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溺(五)

2,443 浏览
字体 -
标签:

5.

圣诞节过后,安然就没有看见清扬来上班,清扬辞去了公司的工作。清扬走的时候谁也没告诉,只有人事部和主管经理知道。得知这一消息后,整整一天安然都在郁闷中度过,同事见他没精打采的都以为他病了。

安然给清扬家里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最后一次电话传来机器的声音:您拨打的这个号码已经停止使用。清扬一定是搬去了别的地方,安然想。可是她究竟去了哪里呢?安然一点头绪也没有,他知道清扬是在躲他,这让他的心变得烦躁不安。

安然想到了MSN,是的,他不是有清扬的MSN吗?兴许这是唯一可以和清扬联系的方式。安然MSN上的小人每天从早晨一直亮到深夜,他日以继夜地守候在网上,盼着清扬名字旁边的那个小人有一天会突然亮起来,可是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那个小人一次也没亮过,安然失望了。

对清扬来说,和晓东的婚姻是她这一生中犯的最大的错误,为此她以牺牲自己前半生的幸福为代价。而和安然之间的情感让她同样感到了痛苦,因为安然根本就不属于她,而他也给不起清扬想要的幸福。她不能让自己在这种无望的感情漩涡里继续沉溺,因为她输不起。

晓东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那一刻,清扬的心里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她甚至象一个置身于事外的人,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感觉!整个过程没有费太多的周折,清扬放弃了房子,得到了儿子的监护权。清扬一直都没觉得难过,可就在离开那所房子的当天她哭了。

孩子看见妈妈哭走过来问妈妈:”妈妈,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呀?”

清扬看着还不懂事的儿子说:”因为妈妈就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工作了,那儿离这有点远,可是妈妈舍不得你,每天都想看见你,所以就把你也带上啊。”

儿子接着问:”那我们还会回来吗?”

清扬摸摸孩子的头,若有所思地说:”会的,宝贝。”

陆媛发现安然最近总爱走神,问他想什么呢,他却总是支吾着说没啥,晚上睡得也比平常晚了,催他早点休息,他总是说还有点事情没忙完,让陆媛自己先睡。

安然独自一人的时候,清扬的影子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除了他自己说也说不清楚的那份思念外,就是对这个女人的牵挂,他真的很想知道清扬现在在什麽地方,她是不是好好的。

几次面对陆媛时安然都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不爱自己的妻子了吗?不爱这个倾注了自己心血的家了吗?如果不是,那为什么清扬的影子总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整整两个月过去了,安然都没有清扬的消息。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这天他忽然发现清扬名字旁的小人亮了,安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你好吗?你在哪呢?”

“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

安然一连在屏幕上打下好几串字符。

“临时决定,正好赶上圣诞,所以没机会跟你道别。” 清扬解释。

“是因为我离开的吗?”安然不打算放弃。

“不是,是因为这个工作更适合我。”清扬的口气很平和。

“你走以后,我一直担心你。”安然继续说着。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清扬依然不疾不徐地回复。

屏幕上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只有光标在不停地闪烁。

“我能见见你吗?”

“没有结果的,何必呢?”

安然没有做声,半响他又问:

“晓东他还好吗?”

“他。。。还好。”

“他也换公司了吗?”

“他还在原来的公司。”

“那不是很不方便吗?我是说那么远两头跑?”

“他不用跑,他还住原来的地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家的电话好像也变了。”

又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我已经和晓东分手了。”

“是吗?!”

“你感到惊讶吗?”

“有点。”

“这种结局不过是迟早的事。”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会很辛苦的,再说孩子还小。”

“习惯了就好了。其实,我为自己的决定高兴,因为我终于有勇气做回我自己。”

“只要你觉得好就好。”

“明天还要起早,晚安吧?”

“晚安,保重!”

安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屏幕,直到写着清扬名字的小人由绿变成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着她。那一夜,安然的脑子里有些乱,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半天才昏昏睡去。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