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短篇小说《向阳花》11. 12.

784 浏览
字体 -
标签:

11.

热闹的夜市,余海峰拎着购物袋,跟在杨帆的后面。余海峰平常很少逛街,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每次到了商店都是直奔主题而去,很少半路停留或改变主意。余海峰发现女人买东西的时候思维是发散的,她们最后买回家的往往不是出门前脑袋里想的,她们享受得到某件东西的过程,胜过得到那件东西本身。

杨帆恋着余海峰的那两年也是,不是说她有多享受没有回报的爱情,而是爱情本身的美好掩盖了其中的苦涩。假如一定要用购物来比喻,余海峰就是杨帆一直心仪但却买不起的”橱窗陈列品”,要命的是这件”橱窗陈列品”还是被人买走的非卖品;阳洋则是杨帆出门前脑袋里没想过要买最后却买回家的”温暖牌”。杨帆现在面临的是,刚买了”温暖牌”,就碰到”橱窗陈列品”被人退货并打折。

是的,杨帆的情怀曾经为余海峰盛开过,可能以后她都不会再为谁那样动情了。可惜,再美的东西也经不起时间蹉跎,既然她不能确定他是否看见她盛开的样子,那么凋谢的时候就任它悄无声息地凋谢吧?这次出行之前,杨帆有过跟余海峰吐露心声的冲动,可是现在的她却担心话从嘴里说出会不会变味?曾经美好的感觉会不会因此失色?更何况现在杨帆有了阳洋,她不能辜负他。余海峰的对杨帆的感情,杨帆不是很清楚,可是阳洋对杨帆的感情,杨帆很清楚。

礼物买好后,杨帆带着余海峰来到表舅家,上次见到表舅还是杨帆结婚的时候,知道他们要来,表舅特地砌了一壶好茶在客厅里等着,表舅妈忙着在厨房里洗水果,一边洗一边怪表舅为什么没叫杨帆他们来家里吃饭。

“女人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唠叨个没玩!”表舅不理会女人的唠叨,跟杨帆和余海峰攀谈起来,没过多久话题转到了那件案子上。

“这话我也就跟你们说,这案子比想象的复杂多了!那谁,就是跟谢琴好上的那个。。。”表舅有点不落忍地看了看余海峰,然后接下文:

“不过是绳子这头拴着的蚂蚱,绳子那头拴着的几个比他的来头大着呢!我绝不是危言耸听,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话说回来,那人对谢琴也还算有点良心,整件事情他在谢琴面前口风一直很严,因为他清楚,谢琴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杨帆对谢琴其实是有些好奇的,怎样的诱惑会让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呢?何况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杨帆没有多问,因为她知道这些问题太敏感,说不好就会伤着余海峰。

起身告辞的时候,表舅让余海峰把礼物拿回去,说没帮什么忙,就算帮了忙也不能收礼物。余海峰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杨帆见状跟表舅撒起娇来:”哎呀!您就收下吧!算我孝敬您和舅妈的还不行吗?” 这招灵,表舅收下了。

12.

玫瑰有刺,罂粟有毒。余海峰的眼里,杨帆不是玫瑰也不是罂粟,她是他生命中的那棵向阳花,永远以灿烂示人,她的身上有他的影子,温暖与坚韧并存。余海峰是喜欢杨帆的,这么多年杨帆的小心思,他又怎能一点没有察觉呢?如果余海峰晚生十年遇见杨帆,他想他一定会娶杨帆的。

表舅的家离宾馆很近,时间还不算晚,余海峰建议两人步行回去,杨帆点头同意。

“你见过谢琴了?”

“见了,她打算离婚,然后出国。”

“你怎么想的?”

“她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

“你还爱她吗?”

“不知道。”

这座城市,典型的海洋性气候,两人正走着,天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余海峰拽着杨帆往前面避雨处跑,雨水打湿了杨帆的衬衫,冰冷地贴在身上,一阵夜风吹过,杨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余海峰看见了,脱下自己的外衣,给杨帆披上,杨帆的身子马上暖和了。

余海峰的衣服有股很好闻的烟草味,杨帆知道他抽烟,或许那是他喷的古龙水,又或许就是他的体味呢?反正这味道让杨帆有点迷糊。

“等雨停了,我们就走。”

“好。”

“还冷吗?”余海峰将身体靠近杨帆,杨帆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杨帆摇了摇头,眼睛盯着昏暗灯光下余海峰俊朗的轮廓,她又想起以前经常做的那个梦了,那个梦现在依然能让她抑郁,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依恋这个男人,有人说爱情是两个气味相投的人遇见了,哪怕隔着很远也能彼此嗅到,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我离婚了,你会跟我吗?”

杨帆被余海峰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傻了,她的小脑袋忽然变成了一团浆糊,不知如何处理这样一条信息。

“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我没有权利说这样的话。”余海峰没有忘记那次请阳洋吃饭的情景。

杨帆单身的时候,余海峰就知道她喜欢他,那个时候他有过任何表示吗?现在他自己要单了,问杨帆会跟他吗?杨帆怎么跟他?杨帆拿什么来跟他?余海峰和杨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好说的。可是阳洋成了什么?两个人中间的牺牲品吗?

“告诉我,你喜欢我吗?”杨帆看着余海峰的眼睛问。

“喜欢。”余海峰迎着她的目光回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早。”

。。。。。。。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离婚了,你会跟我好吗?”

“对不起,我不能。”

“因为阳洋?”

“是。”

“你不是不爱他吗?”

“人会变的,爱情也一样。”

。。。。。。。。。

“雨停了,我们走吧!”杨帆将外套还给余海峰,走出那个屋檐的时候,杨帆心里感觉一阵轻松。

–两个月后–

杨帆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从那一刻起,杨帆的生活有了一个崭新的定义。杨帆这棵向阳的花,在生命的坐标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阳洋的名字里有一个”阳”,事实上他越来越像杨帆天空里的那颗太阳;阳洋的名字里还有一个”洋”,杨帆这条船注定要在阳洋的海洋里扬起风帆。

-一年后–

杨帆分娩生了个漂亮的女儿,阳洋成了标准奶爸,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奇怪,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连相貌也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余海峰接到一封从加拿大寄来的信件,落款人是谢琴。信中谢琴告诉余海峰她已经受洗成了基督徒,她对生命有了跟以前完全不同的看法,她希望余海峰能够原谅她的过去,到加拿大跟她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又一年后-

余海峰移民申请被获批准,他带着儿子一起去了加拿大。余海峰,谢琴和儿子,一家三口团聚在美丽的港口城市–温哥华。

(原创勿载。全文完。)

880172252174561785.jpg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3月20日 11:03

    爱,不分输赢,只要爱了,就是拥有!

    千言万语只化做一句:“真心祝福!”

  2. 评论 | 2013年3月20日 15:20

    结局很完美。

  3. 评论 | 2013年3月20日 23:09

    在很忙,同时又很烦的状态下,还能从容不迫的完成这部著作,真的不简单,你的枫雨笔法,名不虚传~ :-)

    人的情感系统功能真是强大哈,竟然不知不觉的把自己出厂配置程序悄悄的进行了修正和升级,最后完全兼容了一个根本不喜欢的硬件~

  4. 评论 | 2013年3月20日 23:36

    谢谢小树的祝福,我也祝福你! 千万里外是稀客,喝茶吗? 无为,你说的硬件是指阳洋还是阳洋和杨帆的婚姻,婚姻就是需要不断修正和升级,没错呀。 :)

  5. 评论 | 2013年3月21日 00:48

    当然是阳洋,阳洋是“最后一个”,人生旅途,结婚前会遇到许多人,为什么选“最后一个”,因为他具备前面所有遇到的人的优点,结婚后,还会遇到许多人,这回却要选“最初一个”,正如你小说写的,她还是觉得最初肯和她结婚的好,为啥呢?你好好想想,明儿12点同时写出来,我的电脑现在是12.47分。

  6. 评论 | 2013年3月21日 01:48

    忘了,今天是周4,怕忙没空写了,取消,哈哈

    我觉得是这样的,结婚前,光看优点,“最后的人”具备前面所有人的优点,所以“最后的人”当然是最好的人了,结婚后,光看缺点,遇到的人,不是有这样的缺点,就是有那样的缺点,自己手里抓着的人的缺点反而习惯了。

  7. 评论 | 2013年3月21日 09:50

    你电脑的时间和我博客的时间几乎是吻合的,所以没有时间差。 既然你答案已经给了,我也没啥好说的,你说的有你的道理,但我不能完全同意。 结婚前应该多看缺点,觉得可以接受的话再结婚,省得将来后悔;结婚后要少看缺点,因为反正是碗里的菜,锅里的米,看也只是徒添烦恼,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活得轻松。 我知道我们的看法其实是一致的,只不过视角不同罢了。

  8. 评论 | 2013年3月21日 20:17

    最后皆大欢喜,人人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现实中的我们不也是一样吗? 问候百合!

  9. 评论 | 2013年3月21日 21:33

    百合又开长篇了,等我闲下来的时候慢慢品尝

  10. 评论 | 2013年3月22日 07:38

    如果论坛里面的人像你这样,就是观点有不同,也可以心平气和的讨论就好了,所以,哪儿很多人都应该入教。

    问候百合周末好~

  11. 评论 | 2013年3月23日 22:02

    百合的小说真多,待得空研读后再回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