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警花故事》4.

723 浏览
字体 -
标签:

第四章:R和我

95年研究所解散后,一部分人去了基层车间,另一部分人留在了大楼第三层的农用车厂技术科,在那里我遇到了R。

R,音乐专业毕业,之前在子弟小学当老师。R的老爸,农用车厂的厂长兼总工。R的老妈,大学教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农用车厂当时效益很好,是监狱底下又一个盈利单位,深得监狱领导的重视。

R比我大两岁,个头矮小,长相一般。我和她在单位共一间宿舍,这间宿舍对我们而言,就是中午用来吃饭和休息的地方。我和R属于班车一族,下了班,我们都坐班车回各自父母的家。因为每天在一起的缘故,我对R的事情就知道得多些。R说她有男朋友,可是我却从来没见过她的男朋友。

一次科里在附近馆子开小灶,R和我都喝了点当时的“女人酒”-桂花醇,回到寝室,两人都有点晕乎,R躺在床上跟我说,她男朋友是有老婆的,而且他们已经那个过了。我当时无比惊讶,没想到跟自己交往的R竟然这么复杂!

后来我知道那个男人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也是工程师,跟R的老爸有生意上的往来,因为这层关系R间接认识并喜欢上了他。可能这件事情的影响,我和R之间的话比以前少了,我觉得自己跟R不是同类,我甚至有点恨铁不成钢,为什么R就不能正经找个男朋友呢?!

农用车厂技术科也解散了,所有技术人员全部下到车间。车间环境比不得办公楼,嘈杂,脏乱,还总能看见囚犯,那段时间我无心工作,精神萎靡,我和R经常迟到早退,是政治处考勤的典范。

终于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这么混日子了,于是找到政治处的副主任周阿姨要求调回机关,刚好那时管警衔和职称的干事调去了北监,他们正物色人来填补空缺。周阿姨跟我老妈关系很好,她向负责的主任骆推荐我来顶替这一职位。由于这个职位的重要,主任骆煞有介事地找我面谈了一次,他问我答,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第二天周阿姨看到我说,主任对我昨天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你可以再回答得好点。我当然可以回答的好点,可我不想那么虚伪,说些虚伪表决心的话。

尽管这样,我还是如愿以偿地调到政治处开始了新的工作。我调去政治处以后和R的往来就少了,不知道她跟那个有妇之夫纠缠了多久才走出来?想必这种经历她以后都难忘记吧。

R跟另外一个小学老师对调了寝室,她搬去那个女孩的寝室,那个女孩搬过来跟我住,原因是我们的寝室大部分时间都空着,而那间寝室的两个女孩子都有男朋友,共一间房不方便。就是这样一个带凉台的房间,当时也是很多单身男女渴望独自拥有的。女孩搬来后,这里就成了她和她男朋友的爱巢,而我则成了这间屋子的客人。

一天计生委的主任跟我说,那个女孩因为宫外孕被送往医院抢救,幸好没事。我傻乎乎地问什么是“宫外孕”?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