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命定

2,264 浏览
字体 -
标签:

她爸跟我爸是同乡,又同是单位的领导,她家跟我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事实上她曾经喜欢过我哥,证据是,在我的家人外出的时候,她主动要求过来做饭给我吃。当我举家回乡下老家的时候,她也跟了去,以至于我奶奶去世的时候,竟拽着我嫂子的手叫她的名。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怪,她其实很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哥对她并没有那意思。后来她嫁了一个身材矮小的络腮胡子,我哥娶了一个跟她同姓的女子。以后我离家又回来,断续听说了一些关于她的传闻,她那其貌不扬的老公勾搭上了单位另一高个美女,那位美女我是认识的,刚参加工作那年我和美女一起做过单位的礼仪小姐,身材和相貌只在她之上不在她之下。

络腮胡子为了那个美女要跟她离婚,那是一段不被祝福而且受到上天咒诅的恋情。没过多久悲剧发生了,络腮胡子和美女双双死于另一座城市的宾馆的火灾中,听说事发于深夜人熟睡的时候,火虽然没有烧到房间里,浓烟却不断从门缝里钻进来,两人没挣扎多久就去了,其中一个死在爬向卫生间的路上,因为那里有水。

这也许就是老百姓说的报应,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无法揣测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心情,不过我想那感觉一定复杂极了。看起来老天是在帮她惩罚那对贱人,可是她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对他仍然是有感情的,就算他有再大的罪,也罪不该死。更糟糕的是,他连让她去恨他的机会都没给就撒手走了。

后来不知道她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还是忍受不了寂寞的煎熬,她居然也跟一个有妇之夫好上了,看来前夫和情妇的死已经淡出了她的生命。不过她的命也好不到哪去,对方是个喜新不厌旧的男人,这个男人比较的有本事,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以两头跑的方式维持着跟两个女人的关系,两个女人居然也相安无事,期间可能有过分分合合,可是最终她还是没能摆脱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也许这就是命。

我其实跟她不是很熟,只是因为小时候对她的印象还不错,所以这次回国的时候遇见她还特地跟她打了招呼。她的变化也不是很大,只是言语间眼光有些闪躲,从她惊讶的表情里我猜到,她一定没想到那个时候会在办公楼的走廊里遇见我,更没想到我会主动跟她打招呼。

我不是她,这些年她过得是否快乐,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她,我觉得她是个不幸的女人,她的处境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忍受的,她的经历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幸福在那年曾与她擦肩而过,如果当年她能和我哥哥走到一起,她的生命将简单和正常许多。所以说,人这辈子很多时候都是命定,骄傲的也好,卑贱的也好,最后总归逃不过命去。

罂粟.jpg

音乐:周迅《爱恨恢恢》

宁愿时间放过我的眼 把你看成 墓碑 还是想起残缺的回忆 曾经让我 完美 以为相逢 流下不相识的泪 无情如流水 只是忘了你是谁 难忘你是我的谁 宁愿牺牲忘情的道行 在你面前 崩溃 还是选择枯木的坚强 把那春草 摧毁 宁可吹起 凋谢的夏花 还是 如秋叶静美 难道不懂得绝情 感情就没有枉费 就算不再见 都再会 面目非全非 有些恨 挫骨扬灰不后悔 给我一万年 一两岁 也都无所谓 有些爱 逃不出天网恢恢 宁愿牺牲忘情的道行 在你面前 崩溃 还是选择枯木的坚强 把那春草 摧毁 宁可吹起 凋谢的夏花 还是 如秋叶静美 难道不懂得绝情 感情就没有枉费 就算不再会 我都会 越睡越憔悴 你的笑 是我梦中旱天雷 给我一万年 万万岁 参透了错对 你一来 我依然插翅难飞 啦~啦啦~ 给我一万年 一两岁 也都无所谓 有些爱 逃不出天网恢恢 宁愿时间放过我的眼 把你看成 墓碑 还是想起残缺的回忆 曾经让我 完美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1年8月23日 16:09

    这是沙发? 命中活该是俺滴!谢谢分享好故事,都是“情花毒”惹的祸!

    【回复:喜欢看啊?看多了小心中毒啊!】

  2. 评论 | 2011年8月23日 18:14

    能在这里看故事听故事,可能是咱命运不错啊

    【回复:昨天林顿死了,今天多伦多地震了,看来好事要近了,奔远兄多备些干粮船上吃啊!】

  3. 评论 | 2011年8月23日 18:53

    小时候俺是不信命的,后来年纪越大,越迷信了…

    【回复:人到中年,由不得你不信。】

  4. 评论 | 2011年8月23日 19:46

    俺也是越来越信命了。

    就像苏而说的,可能一切早已安排好了,一切都只等着一语成谶的那一天。

    【回复:我除了信命,还信耶稣。】

  5. 评论 | 2011年8月24日 10:46

    很喜欢才女的故事

  6. 评论 | 2011年8月28日 16:28

    楼主 绝对 = 才女 既有才,又很有女人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