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溺(六)

2,342 浏览
字体 -
标签:

6.

自从清扬带着孩子从这里搬走后,晓东觉得这幢房子一下子空荡了许多,下班回来再也看不见清扬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闻不到诱人的饭菜香,也听不见儿子热闹的游戏机声,他忽然觉得原来房子也是有灵魂的,没有了清扬和孩子,这房子便失去了灵魂。他是不会做饭的,每天除了快餐、便当就是泡面,一个人吃完后仍然照旧回自己的书房里看一会书或电脑,有几次当他从楼上下来取东西喝的时候,竟然有种他们还在这里的错觉。晓东从冰箱的门上取下来一张清扬和孩子的照片,拿在手里端详,他不得不承认他开始想他们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被照顾惯了的男人的卧室,到处都是灰尘,到处都堆着东西,衬衣和裤子不再是熨得整齐而平坦,不再是折好或挂在衣架上,床没有整,被没有叠,乱糟糟的像极了读书时候的男生寝室。晓东开始记起清扬的好来,比如每天早餐桌上摆好的早餐,比如每天内容不同的午餐盒,比如那个提醒他吃药的小纸条,比如饭后那盘削好皮切好块的水果,茶几上那壶刚沏好的茶等等。清扬在的时候,这一切好像理所当然甚至熟视无睹,现在人走了,才显出这些平常东西的重要来。

夜里,晓东做梦了,他梦见清扬和孩子从自己身边走过,可是他们脸上的神情好像并不认识他一样,晓东叫他们的名字,他们也没有反应,仍然只是向前走,直到晓东再也看不见。晓东从梦中惊醒,看看时间才凌晨2:30,晓东心里想着无论如何明天都该给清扬打个电话。

电话里晓东说想孩子了,问他能否在周末的时候过去看看孩子,清扬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拒绝他,于是就答应了说:”好吧,那我们星期六中午在麦当劳见面吧。”晓东一听麦当劳赶紧接过话来说:”麦当劳就算了,这一段时间快餐我都吃怕了,还是在家里见面比较自由,说话也方便。再说,我也想看看你们住的环境,毕竟还是有点不放心。”

“也好,那就在家吧。”晓东最后一句话里表现出来的在意和关心,好像不太像他平常说话的风格。

那次以后安然在网上就再也没有遇着过清扬,这让他很失望,甚至可以说是失落。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包括对陆媛。他和陆媛结缘于大学校园,而那场校园式的恋爱也是陆媛主动的结果。一直以来,无论在外人眼里还是在陆媛眼里他都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他也知道他不可能放弃陆媛和孩子,因为他们是他的亲人,他们早已融入了他的生命,放弃他们,他的生命也将支离破碎。

自从安然遇到了清扬,他就不再是安然,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象现在这样动心过。他对清扬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尽管他并不确定能给清扬带来什么,但他的心不会撒谎,他正无可救药地爱着这个女人。思念如疯长的藤蔓,越是抑制,就越爬满心头,安然此时的心情是矛盾的也是复杂的。

安然并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无论如何也要再见清扬一面,可是他既没有清扬的电话也没有清扬的地址怎么见?所幸的是他知道清扬公司的名字,他从网上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清扬上班的地址。他相信按照这个地址找到清扬应该不会太难。安然知道这种方式的确有些唐突,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安然事先请好了一天的病假,一大早就一个人开车去了那座陌生的城市,他一路上想着见到清扬时要说的话。当安然出现在清扬视野的时候,清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我来这儿办点事,顺道来看看你。”安然为自己的谎言感到好笑。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清扬看出了安然在撒谎。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安然自我解嘲地笑了笑。

他们一起走出公司的大门,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店里坐下。

“你比以前瘦了。”安然说。

“是吗?最近工作有点累。” 清扬喝了一口咖啡。

“工作别太卖力。”安然的声音充里满关爱。

“嗯,我知道。你好吗?” 清扬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憔悴了许多。

“你走以后把我的心也带走了。。。”安然情不自禁冒出这样一句话。

“今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清扬不忍心看他继续。

“清扬,你不要躲着我好不好?”安然央求着。

清扬沉默了片刻,眼光重新落在安然的脸上:

“那你想我怎样?你说啊!好,我可以不用躲着你,但是你问问你自己,你还能象普通朋友一样对待我吗?!” 清扬有些咄咄逼人。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对你是真心的!这你知道!”安然极力分辩。

安然激动地一把握住清扬的手,接着说:”清扬,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清扬挣开安然紧握的手,声音颤抖着:

“安然,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我的感觉对你很重要吗?我的感觉就能改变现实吗?!”

空气变得沉重,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安然把手伸进上衣口袋好像在找着什么,他是在找他的烟,跟着他意识到这里不能抽烟,于是又把手放回到桌子上,等他再看清扬时,她的眼里已是泪光闪闪。

“回到陆媛身边去吧,她是个好女人,你们是幸福的,你要珍惜。” 清扬的声音听起来很远,但却一字一句地敲在了安然的心上。

那一天,在那家咖啡店的门外,人们看见一对拥抱的人儿,他们好像忘记了时间,忘了寒冷,雕像一般伫立在凛冽的风雪中。

如果说与晓东十年的婚姻是一场沦陷,那么与安然片刻的擦肩就是一种迷失;如果说清扬在遇到安然以前是一潭静止的湖水,那么安然的出现就象风吹过湖面,卷起阵阵涟漪。在这段让她还没有尝到甜蜜就已饮尽苦涩的爱情面前,她试图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都不曾留下,因为她知道这段不该来的爱情,她要不起,安然也给不起。

那天和安然分手后,清扬就从她的MSN上删去了安然的名字,她决心亲手将她的爱情埋葬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角落。一连几天,清扬都是郁郁寡欢,加上感染了风寒,清扬病倒了。

当晓东如约而至的时候,清扬正躺在床上发着高烧。这是一套不算宽敞但却十分干净的小公寓,两扇玻璃推拉门通向凉台,房间里光线很好,阳光穿过玻璃门落在客厅的地毯上。晓东没有忘记给孩子的礼物,孩子见了父亲虽然没有表现出格外的高兴,但在母亲生病的时候,他是希望父亲出现的。

晓东来到卧室清扬的床边,伸出手来摸了摸清扬的额头:

“很烫啊,看医生了吗?”晓东问。

“没有,” 清扬强打精神说,”刚吃过两颗退烧药,我想很快就没事了。”

“如果不退的话,就去看急诊吧。” 清扬点点头,晓东在清扬身边坐下,若有所思的样子。

“清扬,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在想,我们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我们以前的关系究竟哪里出了差错?我原以为有你们和没有你们我的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差别,可是现在我发觉我错了。”

“晓东,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下这样的决心对你、对我都不容易,我不认为是草率,相反它是我考虑了很久以后的结果。你知道你自己,我也知道我自己,还有什麽比永无休止的战争更可怕?” 清扬喘了喘气,接着说:”你现在的不适应只是暂时的,会过去的。”

“你以为我只想着我自己么?难道你非要逼我说出我其实也是在意你们的么?!”晓东显得有点激动。

“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也没有要逼你说什么。我只是觉得当初你同意离婚,一定也是考虑过的。”

“清扬,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

“你错了,我谁也不恨,我只是寒心。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轻易就放弃的人,为了孩子,我宁可牺牲我自己。”

“那你就为了孩子再答应我一次,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对不起,晓东,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给过你那么多的机会,可惜你把它们弄丢了,现在我的心已经死了。”

“清扬,你相信我,我会好好待你的,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算了吧,勉强是件很累的事。你不觉得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合适在一起吗?这么多年的事实不能不说明一点问题吧?不如就当它是各自生命中的一个错误吧?”

晓东沉默了片刻说道:”就算你不为儿子想,你也该为自己想想,我问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开心吗?!”晓东的话不知不觉刺痛了清扬。

“既做了这样的决定,我就不会后悔,苦也好,累也好,那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操心。我累了,你走吧。” 清扬的声音显得很疲惫。

晓东走了,清扬的心很乱,脑子一片空白,高烧让她的头开始一阵阵抽疼起来,浑身没有一点气力。这时,懂事的孩子给妈妈端来了一杯白水,清扬接过水,看了看孩子一眼,心想:就算她什么都没有了,至少她还有这个孩子。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8年5月4日 11:20

    坐沙发看小说,别有一番情趣在心头,呵呵.谢谢百合!

  2. 评论 | 2008年5月4日 14:51

    坐板凳上看小说  

  3. 评论 | 2008年5月4日 17:06

    心怡可能是被家里那位寒了心、伤了肺,所以陈彬给点关爱,她就特别容易感动。

  4. 评论 | 2008年5月5日 00:05

    一连看了几集。好看。问好百合, 辛苦了!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