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警花故事》9.

732 浏览
字体 -
标签:

第九章  薛哥走后

薛哥走后几年我都振作不起来,心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活着的不过是一张躯壳,每天吃饭睡觉上班,日子毫无生气地继续。我和薛哥的爱情,像一束怒放的花,残酷的现实将它冻结在最美的时候;又像一首心爱的歌,唱到动情处嘎然而止。薛哥的突然离去,是我心底永远的伤痛,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老爸老妈看我这样很心疼,同学好友也都替我捏把汗,希望我能够早点开始新的生活,我知道他们是好心。为了不让我周围的人失望,我试着跟有好感的人接触,可是一接触我就忍不住拿他们跟薛哥比较,以至于到最后不但没有结果反而让我更加想念薛哥。

我一直都有看望薛哥的父母,这个时候两位老人比我更需要安慰。薛哥在的时候,我和他们的感情就很好,现在薛哥没了,他们对我更加依赖,老人说今生我做不成他们的儿媳,就做他们的干女儿,我很高兴地答应了他们,而且还把薛哥放在我这里的存折给了老人。

还记得那天我去刑警队取薛哥的东西,薛哥的同事将一个纸箱交给我,里面是几本书、我和薛哥的相片,一条洗脸毛巾和几件没洗的衣服。回到家我把相框放在卧室的床头,手里捧着薛哥的衣服发呆,忽然我把脸贴近薛哥的衣服,用鼻子嗅那衣服,我舍不得洗它们,因为那上面有薛哥的气味。

那几年我把自己弄得很忙,除了政治处的工作,我还在职工大学做兼职英语老师,周末我会拒绝所有邀请,买好菜到薛哥爸妈家,亲自下厨给老人们做一顿饭。几年下来,成了一个习惯,雷打不动。我去薛家并非因为义务,而是因为那里是唯一能让我感到薛哥存在的地方。

随着全国经济气候的降温,重型汽车需求量的减少,集团公司销售指数大幅度下降,不论北监还是南监都面临市场经济的严峻考验。

集团公司驻深圳办事处撤回,集团公司下属歌舞厅关闭,最后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集团公司也宣布解散,集团公司所有干部职工被安置到南北两个监区,再后来南监和北监彻底脱离关系,成为监狱管理局下完全独立的两个单位。

由于汽车不好卖,一些车间比如模具车间、焊接车间就开始因地制宜,利用现有条件生产汽车零配件,甚至接一些小的来料加工。那个时候监狱管理局每年的拨款数目非常有限,监狱基本上处于自负盈亏的状态。

监狱资金运转出现了问题,到了不得不拖欠干部和职工工资的地步,甚至连接送员工上下班的班车都无法正常运行,大家得自己花钱坐车上班,然后再找财务处报销,一时之间,监狱上下人心动摇,很多人就是这个时候离开了这个所谓“吃皇粮”的单位。

(原创勿载)

880172252174561785.jpg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4月9日 23:22

    爱得太深,若出现变故,就会变成一辈子的痛了。。。 写得好!淡淡而不加渲染的描述,依然教人非常感动。。。

  2. 评论 | 2013年4月11日 12:35

    这到底是小说还是你自己的纪实文学啊?

    与薛哥的这段恋情让人痛彻心肺,薛哥父母的心境更是悲苦了。令人嘘吁不已。。。。。

  3. 评论 | 2013年4月11日 20:04

    谢费老捧场。 你说呢牛哥?

  4. 评论 | 2013年4月12日 11:43

    写得真好!有真实感。一方面希望是真的,好像不真就写不到很多的细节;一方面希望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心里是多么的痛啊。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