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我的厨房之 中国胃

1,561 浏览
字体 -
标签:

我承认我有一个中国胃,我也很乐于尝试新鲜美食煮意,无论中式还是西式。小的时候我外公很会做吃的,以后我妈继承了我外公的厨艺,再以后我哥和我嫂双剑合璧,家里有这么几个大厨掌勺,在我遇到我先生前我只有洗碗的份。

受家庭影响,在吃方面我从不节省,不仅要吃得好,而且还要推陈出新的吃,变着花样的吃。我第一次练手,应该是在汕尾我老公公司宿舍的凉台上,没有厨房不要紧,液化气灶的火很大,农民家卖的菜很新鲜,我没学过炒菜,也不看菜谱,炒出来的菜却没有难吃过,或许是在家的时候耳濡目染的结果,唯一一次被妈妈笑话是炖猪肚汤,猪肚面上那层白色没洗干净。

吃饭的时候,老公说起他读中学时,冶金职工食堂吃过的那个骨头汤粉,说那是他平生吃过的最好吃的汤粉。衡阳米粉应该属于桂林米粉派系,圆滑爽口,除了米粉本身的特质外,骨头汤的熬制也是关键,自己在家怎么也做不出那个滋味。前年回国本想重温衡阳米粉和臭豆腐这两样东西,以慰藉我多年漂泊在外的中国胃,可谁知家里人都不吃这两样东西了,那两个月里,山珍海味是吃了很多,但就是没有机会吃一口我魂牵梦绕的这两样东西。

以前我们家属区门口有条小街,小街上有个菜市场,附近种菜的农民挑了自己种的菜来这里卖,菜场的两边是一些早餐店和美容美发屋,现在菜场的早餐店已经所剩无几,家里人也不再出去买早餐,想吃包子点心了,我哥就开车到市中心的一家包子铺买来吃,那家包子铺很有名,也是他们唯一敢买来吃的一家店铺。

在衡阳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衡阳有个进步电影院,进步电影院旁边有个东方快餐店,以前看完电影通常都会在那家快餐店就餐,这家店因为环境好,东西干净,有饭有菜还送汤,记得他们的海带排骨汤很好喝,价钱也不贵。我前年回去的时候在巷子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走进一家发廊打听,才知道电影院在2002年的时候遭遇火灾,烧没了。不过巷子口的那个臭豆腐摊还在,我路过那个臭豆腐摊的时候,咽了咽口水,没敢吃。

老公忽然问:知道中国八大菜系是哪八大吗?数完川、湘、粤这三种我就数不出来了。我虽然不知道,但是百度百科知道呀,科普一下,它们是鲁菜、苏菜、粤菜、川菜、浙菜、闽菜、湘菜、徽菜。除“八大菜系“外还有一些在中国较有影响的菜系,如东北菜、京菜、冀菜、豫菜、鄂菜、本帮菜、赣菜、客家菜、清真菜等菜系。

百度百科就是好,各种菜系的口味,代表菜以及烹饪方法都在上面,每个菜都可以点进去看烹饪方法,我挑了几个我感兴趣的菜来念,直念得我和老公两个人口水涟涟,要不怎么说中国文字真奇妙呢,正是这种文字的魅力,让画饼充饥和望梅止渴成为可能。

老公躺在沙发上发话了:“把这些菜都给俺做一遍。”

“好啊,你等着,我这就打印,看过就算吃过啦!” 我开玩笑说。

长沙火宫殿的小吃是全国四大小吃之一,里面的臭豆腐相当有名,想当年在铁院读书的时候,每次逛街火宫殿的臭豆腐和德园的汤包是一定要吃的。老公大学四年和研究生三年都是在东北度过的,我问老公东北有什么让你怀念的菜吗?老公说有,吉大学生食堂的溜肉段。点击溜肉段,看看食材和做法,好像并不难,争取做一次让老公尝到大学食堂的味道。

很多时候,人们怀念一种吃食,会连同那吃食所在的年代和故事一起来怀念。我记得以前过年,妈妈总要亲自准备一大簸箕的卤味和腊味,我说的簸箕是宽宽圆圆的那种,里面摆满了卤好的猪蹄、凤爪和鸡翅以及用谷物熏烤的腊鱼和腊肉,这些东西可以当菜,也可以当我们的零食,饿了馋了就抓一个在手里啃。我记忆中过年的味道是,一大桌子好几天都吃不完的菜,初一清早响起的“开财门”的鞭炮声;跟父母回乡下老家,和乡下的亲戚们一起坐席,一张架于地灶上的方桌,一壶永远冒着热气的甜糯米酒,乡下人自己用黄豆磨成的豆腐,味道是城里豆腐无法比拟的,席间,偶尔会有一只大黄狗摇头摆尾地等在一边吃骨头。

可惜现在这种年味越来越淡,淡到没有。父母年纪大了,哥嫂也没了当年厨神的锐气。为减少油烟污染,厨房几乎是不用的,楼下的车库(或作煤房)开辟出一个做饭的空间,平常做饭、吃饭和打麻将就在底下了,没了这些活动楼上就干净清净许多。过年过节想吃得丰富些就上馆子里定一桌,以前那种过年的感觉是再也找不回来了,外面餐馆的油水重,有的卫生还不达标,我的中国胃在中国真有点伤不起呀。

附百度百科“溜肉段”菜谱:

食材准备 主料:猪瘦肉四两。 配料:黄瓜二钱、冬笋片二钱。 调料:香油一钱、淀粉二两、鸡蛋一个、味素五分、酱油五钱、醋三分、白糖二钱、绍酒一钱、精盐、葱、姜、蒜各少许。 制作步骤 1、先把肉切成二分厚的片,再改切二分五宽、八分长的斜段,用绍酒、精盐、一个鸡蛋喂一会儿,再用淀粉加香油调糊浆好。 2、用一小碗加绍酒、香油、白糖、醋、味素、酱油、淀粉对好汁卤备用。 3、勺内汁卤加宽油,烧至七成热时,把肉段下勺内炸成金黄酥脆时捞出。 4、大勺少留底油,下葱、姜、蒜、黄瓜片、冬笋片炒几下,放炸好的肉段,再把对好的汁卤泼入勺内,颠翻几个个,滴香油出勺装盘。

溜肉段.jpg

(什么叫喂一会?什么叫宽油?大勺好像不是勺,难道大勺是东北话的“锅”?这要问一问东北银才知道。)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3年12月14日 21:48

    有故事的美食佳肴,鼓掌!

    【回:还是吃来情绪呀,哈哈。】

  2. 评论 | 2013年12月14日 23:24

    东北银来了,大勺就是锅的意思。 一边咽口水一边看这篇。 俺最怀念东北的油炸糕了,还有那年在上海发现一大堆人排着队买臭豆腐,我也好奇的买四串尝尝,那真是一吃难忘啊,可惜后来再没吃到。回去真是不喜欢去酒店吃那些山珍海味,但亲朋好友就是要盛情的带着去吃,其实最想吃的是小吃啊。

    【回:原来掌勺,是掌锅的意思,我一直以为是拿锅铲的人。谢谢爱心的回复。】

  3. 评论 | 2013年12月14日 23:24

    看这湘妹子的厨艺,大雁们到了衡阳就不想回头喽。

    【回:一看农家就到过回雁峰,倍感亲切。衡阳的湖之酒也很有名,还有灯芯糕,儿时的记忆忘不了。】

  4. 评论 | 2013年12月14日 23:52

    这菜色做得真漂亮,幸好我们都有一个中国胃,问好百合!

    【回:这菜看起来很像我做的对不?拍摄水平也差不多,但酱油有点多,油水有点重,现在我的口味改偏清淡鸟。问好奔远兄!】

  5.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08:40

    百合诗主,如果你的美食真的可以下载打印就好了,我们都有个中国版的喂,也许将来应该叫硬盘~

    问候百合诗主,祝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哈路那个啥,忘了~

    【回:大熊的硬盘里存了多少菜?家里有个田螺姑娘就好了,想吃什么就变什么出来。】

  6.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08:43

    什么叫喂一会?难道想喝汤?喂汤,煨汤,小火煮汤,小火煮的意思罢~

  7.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09:01

    东北人的后代理解的喂一会儿应该是煎炒之前先淹一会儿,让食材入味儿。宽油就是多放油。

    【问好栗子!我猜也是腌一会儿的意思,南方人说煨是小火炆煮的意思,宽油的说法还真没听说过,谢谢栗子答疑解惑。】

  8.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13:13

    改不了的中国胃来报到。没吃过“溜肉段”,把这盘美食,想成糖醋里脊。嗯~!

    【回:溜肉段据说吃不出来酸甜滋味,糖和醋只是稍稍放一点提鲜。】

  9.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17:37

    说实话,我世界胃。图片看上去象咕咾肉。

    【回:世界胃好啊,吃嘛嘛香。咕噜肉用的是番茄汁、白醋和糖调成的酸甜汁,成品味道偏酸甜,颜色也较鲜艳。】

  10. 评论 | 2013年12月15日 20:20

    做了一天湖南腊肉~

  11. 评论 | 2013年12月16日 17:47

    老公孩子有口福!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