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零星碎语

1,067 浏览
字体 -
标签:

去Canadian Tire换了四个新胎,除了安装费还被Charge了一个二十几块的回收费,据说以前这笔费用是在消费者处理旧胎时才需要,现在一律预先打在了新胎的价格里。与此类似,去Future Shop 买了个20寸的LCD显示屏,被Charge了$12.03的Environmental Handling Fee,据说这项新政策是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执行了,因为在这期间都没买过这类电子产品,所以不知情。

由以上引发的感想就是,加拿大政府本就是一个重税政府,为什么连这种个人消费品的环保费还要摊派到每个消费者的头上?轮胎处理费也就算了,那个Environmental Handling Fee似乎就有点不合情理了。如果说我们买这类产品是用来开公司做生意,那交也就交了,可是我们所购买的是用于个人消费耶。个人消费品和非个人消费品还是应该有所区别的吧?就算改革,也不好一刀切的吧?

再想一想我们每年向政府交的那么多的税钱,就不能不让我们这些靠领微薄薪水过活的人心寒!发工资的时候要扣掉所得税,买东西的时候要加上消费税,现在又是这个环保费。而每年报税的时候,也没见有多少返还,不倒贴给政府就很不错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费用的摊派,怎么也是对消费行为的一种不鼓励吧?连我这个既不是学经济、对时政也无太多兴趣的人,都会想到问这样一个问题:在经济危机尚未过去的今天,加拿大政府采取此类政策是否有失明智?逻辑上这个时候,是不是更应该降低消费税以及减免其它与消费有关的费用呢?是不是更应该鼓励和刺激一下已经萎靡不振的经济呢?

有人会说你这是杞人忧天、小题大做了,不就十几块钱的Environmental Handling Fee吗?该买的人照样买,不该买的人也不会在乎,加拿大人的经济和心理承受能力还不至于那么差吧。退一步想啊,环境保护人人有责,政府要摊派咱也没办法,就当做是为人类居住环境的改善尽了自己的一份力了,可是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不爽的,政府那么多的税收都干嘛去了,这点小钱犯得着民间收集吗?

。。。

凭着在加拿大生活十年的体会,个人觉得,加拿大人相对而言是散漫的,人的思维多呈习惯定位模式。整个社会运作有序而缓慢,尤其政府部门效率低、灵活性差。这是一个人口不多、历史很短、凡事要等、退休年龄相当晚的国家。记得十年前刚登陆时被ER候诊室里长达7小时的等候所折服,当时还挺纳闷,看病的人也不是太多,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呢?所以以后不是迫不得已是不会去医院看病的。需要看专科的,等上一年半载真的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几个月前,一种说法是人们对经济危机的恐慌大过对H1N1的恐惧,现在因为死亡的频频出现,人们开始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H1N1上,听说现在打预苗的优先权放在了十三岁以下的孩子。开车经过一条排长龙等打预苗的人,与国庆节那天,在中餐馆MADARIN门口排队等免费午餐的人群有得一拼,哈哈。

从教会出来,问身边一个和儿子年龄相仿的少年,“打预防针了吗?”,“没有。”, “你妈妈准备让你打吗?”,“不打。”,“你不害怕吗?”,“一点儿也不怕!”少年回答得很干脆,他说话时那种毫不质疑的口气和信心让我有些惊讶。打还是不打,对我来说仍是个未决的问题,如果没有什么副作用,多一道防范应该不会错吧?

– 零星碎语,权当日记。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


  1. 评论 | 2009年11月17日 19:54

    sf…

    很现实的思考,哪个国家都有弊端。

  2. 评论 | 2009年11月17日 22:35

    唉!确实是这样啊!

  3. 评论 | 2009年11月18日 10:09

    是啊,这儿的税真是名目繁多啊!

    关于打预防针,我去了两次,一次在north york civic center给儿子打,一次在markham给女儿打,人很少啊。我还想是不是高峰过去了呢。 反正我自己是不打的。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