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警花故事》2.

879 浏览
字体 -
标签:

第二章:警校培训

按照惯例我和同一年分来的两个女生被派往省城的司法警官学校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入职培训,来我们班报到的大都是同一届的毕业生,两个年龄稍大的男生除外。学校纪律很严,每天按时起床、出操,按时熄灯、就寝。白天除了理论课就是体格训练,也学习擒拿格斗,不过就是些花拳绣腿。

我和我们单位的两个女生很自然地选择了同间寝室,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打打牌,下下棋,晚上去学校的娱乐室跳跳舞,就这样三个月还是觉得有点漫长。

这座城市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因为我的母校就坐落在此,每到周末我们几个女生就会一起出去逛街,有时男生也会和我们结伴而行。可能因为我们这届漂亮女生少,所以我和另一个郴州少管所的女孩就显得有些出众。

杰,一眼看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老成,他是那两个年龄偏大的男生中的一个,经常来我们寝室坐,每次来都带一大堆零食给我们,我们几个当他是老大哥,所以也就不客气。我不打牌,他就陪我们一起下跳子棋,乐此不疲。

一开始我并未察觉,直到培训快结束的一次舞会上, 杰鼓足勇气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那时的我心境很高,杰也不是让女孩一见就会动心的那种,于是我堂而皇之地以生活在不同城市的理由回绝了杰。

离开警校的前天晚上,杰执意请我们全班同学去馆子里大吃了一顿。道别的时候,杰的眼神里有一丝明显的阴霾。

回单位上班后,杰来过几次电话,我并没有太在意,那段时间我正忙着用业余时间到工学院进修数据库管理。

一天晚上,我正上课,同桌指指教室外面,告诉我有人找。我心里纳闷,出去看究竟是谁,结果是杰。我说我正在上课呢,他说没关系,他在外面等。

杰的出现丝毫没有让我感到高兴,我的心反而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占据着,加上当时还有其他同学在场,我敷衍地和杰聊了几句,便跳上同学单车的后座,把杰一个人丢在身后,头也没回。后来杰又来过我们单位一次,依然只是寒暄,杰留了他的电话给我,而我始终都没用过那个号码。

一晃几年过去,我依然悠哉游哉地过着我的单身贵族的日子,一天隔壁办公室小青传来了杰的问侯,小青是从杰的单位调过来的,我们两个单位同属省局管,所以对调的事情时有发生。

电话那头的杰听见我的声音很高兴,当知道我仍单着时,显得有些意外,按照他的逻辑,象我这样的女孩这么多年追的人一定不少,然后他又说他现在也还是一个人,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我能给他的只有祝福,因为爱情这个东西从来不是可以勉强得来的。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