自然”和“性格决定命运”的交响

字体 -

《天道》影评:“道法自然”和“性格决定命运”的交响

-叶雨

《天道》是由《遥远的救世主》小说改编成的商战类连续剧。商战类的题材不好写。作者要了解市场,懂得经济规律。不少商战连续剧是纯粹的政策性宣传;例如《十万人家》,是鼓励老式企业的良性改组为宣传目的。也不是说《十万人家》拍得不好,只是太没有高出现代观众的智慧以及惊喜。

《天道》的男一号是戏精王志文。王志文演的丁元英可谓是戏人合一。丁元英沉稳老练的个性非常适合王志文。

我从以下几方面来评论《天道》: (1)一反常规,一开始就暴露所有关键人物的结局;不一般的“倒序”手法。 《天道》一开始就让观众惊呼连连:第一集刚一开始,就竟然直接交代了所有关键人物的下场:“乐圣”的老总林雨峰自杀、“格律诗”的办公室主任刘冰自杀;“我”(芮小丹,一名女警)在给男友丁元英打了一个电话作为诀别,也随后跟匪徒枪战而死。而这三个人的死,都跟丁元英直接有关!然而接下去的“倒序”,却是用芮小丹这个已经死去的人作为第一人称来讲述整个故事。 这个创意不能说不奇,也不能说不大胆。观众在这个有点违背逻辑的开端下,好奇心被勾起,急切地想看看这个丁元英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到了后面,丁元英为了帮助王庙村脱贫,策划成立“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丁元英仅仅在酝酿成立的时候,竟然先进庙烧香,已经在为远远没有发生的“将来恶果”赎罪。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正如走象棋,走一步竟能看十步甚至百步! 观众的胃口又一次被高高吊起。

(2)旁敲侧击,层层叠高的人物形象的塑造。 丁元英是个商业奇才。在一开始介绍了数个人因为他而“死”后,接着就讲了丁元英的另一件事情:丁元英在德国集资,然后再中国股市里圈走了两个亿。但是作为中国人,丁元英怀着内疚的心单方面跟德国的投资方撕毁合同,情愿接受合同处罚。他从一个从不缺钱的亿元老总一下子变成了只剩几万元的无业者。这又是一个极大的悬念。

在英雄落难之时,丁元英的柏林大学的同学韩楚风,现任正大集团的副总,跑过来向丁元英讨教。正大集团的老总位置空缺着,而三个副总在争。丁元英给韩楚风的建议就是:“好好干活,不争!”。韩楚风抱着强烈质疑的态度跟丁元英打赌,赌自己能不能当上正大集团总裁,而赌注是一辆宝马车。

与此同时,丁元英曾经的手下肖亚文是个非常有头脑的白领女子。她知道丁元英的能力,为了自己能有机会,也为了跟丁元英保持联系,她一手操持丁元英落户北京附近的古城,并且安排了自己的好友,女警芮小丹,来照顾丁元英。丁元英的与众不同吸引着芮小丹,两人成为了爱侣。

另一条线索是,丁元英跟芮小丹的好友欧阳雪的饭桌打赌又引起了一个出生农村的音响发烧友冯士杰的注意。冯士杰、叶晓明和刘冰借由芮小丹购买音响的时机接近丁元英,想让丁元英出主意帮助王庙村脱贫。这才是故事主线的开始。

在这个时候,北京的韩楚风如丁元英所言,当上了正大集团的老总,正是河蚌相争,渔翁得利。而丁元英赢来的宝马车成了丁元英策划组建的“格律诗”音响公司的“门面车”……

数个旁支事件、侧面描写,却让丁元英这个人物立体化,也为将来主线上发生的各种怪事做了合理的铺垫。

(3)作者多元化的智慧反应多元化的真实世界。 在《天道》里,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商战,而是多层次多方面元素的有机融合。我们的生活本来就是复杂多元,所以我个人十分欣赏作者的过人才思。

《天道》的主线是丁元英策划“格律诗”山寨音响公司在短短一年多时间挤垮Hi-Fi界第一品牌“乐圣”公司;其心是为了帮助王庙村做音响加工而脱贫。然而《天道》涉及的元素有商业元素、音响元素、宗教元素、美学元素、异国文化元素等等。叶雨的一些音响知识和对音响的兴趣竟然也是从《天道》开始的。 《天道》里面对宗教信仰的讨论、对人生的讨论、对刑警生活的描写、对人性的贯透、对男女情爱的评论等等,都比较深入。说到这里,我又要提一句我以前说过的话:“只会写诗的诗人不是好诗人”。 诗文无高下之分,有高下的只有一个整合性的智慧。人是一个多方面的有机整合体,

(4)“道法自然”的哲学背景跟“性格决定命运”的交响曲。

丁元英为什么能够每次都能“预测未来”?一些看来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在丁元英看来是理所当然而且还屡试不爽?《天道》里面的哲学根基是这部片子的核心。懂得游戏规则的人,只是一颗棋子;懂得游戏规则背后道理的人,才是设局人。丁元英一方面在帮助王庙村争取加工机会脱贫,另一方面用最残忍的商业手段挤垮业界老大“乐圣”,并把乐圣总裁林雨峰逼得自杀。这里面就是一个普通的道理:“破则立,杀富济贫”。

道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而道法自然”。自然规律无处不在而不已人的意志转移。能略窥“自然之道”门径的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把握先机。丁元英就是这么个人。他是个超级混混,超级宅男。之所以他跟别人想法不一样,只不过一些简单的道理被许多表象遮掩蒙蔽了。不是他“聪明”,而是别人想得太多了。

《天道》的最大的一个局就是乐圣公司起诉格律诗公司的“不正当竞争案”。而从头到尾丁元英就是设局人。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也知道这可能会逼死林雨峰。所以他在还没做这事以前就上庙里忏悔去了。然而直接导致林雨峰自杀的是他的性格。林雨峰是中国Hi-Fi第一品牌,乐圣的老总,他的座右铭是:“只有矛,没有盾”。他奋斗多年成为中国音响界的领头人,跟他的“只有矛,没有盾”有关系;同样,这样的性格让他输不起,特别是丁元英这样的下三滥小流氓手段所谓的“恶性竞争”,输在这样的人手里,他宁可死。所以,他最后选择了自杀。

用价格杠杆来挤兑竞争对手,这是人人皆知的“道”。丁元英的背后是贫穷的农村家庭作坊加工厂;人工低廉、生产环境恶劣。一句话,“在不是人待的地方干不是人干的事儿”。然而,王庙村的村民宁愿选择这样的生产方式而不愿意等着饿死。 这样的特殊条件造成了丁元英的“格律诗”音箱的特殊价格优势。这个简单而致命的价格杠杆就硬生生地让山寨公司把龙头老大给挤垮了。这就是丁元英设局的最大陷阱。

其二,一个法律误区就是打官司一定要花钱请律师。乐圣对格律诗的诉讼标的是600万。律师费是25%,即150万。格律诗的注册资金是100万。也就是说即便格律诗打赢了官司,格律诗也会因为偿还不起律师费而告破产。林雨峰就是看准了这点,吼叫着要把乐圣搞死,然后达到无偿收并格律诗的目的;而格律诗的三个股东:冯士杰、叶晓明和刘冰也看到了这一点:打输是死,打赢也是死。而且格律诗的确用大大低于市场价的售价来冲击市场,所以也觉得“理亏”而必输。所以这三个“扒上井沿”的人又由于各自的性格,撒手掉回了井里—-跟董事长欧阳雪大吵一场后,三人退股。

然而,丁元英点破了“不一定要请律师”这个误区。他的老部下肖亚文个性机灵开朗,马上领悟了其中奥妙,再加上她对老上司丁元英的信任,她立即答应欧阳雪的请求,收购了格律诗超过51%的股份,并且帮格律诗打赢了官司。 在冯士杰、叶晓明和刘冰退出董事会的短短几天后,另一家普及型音像公司,伯爵公司看到了格律诗公司的低成本高质量的生产潜力,提出以600万高价收购。

一边是不变的市场规律、自然规律;一边是因人而异的性格。这两者结合起来就编织成我们百态生活的交响曲。 “道法自然”加上“性格决定命运”,就谱写了这个乐章:乐圣这个多年的业界老大被价格杠杆硬生生踢出市场,到头来的是格律诗反并购;一个流氓瘪三用最无赖而最简单的手段打赢了龙头老大。

冯士杰、叶晓明和刘冰等是公司的开国元老,他们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对乐圣诉讼的恐惧而与一夜暴富失之交臂。而肖雅文却接住了这个天上的馅饼;当然,这是丁元英从乐圣公司身上割下来的馅饼。

(5)奇女子豆豆 《天道》改编自小说《遥远的救世主》,这么一个充满哲学智慧的小说,它的作者竟然是一个女子:豆豆。 豆豆原名李雪,笔名豆豆,在2000年《啄木鸟》杂志一至四期连载长篇小说《背叛》,然后由群众出版社出版发行,并由北京同乐影视公司拍成同名 20集电视连续剧,在全国及各省卫星台连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时洛阳纸贵,长篇小说《背叛》甚至出现盗版。2005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二部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然后由北京天润影视公司拍成24集电视连续剧《天道》,豆豆亲任该剧编剧,这部作品以其独特的视觉,受到广泛关注。

一个小女子,其智慧胜过了多少娘娘腔而空洞的男性作家!

(6)《天道》的不足 叶雨个人认为,《天道》里面出现的刑警场面,特别是最后芮小丹只身战群匪的场面,实在是美中不足的败笔:导演犯了老毛病,坏人都是豆腐渣做的,好人打不死,就算打死了也是自杀。芮小丹最后因为不忍自己残废而自杀。而且芮小丹(左小青饰)的身手着实不敏捷,应该考虑替身。

还有就是语言的生硬。丁元英的对白深遂可以理解,因为他本来就是个怪人;但是其他主要人物(如芮晓丹、欧阳雪、韩楚风、肖雅文)的对白却太过理性,缺乏口语化。感觉是文科学院词汇的堆砌卖弄。里面表现最好的却是王庙村的那些农民演员,语言自然,表情传神。

瑕不掩瑜。《天道》是国产电视剧难得的佳作。无论剧本、演员、编导,都有相当水准。是一部值得回味多次的上乘之作。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fubaba.ca - 2009年10月14日 18:09

    去年看过此电视剧之后,就有同感,作者如果没有商业头脑和经验,是写不出这样的片子的,强烈推荐大家一睹,很想搜藏此DVD,但是,至今没有找到哪里有,有知道的朋友可以告知,谢谢!

    有利于学习商业知识和拓展思维。 谢谢此文的作者,已经转载 财商论坛 网站www.fubaba.c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