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警花故事》6.

675 浏览
字体 -
标签:

第六章 火车偶遇

我并不喜欢穿制服,不喜欢走在街上显眼的感觉,那时的制服还是橄榄绿。恋爱的年纪,没人不希望遇见真爱,现实生活中,遇见就有,真爱难说。

那年夏天公差去省城,不得不穿制服。当时穿的是一件制服短袖和裙,低扎的马尾被分成若干发片用发卡盘成一朵花的形状。

两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我的对面是几位慷慨激昂的农民伯伯。就在我站起来想去没人的地方透口气时,发现过道另一边有人在悄悄注视自己,那是一个戴眼镜的、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子,当我的目光碰到他的时,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转过脸去和他的同伴说话。

当我身边的座位渐渐空起来时, 他和同伴挪到了我这边。他们是同一所大学的老师,跟我在同一站下。因为有人说话,时间过得快了许多,不知不觉火车到站了。

出站口人山人海,两位男士在前面开路,跟在后面的我倒也轻松。眼镜男在门口叫了一辆的士,把我送到省局招待所,看我进去才和同伴离开。

省局招待所里我遇到了我们单位的钻石王老五,财务处处长,35岁没结婚,眼光还高,给他说媒的人一箩筐,没一个入他的法眼。前不久老妈给他介绍了一个文静秀气的银行职员,他依旧是没看上,我不由心中暗想,难不成这家伙是Gay?

王老五在前台看见我,邀我去他房间坐,我想坐就坐,难不成你还能把我吃了吗?这人生就一副精明相,你想啊,不精明年纪轻轻的能坐上财务处一把手的位置吗?这可是财神爷啊,平常去财务处报账也没见过有笑脸,现在这家伙脸上却堆着一团非常可疑的笑,看着我说:

“我喜欢不留刘海的女孩子,前额光光的,有气质!”

接着又拿起我的手来,要给我看手相。难不成这家伙真是Gay?

就在我如坐针毡的时候,前台服务员在走廊里喊XX房间接电话。

“是叫你吗?”王老五问。

我一听,没错,服务员喊的正是我的房间号。

“接电话去了。”我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王老五在后面嘟哝了句:

“电话都追到这里来了?”王老五一定以为是我男朋友。

此时此地有电话找确也稀罕,边想我边拿起听筒来,原来是昨天火车上邂逅的眼镜男,他说他有事路过,问可不可以上来坐会?

当然他上来了,我们坐着聊了会,然后他提意出去走走。我们先是到肯德基吃了点东西,那大概是那座城市的首家肯德基。然后漫无目的的逛街,路过一家服装店,他把我拽进去,挑了件衣服让我试。我从试衣间里走出来,他说好看,非要买给我,我不肯。

后来他来我的城市找我,我们一起看了电影,吃夜宵的时候,他说:“跟我好吧?你不是学外语的吗?以我和我家的条件,供两个人出国留学是不成问题的。“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愿意出国呢?”我嘴上没说,心里却想。我其实有点抵触这种优越感和目的性很强的人,跟这位年轻大学老师的会面应该就止于第二次了吧?至少当时我是这么以为的。

(原创勿载)

880172252174561785.jpg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