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警花故事》3.

806 浏览
字体 -
标签:

第三章:体制改革

监狱的规模越来越跟不上日益增长的囚犯人数,从八十年代老爸转业到地方起,监区就在扩建,因为在原监区找不到合适地段,扩建部分选到了城市另一端的郊区,从此形成一南一北的格局。

新监区建好以后,老监区的一部分干部和囚犯开始往新监区搬迁,我上班的研究所就位于新监区。也是从那时开始,往来于新老监区的班车开始运行。

随着经济浪潮的冲击,新上任的监狱长大刀阔斧改革,在市中心滨江地段成立了重型汽车集团总公司,南监区和北监区的生产销售都归集团总公司管,总公司底下还有一个承包的歌舞厅,这间歌舞厅对内可以接待省局厅级领导,省去了一大笔接待开支,对外可以营业增加集团公司的入项。

九十年代初因为国内到处搞开发,载重汽车的销售形势一片大好,于是乎集团总公司在深圳酝酿了一个办事处,该办事处后因经济滑坡而告终结,办事处的负责人后来成为南监区的监狱长,这是后话。

为支持集团公司开张庆典,南北监区各挑选了几个形象较好的女警作为开业典礼那天的礼仪小姐,那时的我正在研究所每天无所事事,接到通知一起去定做旗袍,二百块一件的旗袍,俗不可耐的红。老爸其时已退居二线,新监狱长上任后重新启用老爸为集团公司副总,那天新监狱长叫老爸上台讲话,我发现老爸已然没了当年的锐气。我和老爸都坐班车上班,只不过他在市中心下,我在终点的南监下。某天我看老爸下车时的样子,心里第一次感到老爸真的老了。

那时候国企和机关很多人都停薪留职、下海经商,这股浪潮也冲击到了姐姐我,因为英文专业一直被荒废,所以那时约了一个要好的朋友南下去广州人才交流中心,10块钱的入场卷,里面大多是些小公司和乡镇企业。进会场前,姐被一新闻媒体人拦住,要姐讲一讲为什么来人才交流中心,姐第一次对着镜头有点胆怯,没敢说真实身份,只说是寻找机会、重新定位自己。

人才交流会中,姐被一南海乡镇企业看中,乡镇企业招聘人热情邀姐去南海看看。接下来是姐单枪匹马闯南海,跟老板见面时给了姐一份外商来往信函让姐翻译,这个对姐来说是小菜一碟。老板面善,与姐相谈甚欢,邀姐去车间转转。从车间回来,老板拿着姐的警官证说,这个是你的吧,你刚才忘在桌上了,这东西可要妥善保管哦!

末了姐跟老板说需要回去再想想,老板说好,我等你电话。老板亲自开车把姐送到长途汽车站,姐坐在开往佛山的长途汽车上,暗暗佩服自己的勇气,这次南下对从没出过远门的姐来说,是有点晕头的表现。在佛山姐跟女友汇合,然后乘火车打道回府。回去后不久,南海老板来信催促,姐考虑清楚,觉得不值得为小乡企放弃“铁饭碗”,如果当时有好点的机会,姐肯定走了。

那之后,姐就一直想兼职干点和专业有关的事,见报上有公关公司招聘姐就去了,这家公司所有员工都是新聘,一开始当然是入职培训,公共关系对姐来说是一门崭新的学科。

某天姐收到匿名信一封,里面好几张信纸,末了还附小诗一首,写信人倒也有几分文采。信的内容大致就是对姐一见如故,想约姐见面。姐在脑海里搜刮了半天,也不得此人音容相貌。姐决定赴约,看看到底何方神圣。

见面地点定在市中心新华书店,目标锁定一中等个子男人,只见那人拿着花朝姐走来,姐愈发疑惑,怎么姐对此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呢?走近了姐才看清楚那人手里拿的竟是塑料花!这个,这个是真的有点雷到姐了,姐当时就想开溜啊!可是出于礼貌姐还是跟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姐说不舒服想回家,不料那人说我送你,姐说不用,那人还跟着。下车后姐没敢回家,而是进了有武警把守的监区,那人这才止步。事情的结果就是那以后,姐没再回那家公关公司。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4月12日 09:51

    呵呵,玩浪漫居然用个假的塑料花,确实雷人!

  2. 评论 | 2013年4月13日 16:50

    没见过吧?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