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我家大哥

798 浏览
字体 -
标签:

我只有一个哥哥比我大十岁, 相隔十岁就象隔代, 我的童年里没有哥哥的影子, 哥哥生性不爱说话,我们从来没在一起玩过,我很羡慕邻居家的孩子兄弟姐妹年龄相仿,可以玩在一起。那个时候因为妈妈在市里上班,离爸爸的部队很远,所以我跟妈妈住在市里外婆家,哥哥跟爸爸住在部队,哥哥那时17岁,他已经有了一份工作,还炒得一手好菜。

在记忆中哥哥是那个去车站等我和妈妈的人, 每次我走不动了,他就蹲下来让我爬到他背上,背着我直到家门口。有这样一个大哥哥,一定有人会说羡慕,但那时的我却更喜欢邻居家姓戴的大哥哥,因为那个大哥哥有说有笑,很会逗我开心,那时我就想要是我的哥哥也象邻家的哥哥那该有多好啊。

哥哥是个听话但脾气有点倔的孩子。听爸爸说小时候他闯过一次大祸,情况是这样的:一次他跟邻居家的小孩子一块儿玩,他让他的伙伴坐在斗车里,他在后面推,大概玩的忘乎所以了,结果把人家连人带车一起推到池塘里去了,哥哥因此挨了爸爸的一顿皮带,那也是老爸唯一打人的一次。

哥哥从小就很勤快,家里的家务他帮忙,我的衣服也是他给洗,这些是妈妈后来说给我听的。但哥哥有时也很粗心,记得一次我放学回来,觉的难受,就躺在床上,哥哥在家,他没有注意我不舒服的样子,过了很久爸爸才回来,然后爸爸急急忙忙背了我去诊所,原来我是发高烧了。

我和哥哥之间共同的东西太少,他又是那样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以至于我似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那时候我想,要是有一坏孩子欺负我,哥哥大概会挺身而出吧,可惜一直也没有什么坏孩子出现。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家在部队的房子就相当的大了,楼上是我和我哥的卧室,一人一个房间,楼下是客厅,厨房,爸妈的卧室和客房,房子的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夏天的时候,部队放露天电影,电影屏幕前的草坪是我们玩老鹰抓小鸡的好地方,不过是和其他孩子,并不是和哥哥。

当我慢慢长大, 哥哥结婚了,给我娶了一个漂亮的嫂子,从此我就多了一个姐姐,我从来都是把我嫂子叫姐姐,是我觉得那样更亲的原故,当我十八岁的时候,他们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我成了姑姑,还记得第一次抱着新生婴儿时的感觉,这个婴儿的名字还是我给取的–”祺”–吉祥如意的意思,以候每次从学校回来,总是记得用节省下来的钱给侄女买个礼物。

工作以后又和家人住在一起了,小侄女也慢慢长成小丫头片子了,一天到晚搬弄我的东西,好奇的不得了。我是很喜欢她的,但老爸总打趣我说我和小侄女争宠吃醋,谁叫从小哥哥也不和我争,父母宠爱集中在我一人身上,每当老爸打趣时我就特别的不好意思。

当我有了自己的小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已是中年的哥哥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再象小的时后那么沉默寡言了,但因为他工作很忙,所以我们谈话的机会还是不太多。

出国以后爸妈怕冷清,所以一直住在哥哥家,往家里打电话时,大哥言语中总是充满着对飘泊在外的妹妹的牵挂,他告诉我不要担心爸和妈,有他照顾着让我放心,他就是这样一个话不多但心很好的哥哥。大哥啊,怎么妹妹就错过了和你一起的日子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想我会更懂得珍惜和大哥相处的日子。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7年11月17日 23:04

    亲情.深至此,让人羡慕.

    在家一直做老大,下次叫偶妹妹写篇:家有大姐,呵呵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