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长发变迁史

739 浏览
字体 -
标签:

记忆中,我从小到上高中前都是留长发的。初中,我是学生会干部,也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虽然我的家境很好,但我的穿着却很朴素,班主任在批评一些女同学穿着花哩胡俏和早恋典型时总把我拿出来做榜样教育。那时有一个坐在我后面的男生,偶尔会恶做剧的乘我不注意故意拽我的辫子,那个男生也不算很调皮的那种,人很聪明,虽然学习不用功,但学习成绩并不差,我的数学老师很喜欢他,但是恨铁不成钢。

高中我转到重点中学,为了好打理和节约时间,妈妈带我去理发店剪掉了长发。新的老师,新的环境,第一次离开家独立生活的我感到很不适应,也很不喜欢。班主任是一个象法西斯一样的小老头,皮气暴燥无比,生起气来能把讲台捶得咚咚响,样子很吓人。在他班里很难做人,他在上面讲课,你的眼睛若是看了一下外面,他会说你在开小差;眼睛看着前面的黑板呢,他会说你在发呆;眼睛低下来看书呢,他会说你没听讲,等等。本来在初中性格还算活泼的我硬是被搞的沉默寡言了,所以我曾说高中三年是我学生生涯中最黑暗的时期,当然也跟高考的压力分不开,所幸的是高二下半学期我被分到了文科班,班主任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老师,我这才得以舒了口气,终于离开那个法西斯了!

大学的时候我留的是不长不短的齐肩发,很清纯的模样。我所在的外语系是学校里唯一的文科专业,一次,和室友去她的朋友那里,她朋友看了看我说:”都说外语系的女孩子是全校最有气质的,果然不错呀!”听了这话的我当时真有点飘飘然了。外语系的教室得天独厚,座落在一个不算高的山坡上,在布局上相对独立,每当春天来的时候,楼的后面就开满了白色的野菊花,非常好看,我每天早上跑完步以后,都会去那里读一阵书,偶尔采上一把野菊花带回宿舍,插到我桌子上的花瓶里,那是一个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后来碰到我的初恋男孩,就有了一个人打着雨伞,”站在雨里,泪水在眼里”的日子,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现在觉得不过是”强说愁”而已。

上班的时候又是一头让人羡慕的乌黑发亮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那时的我有不少的追求者,还有说媒的人,只是我却不曾动心过。那是一个不断完善自己和寻找自己另一半的年纪。我用业余时间参加电脑培训班,记得那个时候学FOXBASE,虽然我没有理工基础但凭着我的英语底子,学起来还是比其他人轻松。我的舞跳的很好,这要归功于在学校时参加的国标训练班,在学校曾是很多男孩邀舞的女孩,所以每当省局领导来单位视查工作时,我是陪跳舞的候选人之一。

1994年,我突然发现自己厌倦了长发,一时心血来潮把长发剪了,很短的那种,一次朋友聚会上,那个喜欢我的男孩子看见剪了短发的我有一点意外,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舞会是他安排的。我拒决那个男孩没有太多的理由,只是因为他是我小学同学,还有我不想找一个同事做男朋友,因为我厌倦了无聊的公务员的生活。后来他离开单位,去了另一个公司考上了注册会计师。

后来我的头发又慢慢长长了,直到王菲和那英唱着《相约一九九七》香港回归短发又一次开始流行,我的长发再一次变成了短发,也就是在这一年里我认识了我老公,国庆节的时候,本来约好和同学一起爬南岳衡山的,因为这次和他的相亲而取消了。为什么选了他?因为他既不是我同学也不是我同事,但却是父母辈的世交,可以放心。他长得不算英俊但还斯文,个子挺高的,硕士毕业,沿海高薪白领,他不是很善谈,但有一颗善良温和的心。他不怎么浪漫,但很让人放心,有一次跟我告别,他多喝了点酒,话就开始多,话多时的他有那么一点点可爱,我扶着有点摇晃的他去赶火车,挥手告别的时候心中有了一丝牵挂。

以后的我都是短发,也习惯了短发,不同的是头发开始有了挑染,心情好的时候会用定形JELLY把头发的发端稍稍向外翻翘。老公一直都喜欢我留长发,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呼吁长头发,我不想他失望,可是短发刚刚长长的时候,总会让人觉的没精神,不够干净利落,每次都等不及地又给剪短了。直到现在我终于可以骄傲地宣布:我的头发已经到肩膀了,老公可高兴了,终于又看到长发的我了。

这就是我的长发变迁史,把它写下来以记念那些逝去的岁月。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6年11月3日 07:29

    呵呵,也变迁啊变迁…

  2. 评论 | 2006年11月3日 10:03

    想想短发真得利落潇洒,人也显得年轻快乐就是打理麻烦 不像长发大多千篇一律,男人喜欢长发MM真GQ。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