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回国印象

3,872 浏览
字体 -
标签:

回国这些日子,除了购物,就是走亲访友,每天都没闲着。每天出出进进家属小区,都会不期而遇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想必他们眼里的我,也如一个失踪多年又出现的人,多少有些稀奇。而我则虚伪地享受着那句“还是老样子”的夸赞,其实我知道,我和他们一样都在慢慢老去。

侨居异乡多年,回去已成客旅。跟朋友见面吃饭,大家都争着买单,生怕怠慢了我这远道回来的游子。就连天气也变得不适应,从来不咳嗽的我,咳得整夜不能入睡。南方5-7°的阴冷,让人只想赖在电烤炉边前。空调当然有,但也只是偶尔开开。

地 沟油的传说, 我已听了千百遍。我没光顾街边的臭豆腐摊,也没吃过任何看起来可疑的东西,甚至连魂牵梦绕了许久的家乡米粉,也没吃过一碗。尽管这样,还是没少在外面吃。 好的酒店上千元,不讲档次,找对了地方,几百元也能吃得很好。我相信我没有吃到过染色的黑木耳,也相信我吃的猪耳朵不是橡皮做的。

健康饮食观念,让野菜成为时尚,野菜和野菜做的点心,开始挺进筵席。蕨粑,艾叶粑粑,有的我都叫不出名字。我喝过一小碗环保人士深恶痛绝的猫头鹰汤,据说治头痛。我饮过一次木瓜炖燕窝,朋友的一片心意。

大哥开车,我叹为观止,不由自主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大哥的警车霸道,后来才知道,原来全市人民都这么开车,什么交通规则,通通不灵,就看谁的技高,谁的胆大。

老城区车多人多,周末逛街,那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让人恨不能有一对隐形的翅膀。开发区的道路还不错,人满为患交通拥塞的情况好很多,就连市府和市委也跟着迁到那里。

马路两边的私家车多了,公交车上坐车的人少了,几次看见给年老体弱让座的事情,让我不得不重新评估这座城市。

小学初中还有高中同学都见了,亲戚同事还有好友一个都不能落下。乍一见面觉得人老了,再看久点又好像没那么老。其实老没老,看看以前的相片就知道。

有的人一直都在,有的人早已离开。有的人升官了,有的人有钱了。有的人房子好几套,一套住,一套租,还有一套搁着,啥也不干。

呼吸着烟雾,呼吸着尘土,小老虎对我说:妈,我的肺一定比以前黑许多。的确,每次逛完街回家,鼻子里都可以擤出黑色尘埃。

北美崔哥说的好,富人和穷人的区别就是,富人可以选择贫穷。我们这些北美漂人,可能穷是穷点,可咱呼吸的空气是自由的,是洁净的,咱还不用担心吃下去的东西会不会被参假,会不会吃死人,如此说来,我们还不算太阿Q。

星期天我去我姨家做客,我姨和我表妹夫家合买了楼,从一楼到五楼都是他们家。表妹夫为人很热情,好心带我去我以前上班的单位转转。表妹夫开着车在我以前每天走过的路上徜徉,那条路现在看起来比我想象中的窄,原来十年以后记忆也会出现偏差。

目的地到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儿陌生,一座新砌的围墙将我认识的办公楼围了进去,我们只好停车,儿子下车拍照,忽然一武警拿着对讲机朝我们走来,只听他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准在这里拍照!”

K厅的歌很多都是新的,我唱来唱去只会那几首老歌。朋友十岁的儿子,周杰伦的歌唱了一首又一首。小时候的闺蜜,还是好粤语那一口,一首《铁血丹心》,把我们都唱回了那个年代。吃完饭,除了唱歌,就是看节目,印象最深的,还属张家界那晚名叫“魅力湘西”的表演。

从衡阳到中山,小老虎拉了两次肚子,加拿大清淡惯了的肠胃,现在开始抗议。尤其中山那次,不知是中午的日本料理,还是晚上的海鲜火锅,反正是什么吃坏了肠胃,眼看还有几天就要坐飞机,你说能不愁坏了我这当娘的?在中山打了一针屁股针,勉为其难上了回广州的轻轨。

星期天去看病,大医院急诊人挺多,前台一问,比咱这边也好不到哪去,四五个小时你去等。还好中国医院多,大医院人多,我换小医院。小老虎眉紧皱,输液输了几小时,他旁边一小孩,一边输一边打游戏,在中国就这样,只要看病就打针。

最后用刘欢《千万次的问》做为本文的结束:我是游子,你是故乡。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像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Time and time again

You ask me

问我到底爱不爱你

Time and time again

I ask myself

问自己是否离得开你

我今生看来注定要独行

这热情已被你耗尽

我已经变的不再是我

可是你却依然是你

Time and time again

You ask me

问我到底爱不爱你

Time and time again

I ask myself

问自己是否离得开你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0:15

    写的挺客观的。回去有震撼有无奈,还有好多好多。。。五味瓶的感觉

  2.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0:26

    我也刚回来。看他们开车,我的感觉所有司机都是斗勇, “狭路相逢勇者胜”.

  3.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0:32

    来上上课, 没瞧着你老到那里去呀,难道是我比你更老了? 你提醒了我,止泻的药自己要带几瓶,拉肚子俺不怕,怕的是拉肚子的时候还吃到了假药。。。 另外打针就免了,免得因为打针得了艾滋病,回来没人同情,还无法和师妹交代。。。

  4.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0:42

    向百合美女问声好!这一路辛苦啦。 国内的司机开车我服了,前年回去坐我姐夫开的车,本来手上拿着相机,后来捧心了,车停再把心塞回去。

  5.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1:21

    回去吓的不敢开车。

  6.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3:24

    只要进急诊室的先掉盐水,管你什么病。。。。

    我回国的时候,看见服务行业的人动不动给人骂,也许是给骂习惯了,他们始终保持着一张笑脸。骂人的人还经常振振有词地说:“我骂你,是贴钱给你,给你长见识,下次不要这么蠢。你应该多谢我!”

    我去到有些高级小区,门口警卫是退伍军人,住客出入他们要敬礼,可没把我吓一跳,几乎要说:“解放军叔叔,这咱担待不起!”

  7.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15:10

    五味瓶,,,百益这个词用得好。你是很多年没有回去了么?

  8.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20:16

    你好!半个老乡,臭干子真的不能吃吗?我可好想吃啊!

  9.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20:41

    好多年没回国了,不知回去会有什么感受

  10. 评论 | 2011年3月31日 22:08

    你好,百合

    谢谢你接连发表的回国感受的流水帐! 感觉你跟导游似的,带着我也到那一游! 我真的有同感!呵呵呵

    保重

  11. 评论 | 2011年4月1日 05:21

    问好百艺,Ying,无为,路过,千万里,午夜茶,枫叶,Yang,Enjoylife99,Bear2,感谢大家的留言,看来大家对国内开车和看病这两方面有同感。 无为,你别吓我好不好?都是一次性的针头和针管,照你这么说,国内那些人都得那病N回了。 路过,你的描写很形象,我都仿佛看见你捧着心的样子,相机没摔坏吧?呵呵。 午夜茶,回国也看不懂了吧?每个人活着都不易,不管国内还是国外。 Yang,臭豆腐本来我想斗胆尝尝的,可惜我儿子不能闻那味道,每次都拽着我躲得远远的,所以就没吃成。 Bear2,看你留言格式感觉你是个认真的人,三个感叹号让我感觉到你的热情,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

  12. 评论 | 2011年4月1日 09:50

    你不知道啊,我妹夫就是在医院工作的,有收垃圾的人,专门把那些一次性针头针管给收购了,现在医院很多都是承包的,废弃的东西能卖钱,何乐不为,然后能够买到便宜的针头针管,又何乐不为呢,问题是那些“新”的是不是就是自己卖掉的旧的呢?

    看病,还是去大医院吧,或许有信用点。。。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