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短篇小说《向阳花》5. 6.

941 浏览
字体 -
标签:

5.

杨帆的眼睛没有看错,阳洋是个脾气性情都温和的人,最主要的他很爱很爱杨帆。能跟杨帆携手走进婚姻殿堂,是阳洋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阳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好像从来都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和她之间好像总隔着点什么,但这并不影响他爱她的事实。

余海峰的事,阳洋也有耳闻,饭桌上他跟杨帆说起:

“要我说夫妻就不该两地分居,女人一旦变起心来,有时比男人还快。”

“别人家的事情,你怎么这么关心啊?”

“一个单位的同事,关心一下很正常的,再说他以前不还是你领导吗?”

杨帆喜欢余海峰,这是个除了自己没有第三者知道的秘密,眼前这个男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似愚钝的男人是智慧的,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不是就是:你如果想去关心一下他,我是不会介意的。

杨帆是个懂得避嫌的女人,她不会因为丈夫的这句话就怎么样,相反地,阳洋这句话在她面前含蓄地表达了一个男人的胸襟。

6.

余海峰的父母是市府机关退下来的老干部,儿媳的事让老人们觉得颜面尽失,生气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托人帮忙?如果不是顾念多年的夫妻情分和与这个女人共同生养的孩子,余海峰是不会顶着个绿帽子去看谢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谢琴从小失去父母,是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余海峰,她没有第二个可以依靠的亲人。

童年的不幸让谢琴的性格里有着多于常人的自尊和自卑,过分的自尊和自卑成就了她敏感的性格特点。爱情的美好让余海峰把这种性格上的弱点诠释成了林妹妹式的”多愁善感”。结婚以后,谢琴性格开朗了很多,仿佛换了个人。谢琴原本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因为跟单位领导不和,一直都得不到提拔和重用,于是一气之下办了停薪留职,一走就是两年。与贪官的交往也起源于工作,没想到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其中有金钱因素,也有感情因素,这个她自己最清楚。

谢琴这一次捅的篓子有点大,大到连余海峰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家里等消息。贪官是罪有应得,那么谢琴呢?是否会被检察机关起诉,尚未可知。杨帆知道余海峰为这事着急,特地找到他说:

“我表舅在那边检察院工作,虽然案子不是他经手,但至少有什么情况他会比我们先知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替我先谢谢表舅,改天亲自登门道谢!” 此时杨帆的帮助对他来说是雪中送炭。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2月27日 16:44

    喜欢看,那个背影的女人很有气质。坐上沙发慢慢欣赏。

  2. 评论 | 2013年2月28日 09:03

    怎么这些男人的胸怀一个比一个厚道呢?痛过了才懂得珍惜,胸怀变的厚道的时候,常常是“爱”已经消失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情”,看在有点“旧情”的份上。。。。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