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一苇诗集

字体 -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

我愿是一道闪电,

划破天际,照亮风暴前的黑暗。

如果可以,

我愿是一只海燕,

迎着巨浪,挺起高傲的头颅。

如果可以,

我愿是一颗流星,

擦亮寒夜,温暖渴望的眼睛。

如果可以,

我愿是一棵小草,

不畏冰霜,守候不变的信仰。

如果可以,

我愿是一条河水,

奔腾不息,朝着大海的方向。

如果可以,

就让一切好的、坏的

都一起来吧!只要不在沉睡中死去。

如果可以,

就让一切成功的、失败的

都一起来吧!只要不在迷雾中彷徨。

如果可以,

就让一切快乐的、痛苦的

都一起来吧!只要不在孤独中老去。

如果可以,

就让一切善意的、恶意的

都一起来吧!只要不在冷漠中窒息!

2007.3.24

《明媚》

明媚是,

蓝的天,暖的阳。

是开了的花朵,绿了的草场。

明媚是,

含笑的水,含情的山。

是唇边的细语,耳边的呢喃。

明媚是种心情,

如同幸福是种感觉。

埋一枚种子在心田,

只等春雨秋雨浇灌。

直到心上陇间,

开明媚的花、结幸福的果。

2007.5.2

《记忆的琥珀》

我是那朵

绽放在你手心的玫瑰

妩媚了 一夏的心情

我是那片

飘落进你眼睛的云彩

恍惚了 一季的风景

我是那叶

停泊在你臂弯的小舟

沉睡了 一世的美丽

我是那颗

划落入你梦乡的流星

燃亮了 寂寥的夜空

我是那滴

穿越过千年的泪水

凝固了 记忆的琥珀

2008.8.16

《爱是。。。》

爱是,

冬的暖流,春的讯息;

夏的拥抱,秋的别离。

爱是喜悦,

是绽放在心底的花朵;

是忧伤,

是情人眼里的泪滴。

爱是真,是陷入。

是飞蛾扑火,

难以抗拒的吸引和沉溺。

爱是烟,是寂寞。

是忽隐忽现,

挥之不散的依赖和眷恋。

爱是结,是纠缠。

是无法解开,

难以释怀的疼痛与念想。

爱是疤,是挣扎。

是藏在心底,

埋进树洞的过往与苦涩。

爱是债,是捆绑。

是心甘情愿,

义无反顾的隐忍与背负。

爱是你,是记忆。

是以为从心里省略,

却原来从心房左边移到右边。

爱是。。。

2009.5.21

《眺望》

家,

在世界的另一边,

一棵没有根的树,

在洋的这边眺望

又眺望,

直到将自己站成–

暮色中的岩石。

绿也掩盖不了的苍老,

斑驳是留在心里的痕迹。

何处来的风,

吹红了眼睛,吹疼了思念。

泪如雨潸然,幻化成异乡

秋的叶落,冬的雪飘。

时间是刀,生命是崖。

凿生命的两岸,

风景是你的,伤痛是我的。

2009.7.25

《兵马俑》

一个朝代的辉煌都埋葬,

连同掏空了的躯体和灵魂。

时间划开生命的口子,

愈合,又裂开。

禁锢的城池,黑夜的眼。

斑驳的盔甲,褪色的袍。

腐锈的兵器,空握的拳。

你为谁执着?

自由和光明加重着你的呼吸。

灵魂的征战,这才刚刚开始。

时间是玻璃,穿越就粉碎;

时间是你,抓住便成灰。

2010.7.29

《落叶成雪》

你在某个秋日回到小镇,

小镇依旧如画。

你屏住呼吸,

仿佛许多年前那个婉约的午后。

阳光温暖,空气清冷,

枝头亦黄亦红燃烧的叶子。

教堂的尖顶刺疼了远处的天空,

留下一片又一片

如血的残阳。

暮色中你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慵懒且晦涩。

你静默,任时间无声流过,

仿佛一切变换都与你无关。

你用近乎石头的冷漠来思想,

这冷漠让你感觉安全。

时间是一剂不温也不火的药,

让你忘记不了,也想不起来。

起风的时候,天开始混沌,

你感觉有模糊的疼痛浮出水面。

山楂树开始唱歌,

你站起身来凝望远方,

远方落叶成雪。

2010.10.21

《微醺》

夜深了,

一种声响与你共鸣,

轻易就触摸到你的心。

一个人,

莫名地被一种情绪包围。

水一样流淌的旋律中,

你感觉自己活着,

心跳和脉搏如此清晰。

心底有一片海,

海上升起了明月。

一浪又一浪涌过,

轻轻撞击着心门。

那是一种温柔的占据,

亦是一种美丽的疼痛。

就像逝去的时间与爱情,

在这一刻里发酵。

微醺,有风吹过。

一滴温热,悄悄滑落。

2011.4.16

《一只游走的鱼》

你的四周被无由来地放大,

原本清晰的画面开始支离破碎。

贪婪的毛孔,流着心虚的腺体。

骄傲的皮囊,裹着卑微的灵魂。

蛇的诱惑,魔鬼的攻击。

每一个拥抱,都是一个陷阱。

每一滴眼泪,都能把你淹没。

美丽裂变出丑陋,繁华注定了衰败。

坚硬的心,结着怯懦的果。

清澈的水域,肇事的乌贼。

没有边际的黑暗,

表面平静,深处泛滥。

一朵花,在彼岸朝你微笑,

诡秘地笑。

一些事,真实得近乎虚假。

一些人,虚假得如此真实。

阳光忽然就变得很刺眼,

你在你的头顶吐了几个泡。

空气前所未有的稀薄。

你的方舟没有出现,

你的面前只剩海市蜃楼和你的尊严。

你伸出手,想抓住它,却只抓到空气。

你失落地游走在你的世界,

没人能听得懂你的耳语。

2011.8.18

《圣灵恩雨》

圣灵降下恩雨,清凉、甘甜;

抚慰、滋润。活水自天上倾倒浇灌,

一只无形的手,开始搅拌,搅拌。

圣灵的气息象风,吹过殿堂每个角落。

圣灵的热情象火,让沉睡的灵、麻木的心

苏醒、燃烧!空气越来越圣洁,自我越来越渺小。

管道越来越畅通,距离越来越近。

自私和狭隘,傲慢与偏见,一点点击破,一点点粉碎。

如同黑暗遇见了光,无处可藏,仓皇逃逸。

心朝着头顶的方向敞开,完全敞开!

托起、高举、仰望,神的荣耀!

歌唱、赞美、哭泣,灵的触摸!

倾诉、忏悔,交融,基督的同在!

几千双肤色各异挥动的手,

饥渴、期待、盼望。

圣灵强大的磁场,如雨后水塘,

人群中,激起一阵又一阵涟漪。

所有欢呼雀跃,所有眼泪、感恩和祷告,

都是献给父最好的祭。哈利路亚,以马内利!

2012.8.11

《我有一个爱恋》

我有一个爱恋,

百合花般的爱恋;

心驰神往,在他盛开的花园。

我有一个爱恋,

如鹿渴慕溪水的爱恋;

灵魂安歇,在他丰腴的青草地前。

我有一个爱恋,

风一样自由的爱恋;

隐忍等待,只为梦的翅膀破茧而出。

我有一个爱恋,

岩石般坚贞的爱恋;

每一次破碎,都为回归最初的完整。

我有一个爱恋,

鹰一般执著的爱恋;

每一份煎熬,都为托起最真的信仰。

我有一个爱恋,

泪水般晶莹的爱恋;

每一次坠落,都在心底激起千层的波澜。

我有一个爱恋,

呼吸一样的爱恋;

每一丝气息,都是流淌在血液里爱的证据。

没有任何一个爱恋,

象我的这个爱恋;

没有任何一个爱人,

象我的这个爱人。

我要和我的爱恋,

赴一场生命的盛宴!

2013.7.14

《冰凌花开》

你是,

这个季节衍生的精灵。

你恋着树,

于是变换多种身份来与他相遇。

雨的吻,雪的拥抱, 冰的禁锢。

你使出浑身气力与解数。

痴也改变不了的结局。

爱是一场短暂的邂逅,

是爬满枝条的冰凌,

哪怕太阳出来后的粉身碎骨。

爱是冰凌花开,是

凝固的思念延伸如触角,

没人听见你

开到荼蘼的声音。

2013.12.22

《眉间三月》

你是三月春阳,捂暖眉间清寒。

一掬心上月光,暗香轻嗅依然。

你是三月音弦,拨动耳畔尘纤。

一曲往昔情殇,涟漪不惊好眠。

你是三月雪天,难舍怀中缱绻。

一场欢颜怎堪,岁月无情已然。

你是三月故园,辗转天边流连。

一朝鬓染白霜, 心安既是天堂。

2014.3.6

《恍惚》

恍惚

是时间停住

还是记忆凝固

倾诉

是夜幕

一束微弱的光柱

时针

在每一格敲打出

花开的气数

两只鹿

于林中小路

静静饮露

那些

不曾拥有

也未曾失去的

又在

某个时间和地点

起飞着陆

2014.5.13

《南海之风》组诗

1. 南海之风

春夏,敏感的节气。

命运伏笔,冷暖流的交替。

云卷云舒,雨的印记。

念念不忘,南海之风。

可我不能,乘风。

2. 神来之笔

一股寒流,让瞬间定格。

一群鱼,以游弋之态静止。

命运,神来之笔。

自由,变纪念的丰碑。

3. 破咒之法

魔鬼布下咒语和谎言。

一半是冰,一半是火焰。

试探,露出蛇的尾巴。

冰的酷寒,爱的刑罚。

以凋谢之态绽放的花,

未愈合已结痂的疤。

我翻遍经书寻破咒之法。

4. 自由之路

窗,渐次关闭。光退去。

屋顶结冰,接着四壁,然后脚下。

跌入无底的渊,刺骨、窒息。

学三文鱼孤注一掷、纵身一跃。

撞开头顶坚硬的冰,逃离这发狂地。

水面有氧涌来,你大口吸气,吐气。

再吸气,再吐气。身体越来越轻。

你浮出水面之时,阳光正暖,杨柳正青。

所有挣扎和努力,那一刻都有了说法。

5. 蔷薇之恋

院子里牡丹开了。

丰腴的脸,锦缎般的笑。

细小的腰肢不堪重负。

不爱这里的牡丹,

嫁接来的富贵与大气,

满心满怀的虚情假意。

我爱篱笆不争的蔷薇,

爱与哀愁令她真实。

2014.6.3

《永恒的光亮》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

像极了路边那棵

叶子落了一半的树,

过了生命最旺盛的季节,

却又好像从未灿烂过。

漂泊不是宿命,

是生命展开的必经之地。

空无一人的海面,随波逐流。

我曾无处安放我的灵魂,

活着无异于死去的寂静。

我曾亲历过黑暗,也遇见过光亮。

黑暗与光亮更迭,

或许它们本就是硬币的两面?

于是我开始寻找永恒的光亮,

永恒里,那永恒的光亮。

2014.11.14

《有一些字如风吹过》

爱情

像鱼从掌纹里游过。鱼消失的地方,有星陨落。

你的睫毛沾着从前的月光,我在你的睫毛下睡了很久。

月光边境,雪一直下。

诗句

它们不过是我采撷的花瓣,带着古老的记忆和呼吸的香气。或许

我早该将它们埋葬,连同那个春天一起,埋在无人知道的山地。

春天

是一种述说方式。不是有多向往,

而是习惯了一定时候有一定的语言和表情。

你这可爱的可恼的为何还不来?

你不来,花不开,鸟不语。

你不来,天不蓝,水不绿。

你这可爱的可恼的为何还不来?

我的心跟着你冷暖起伏。

我的心是一片森林。没有钢筋水泥,没有汽车洋房。

只有绿色的原野,红色的狐狸和自由自在的风。

我的心是一座城,最拥挤的地方总是最孤独。

回忆是扇窗,思念是盏灯,我举灯走进一朵花的世界。

生活

有时像一杯鸡尾酒,一层叠加一层。火的红,橙的暖,灰的蓝。

烈的绵的,涩的甜的,苦的咸的,一层一层品。

可不可以不要精心设计?可不可以不要色彩外衣?

美丽掩盖下的颓废,最后还不是一场烂醉?

不如二锅头老白干,来得简单干脆。

2014.3.17

《我怀念的》

我怀念的不属于我,比如故乡,比如青春。

一边是不温不热的存在,一边是似曾相识的陌生。

断层清晰可见,这边与那边,分别耸立成生命的两岸。

突然结束的,和不由分开始的。

截然不同的质地和纹理,碰撞在一起。

所有跟年代有关的情绪,都嵌入岩石变成标本。

期待的未来,遗忘的未去。隆起成山,下陷为海。

我积攒着所剩不多的热情与虔诚。我怀念的不属于我,

我属于我怀念的。山丘和海洋成就我的地表。

2015.5.12

《向晚的琴声》

向晚的琴声,伴着起伏的风声。

命运的脉动,静水下的暗涌。

风往哪个方向吹,微弱却跳动的花火。

季节越来越匆忙,匆忙到没有明显开始和结束。

生命过了某个点,就开始加速度下落。

遇到的人和事,模糊成一道影,一片墟。

时间曾经也是慢的,悠闲的,画一样的长廊

布满阳光的味道,温暖而且芬芳。

只有梦是使者,游走于时间之外,

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永远隔着层纱。

此时的旋律和心跳,恰好在同一个节拍,

要怎样来诉说,在这向晚的琴声里。

2015.5.27

《雪》

终于

一场酝酿已久的雪

带着甘冽的气息

以落英的样式出现

我能感觉到

扑面而来的每一朵

都有故事,都很认真

都是绽放的词语

聚拢成诗

在它们里面躺下

世界都安静了

只有心跳和呼吸

2016.12.8

《冰酒》

就知道不止一口,

这甜蜜的诱惑。

酒精一定要有,

不然怎可以架空

那有的没的忧愁。

它多像一颗石子,

投进一潭清泉,

晕眩是一圈一圈涟漪。

它又像一场春雨,

潜入冻土深处,

所有感官以血流的速度,

次第苏醒。

苏醒又放空,

放空是今晚的节奏。

2016.12.14

《雪花》

你轻盈曼妙的坠,

似一只只的白色萤虫,

在冬夜的微光里舞。

你依依深情的默,

似江南三月漫天的絮,

拥吻离船戚戚的怅。

定睛于她们时,

我成了她们中的一个。

天为幕,地为台。路灯是聚光。

风在弦上走,自由是节拍。

今夜我愿我是一瓣雪花,

得以隐身于风雪中的平安。

2017.01.07

《北方以北》

1. 夏

北方以北

有久违的南方的天

噙着雨水的云由远而近

连成一片厚重的灰

像是随时会掉下来一块

此刻的天不像是天

倒像是烟雨蒙蒙的湖面

暴雨冲刷的路面

车也不像是车

倒像是汪洋中飘摇的船

2. 夜

北方以北

有熟悉而清朗的夜

每一颗恒星都是一座岛屿

发出的光是灯塔,也是语言

每一颗流星都是大海中

鲸的背影,不经意出现又消失于

神秘而深邃的夜

神秘而深邃的逆世界

抬头俯瞰,低头仰望

各有各的航线与方向

2017.09.16

《由音乐而生的文字》

1. 雪花的自述

落入你怀抱前,我穿越了

银河系一样远的路程。

体会失重的坠、和冥冥的牵引,

聆听寂静里的回声、和空灵中的咏叹。

坠落是慢的,不然不会在到达前

陷入昏睡;坠落是快的,

不然三生三世怎会在瞬间掠过?

2. 莫奈的睡莲

醒来,在莫奈的睡莲里。

一朵朵云,变换着位置和姿态,

高贵、优雅,如芭蕾舞者。

沉默,是脚下那一潭。

偶尔经过的风,卷起紫色的雾。

都散去,只留一支孤单的笛。

醒来,在莫奈的睡莲里。

迎着冬阳的暖,和素雪的静。

3. 生命的脉动

听,生命的脉动。

生命当鲜活如这鼓点,

广阔温暖如这协奏、这和声。

没死过,不懂重生。

没绝望过,不懂希望。

没爱过,不知痛。

没痛过,不知爱。

生命是一滴水珠,

或汇流成河、奔向大海,

或聚拢成泉、对抗荒漠,

生命是,

爱与爱的归宿。

2018.01.09

《云上太阳》

强劲的风

君临天下般撼动着

所达的每个角落

雷电一惊一乍

为之鸣锣开道

灰色的云

一筹莫展

耷拉着副丧脸

挤落下

大片无辜的雨粒

太阳在那至高至远处

将一切看在眼里,笑

而不語。忽然

一道道奇异的光

穿透云层,

照亮了脚下的世界

2018.05.05

《叶子》

是这抹绿,

正是这抹绿,

就是这抹绿,

在漫长的积累和等待后,

乍现林梢。

这五月的、迟来的春

吹响了集结的号。

叶子用尽力气

冲出禁锢它们的

最后的萼、以排山倒海之势、

一路欢呼呐喊着、头也不回地、

直往季节深处去。

2018.05.09

《树》

多希望我是这路边一棵,

哪怕最小、最不起眼那棵。

不问花开,不问结果。

无需占据有利地势,

甚至不需要名字。

像现在,

我的每一根枝条

都在风中舒展着自由;

我的每一片叶子

都在日光下吐纳着平和;

所有迟來的

眨眼焕发成

枝繁叶茂模樣。

2018.05.21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这话确有几分劫后余生之意。

此时我血压正常,不再眩晕耳鸣、不再幻听幻觉。

我的肌肉不再僵硬紧绷、我的心跳不再阵有阵无。

我不再有被迫害的妄想,不再在进出门时生怕惊扰了谁。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这要归功于我宣告的游戏结束。

恕我中场撤退,这漫长的战役!

我声嘶力竭、无力还手,溃不成形。

我的软弱和逆来顺受,成全了你对我的折磨。

我不再陪你玩,再玩就是玩命。

你的指责和控告、讥讽和嘲笑、轻蔑和忽视

我不再照单全收。

这些虎啊,这些你豢养的虎!

我强它们就弱,我弱它们就强。

每当它们发难,

我要做的就是看着它们、宣告我的主权和无畏!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我不再粉饰太平,假装坚强。

不再在受伤的时候紧捂伤口、无助的时候告诉世界我很好。

我灭了心底对自己的控告,

这控告来源于它们日复一日的洗脑。

我不再像个溺水的人一样恐慌,

我的身后不再有一群虎一直追。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尽管夜里仍睡不好,白天困得不行。

但我会在开车的时候,大声唱歌给自己。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尽管冬很长,春还很远,

但我无需再蹙紧眉头、握紧手心,

无需再启动生存模式。

我活了过来,

不再像鸵鸟将头埋在翅膀底下,

不再像刺猬,谁碰就扎谁一下。

我活了过来,不再迂回曲折、含沙射影地表达

他人无法理解的疼痛。

疼痛止于伤口撕开的瞬间我冷静的目光。

我活了过来,

我又开始关注一朵花的内心、一枚叶子的情绪、

一片云的去向、一只鸟的归宿。

我活了过来,

我又开始感觉到风和晚霞带给将黑的天莫名的暖。

我活了过来,

我又开始头脑清醒、思维活跃,

开始用俏皮而有弹性的语言调侃生活。

我活了过来,

内心滋长着青草般的笃定。

我活了过来,

有锚、有舵、有帆,等风来时启航。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2019.01.21

《爱的反面》

爱的反面不是恨,不是敌人,是匮乏

乏平和,乏喜乐,乏安全感。

一个人如何给你他没有的东西?

你又如何给他你没有的东西?

爱是连接, 爱的反面是撤回连接

爱是投入,爱的反面是拒绝投入

爱是供给,是维系

爱的反面是掐断,是放弃。

爱是完整,爱的反面是破碎

爱是甘愿,爱的反面是比较和抱怨

爱是温和,是谦卑,是从不轻易发怒

爱的反面是以上行为反面的总和

爱是投进黑暗的那道光

此时你若在黑暗中痛苦

去寻光进来的地方

爱是落入旱地的那阵雨

此时你若在干旱中挣扎

去找爱开始的地方

The opposite of love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not hate, not enemy, but lack,

Lack of peace, lack of joy, lack of security

How could a person offer you things he doesn’t have?

And how could you offer him things you don’t have?

love is connect,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disconnect

love is invest,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withdrawl

love is to provide and sustain,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cutting off and giving up

love is complete,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broken

love is willing,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compare and complain

love is gentle, love is humble, love is slow to anger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the opposite doing of the above

love is light shines in darkness,

if you suffer, find the way where lights coming in

love is raindrops fall into dryland

if you struggle, find the source where love begins.

2019.05.14

《亲爱的,那不是爱

亲爱的,那不是爱,是欲念。

没有爱需要时想起、不需要时遗忘。

亲爱的,那不是爱,是幻象。

没有爱月光下显现、日光下消失。

亲爱的,那不是爱,是虚空。

没有爱水中月、镜中花般存在。

亲爱的,那不是爱,是祭奠。

没有爱春光里乍泄、秋风里萧瑟。

亲爱的,那不是爱,至少现在不是。

所有欲念、幻象、虚空和祭奠,

不过是过往在你心里的–投影。

My dear, that’s not love

My dear, that’s not love, but lust

No love was remembered when needed, forgotten when not needed

My dear, that’s not love, but illusion

No love appears under moonlight , disapears under sunlight

My dear, that’s not love, but emptiness

No love dwells in the moon under water, the flowers inside a mirror

My dear, that’s not love, but rememberance

No love bursts in spring, withers in autumn wind

My dear, that’s not love, at least not at this moment

All the lust, illusion, emptiness and rememberance

Are the past reflecting upon your heart

2019.05.14

《生而孤独》

我生而孤独,不谄媚、不逢迎,

有时妥协,为爱,为活着,

我只做对身体和灵魂有益的事,

并以此当作对自己的犒劳。

我的前半生由蒙昧和造化组成,

我为他人活、并习惯用他人的眼光看自己,

我残缺、不完美,却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真实和良善。

我的童年没有同龄的陪伴,

我的少年缺少“派”的勇敢,

我的青春是一枚晚熟的麦子掉进并不肥沃的土壤,

我最美最好的年华也最懵懂,梦一样的美好而恍惚。

彼时看似自我,实则尚未成形,

不安于现状,却安于一股不知哪来的自信,

多年以后悟到那安与不安都是幸福,都是至宝,

因为前面有不慌不忙等着的年岁可期待。

之后的我安于生活很多年,

借口于生命原本的样式告慰自己,

我一无所成,除了养大一孩子。

我一无所有,除了还算干净的身体和灵魂。

年轻的时候,时代是我,我就是时代,

与时俱进,就是与我俱进。

多年以后,时不待我,我耐其何?

曾经,际遇让我离开、进入、并追寻,

另一个领域里,崭新的自己。

如获新生的滋味,我有我的文字为证。

眼所不能见的世界,心领神会。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这样的字句说得多了,自己都信以为真。

光是好的,所以让光进来的裂痕也是好的?

我有太多裂痕,是否早该通体透明?

脑海闪现某件艺术品的样子,

时不时我被自己的想象逗乐,

这或许是多年写字落下的毛病?

又或许是与生俱来自嘲的本事?

生而孤独,孤独是我

甩也甩不掉的影子。

就象每一篇文字的形成那么孤独,

我摆脱不了孤独,就像摆脱不了写字的习惯。

准确说,我从未想过要摆脱它们,

只因它们,早已是我生命的组成。

2019.08.02

《爬虫》

这是个多事的秋,

爬虫入侵人类。

我疲于应对它们制造的种种状况:

捕杀一只蟑螂、

或捡起一具蚂蚁的尸体。

它们行踪诡秘、迅速,

且毫无边界概念。

它们游览于我的书桌,

且无证据可查。

好几次抬头撞见,

我都惊成了蒙克的版画。

《晨光》

有时我会刻意提醒自己,

事物的美好面。

就如此刻我独自一人

坐在晨光里,安静地吃一份早餐、

望着桌上无辜、纤细、又美好的花,

内心不能不柔软下来一样。

还有那些长着宽大、葱郁叶片的植物,

它们以不同的生长态势及次序吸引着我。

每天我给它们一些,它们给我一些。

人、植物和花之间,有种别样的默契,

那是不用语言的陪伴,是安静的力量。

我和它们一样珍惜这晨光中的时刻,

其实我们是有语言的,那语言是阳光。

2019.08.25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