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短篇小说《蓝采苓》

228 浏览
字体 -
标签:

《蓝采苓》上

蓝采苓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跟前夫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跟情人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第一次婚姻她嫁给了前夫的外在条件:高薪、高学历、高资家庭。可惜婚姻不是一单生意,也不是一场豪赌。如果说是,签单人是自己,赌注也是自己。那些所谓的条件,出国后都不存在了,两人的路越走越窄,矛盾越积越深。因为没有孩子,结束不过是个程式。

这短命的婚姻,竟然两年都不到!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就像投资失败,但及时止损。蓝采苓白天上班,晚上喜欢去论坛转转。论坛里的罗嘉树吸引着她的注意,他是那个论坛的活跃分子。文采好,人缘好,大家都喜欢在他的帖子底下聊天。渐渐每天看罗嘉树的帖子成了蓝采苓生活的一部分。蓝采苓对罗嘉树的了解,大部分来自他写过的文字。见面以前,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想象的他的样子。

第一次约会,没有所谓的见光死。只是她有些拘谨和腼腆,走路时始终和他保持着距离。一个没人的地方,他将她揽到怀里。抬头时,他吻了她。认识罗嘉树以后的日子,蓝采苓的世界被人为地注入了色彩。爱让天变得很蓝,就连空气也泛着淡淡的甜,爱情开始的时候大概都是这个样子。

然而一切的一切,距离和时间是两大催化剂,长时间的不见和遥远的距离,让爱在彼此心中成倍增长。电话成了联系感情的纽带,每一次电话,都是一次身心的愉悦。蓝采苓喜欢罗嘉树叫她“宝贝”,第一次听他在电话里叫自己宝贝,那感觉新奇又惬意。

她和他再见,是漫天飘雪的季节。她喜欢雪花的浪漫和忧伤,它们是洁白的、温柔的,它们在空中飞舞的样子,象极了她对他的眷恋。终于他要来看她了,在一个落雪的黄昏,她快乐得像个小女孩,期待、兴奋、还有一点紧张。

当带着雪花凛冽气息的他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几乎感觉到了晕眩。爱是男人和女人真情的流露,这情感让男人愿意冒险,让女人愿意付出。一旦有了爱作铺垫,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然。

因距离成倍增长的,除了思念还有猜疑。思念是苦的,猜疑是痛的,这痛苦绝对不是她喜欢的。男人得到以后怕负累,女人得到以后怕失去。男人永远比女人心狠一点,女人永远比男人傻一点。一开始蓝采苓是清醒的,可是一旦陷入,便身不由己。

担心从一开始就有,她对他并不隐瞒她的担心:你可以背着你的妻子跟我好,就可以背着我跟别人好。

那以后,她觉察到自己心理上的变化,她怕他变心,怕他离开。她甚至觉得他的妻子是幸运的,因为至少她仍是那个每天陪伴他的人,而且有婚姻的保障,而她又有什么呢?除了他给的爱,她一无所有。如果有一天他腻了烦了,随时都可以将这份爱收回去,甚至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和交代。

因为距离的关系,罗嘉树不能常来看蓝采苓。只要看见他在网上,她就会觉得放心,因为这样至少可以告诉她,他是在公司或着家里。每当在网上看不见他时,她就会变得很不安。跟罗嘉树在一起的时间,蓝采苓总有种梦幻的不真实的感觉。幸福短暂得让她来不及感受,每次都是囫囵吞枣地咽下,然后再用长久的等待和思念来消化。

蓝采苓默默地爱着罗嘉树,只要他用爱来回应,她就会觉得满足。可是,满足的对面坐着虚空,这一刻的满足是下一刻的虚空。爱带走蓝采苓的心,她就像一个活着的空心人。爱又像迷雾将她包围,罗嘉树就是这迷雾中时隐时现的光。如果说爱情是一种让人上瘾的东西,那么在它发作的时候,只有爱人的抚慰才能让失去平静的心安定下来,然而他能给的安慰越来越少。

爱如果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人的情绪会变得很坏,尤其当这种情绪没适当出口时。蓝采苓越来越为自己感到不值,她疑惑,她彷徨,她痛苦,她挣扎,她曾几度陷入崩溃边缘,泣不成声,夜不能寐。可是尽管这样,她仍然愿意相信爱情,她不能容忍自己对爱情的质疑,因为否定爱情,就是否定曾经,就是否定他和她的一切,这让她更加难过。

满心欢喜是因为爱,心碎欲绝也是因为爱,爱是天使,爱是魔鬼。她不是没有下决心离开,只是当爱被刻入心扉,变成一种习惯,那些决心在爱的面前一次又一次地败下阵来。

终于等到他来看她。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時,她像孩子一样扑进他的怀里。他搂住她,忘情地吻。房间的光线有点暗,他的手指滑过她的肌肤时,他感觉到来自她身体的悸动。她哭了,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落,这让他有些惊讶,他一边哄着她,一边用唇吻她眼角的泪滴。

如午夜一朵盛開的玫瑰,她的绽放只为他。她躺在他的怀里,听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如果黎明要将他带走,她情愿一辈子守着黑暗不醒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蓝采苓总感到恶心,小腹时不时地隐隐作痛,去看医生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曾一度想把孩子打掉,趁还没显山露水之前。可是没多久,她就否定了自己,因为对这个男人的爱已经胜过了怀孕的恐惧,她不忍心亲手杀死他们爱情的唯一见证。

蓝采苓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咬着牙一个人撑到分娩,就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她会有这样的勇气。终于孩子平安出世,在听见孩子啼哭声的那一瞬间,蓝采苓泪如泉涌。

这一切罗嘉树全然不知。他不是没感情,也不是没挣扎。他对她是有感情的,也挣扎过。他对她的想念是真实的,她的眼睛、她的声音、她的身体,总在他心里出没。有那么几次,和妻子的最后冲刺都是靠着和她在一起的记忆到达的。

他去她的城市她的住处找过她,可是她却已经搬走了。不见蓝采苓的罗嘉树,心中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他试遍了所有联系方式,都没有回音,这个深爱他的女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蓝采苓》下

姜凯风是蓝采苓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也是她的顶头上司,他不嫌弃她离过婚还带着女儿,而且希望跟她发展成长期的男女朋友关系。

姜凯风有过一段长达五年的马拉松恋,出国异地一年。女孩后来也到了国外,可是一直都不适应那边的生活,经常想家想到郁郁寡欢。一天女孩对他说她想回家,他沒怎麼想就答应了,可是女孩却一去不返。

凯风回国找到女孩,女孩的母亲不反对两人在一起,但条件是凯风必須放弃国外的工作,跟女孩在国内生活。於是姜凯风和女孩的事就这样搁置了。后来无论他用什么方式,女孩都以忙为借口回避,直到有一天他收到女孩的分手信,再后来就是听同学说女孩结婚了。

姜凯风并沒有怪前女友,因为他也没能为了她放弃自己的事业,两人各有坚持,其根本還是不够爱。

姜凯风跟罗嘉树一样从事的是IT行业,公司看凯风是个苗子,有意把他往管理层培养。公司女同事本来就少,能看得上并谈得来得就更少。空闲时间凯风喜欢游泳和健身,偶尔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几年来他不敢也不愿触碰感情,这就是遇到蓝采苓以前的姜凯丰。

自从女儿小雪来到这个世界,她成了蓝采苓生命的意义所在。小雪是快乐的,一天到晚跟在妈妈屁股后面,这瞧瞧,那翻翻,好奇是所有孩子的天性。每当蓝采苓身心疲惫的時候,只要看见女儿那张粉嘟嘟的小脸蛋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她就会暂时地忘记心中的烦恼,觉得自己所有付出和委屈都是值得的。每天女儿入睡前,采苓都会到她的房间,一边摸着她软软的头发,一边给她讲童话里的故事。小雪很享受,每次努力不闭上的眼皮,最后总是敌不过妈妈为她铺开的甜美乡。

当抱着长毛玩具狗的姜凯风出现在蓝采苓家门口的时候,蓝采苓感到有些意外。他说他刚从朋友家来,经过这里想着上来看看她和孩子。小雪看见叔叔手里的长毛狗,高兴地拍手喊 I want doggy!I want doggy!姜凯风蹲下來,把玩具狗放在地上,玩具狗一蹦一跳地到了小雪的脚边,小雪看看姜凯风又看看长毛狗。姜凯风把长毛狗递到小雪手里,小雪抱起长毛狗,转身扑进妈妈的怀里。

這以后的每天蓝采苓都会收到漂亮的鲜花,姜凯风开始公开追求蓝采苓,这在办公室已不是什么新闻。奇怪的是这一次居然没有添油加醋的八卦,大家似乎都願意看見這倆人成為一對。

一天姜凯风给了蓝采苓一把车钥匙,说是看她每天赶公车接送小雪很不方便,就自作主张买台車。

“这怎么行?我不能接受。”蓝采苓将车钥匙还给姜凯丰。

“算我贷款,以后慢慢还我呗?”姜凯丰坚持。

“我知道你对我好,但你也知道我心里有嘉树。”

“沒關係,我可以等。”

这天姜凯风陪蓝采苓去超市,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对面走来,当看见蓝采苓母女和姜凯风时,那人一时间呆住了。

是的,她和他又见面了,而且是这种场合。氣氛凝結了几秒后,蓝采苓介绍:凯丰,这是嘉树。嘉树,这是凯丰。

罗嘉树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突然从他生命中消失、让他日不能安、夜不能寐的女人。這些年她和他住在同一座城市,而他却根本不知道。或许蓝采苓潜意识里是希望尋着罗嘉树的,不然她也不會搬到這座城市裡來。

好一会罗嘉树才反应过来,跟姜凯风握了握手,从包里拿出一張名片來递给他。

等罗嘉树走远后,姜凯丰問蓝采苓:為什麼不告诉他孩子的事?他是孩子的父亲,有知情权。

若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姜凯风大可不必告诉罗嘉树实情,好叫他早点死心。可他了解蓝采苓,他知道罗嘉树是她的一块心病,为了这块心病,姜凯风决定将实情告诉罗嘉树。如果要赢,他姜凯风也要赢得光明正大,这对三个人都公平。

姜凯风单约罗嘉树,可想而知罗嘉树知道这事以后的表情。罗嘉树的沉默,在姜凯风的意料中。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鄙视,他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怜,因为他看到了他眼睛里的痛苦和纠结。

姜凯风拿了三张游乐场的票,打算带蓝采苓母女一起去,敲门时却发现罗嘉树也在里面,於是改口让他们一家三口去看。

游乐场回来,孩子睡下,罗嘉树从后面揽住蓝采苓的腰問:

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怎样?

当然不一样,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责任和你一起照顾她。

你以什么身份来照顾她?

那段时间,罗嘉树忙着奔波于公司、家和蓝采苓家之间。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及对两个女人的歉疚,让他整个人有些恍惚。

蓝采苓跟罗嘉树的妻子苏惠然在醫院的急诊室里见过一面,她是那里的护士。

苏惠然,一个典型的北方女人。个子高,皮肤黑,走路风风火火。意外的邂逅让罗嘉树措手不及。苏惠然是个明白人,这段时间嘉树的反常她不能没有察觉,还有电话单上那个重复的号码。尽管如此她还是给了嘉树一个妻子該有的信任和宽容,她甚至不愿知道他和这个女人的关系。

蓝采苓不知道苏惠然是怎么知道她家的电话的,两个女人再次面对面地坐着,没有罗嘉树在场的苏惠然,说话放开了许多。

第一次见你,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误会了,我和嘉树現在只是朋友。

哦,是吗?

苏惠然轻蔑地看了蓝采苓一眼,说:

我和嘉树一起生活了20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不会因为你而背弃这个家的,你乘早死了这条心。

我并无企图,谈何死心?

有没有企图你自己知道。我看你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乘年轻赶紧找个合适的,不要再在嘉树身上浪费时间了。

苏惠然一定不知道小雪是罗嘉树和蓝采苓的孩子,假如她知道的话,见蓝采苓时就不会这么镇定自若了。

接下来,蓝采苓接受了姜凯风的追求,她和罗嘉树之间的感情也因此画上句号。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跟孩子说你是她父亲。

姜凯风带着戒指和鲜花向蓝采苓求婚,那场面把办公室的男女老少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一刻蓝采苓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对于以后她不愿想太多。姜凯风爱她,爱她的孩子,他能给她和孩子一个幸福完整的家,这难道不是她想要的吗?

儘管這個寒冷國度的居民对天气的变化已经有了很强的适应力,但是每当暴风雪来临、路面状况恶劣时,人们还是会习惯地骂上一句:这该死的天气!氣象局說今天夜裡气温将会降到史上最低,并伴有严重冰雨。

第二天蓝采苓醒来打开收音机,果然新闻台正宣布学校停课,校巴取消,建议市民尽可能减少出门。

多年独立的加国生活,已经让蓝采苓具备了以不变应万变的心理素质。小雪吃早餐的时候,她匆匆喝了几口热柠檬茶,就穿上大衣、戴好帽子手套,走进冰天雪地里。情况比蓝采苓想得要糟,冻雨显然已经下了一段时间,地面结着厚厚的冰,走路都困难,稍不留神就会滑倒。

尽管路上所有的车都开得比平时慢,但送小雪去托儿所的路上,蓝采苓还是目睹了几起交通事故。

整整一个上午,蓝采苓的右眼皮都在跳。下班后凯风让采苓把车留在公司,亲自开车去接小雪。当晚,他留在采苓家吃饭。

罗嘉树出事的消息,蓝采苓最后一个知道,高速连环撞。若不是亲眼看见苏惠然抱着罗嘉树的像框,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嘉树走了,没有一句告别的话,采苓多希望自己跟他讲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可是今生她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蓝采苓和苏惠然,两个爱着同一个男人的女人,曾经的敌人,现在竟然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以后每年的清明,姜凯风和蓝采苓都会带着小雪去罗嘉树的墓前,孩子只知道这里葬着的是她的罗爸爸。姜凯风和蓝采苓没有再要孩子,这个男人视小雪为己出,这让蓝采苓很感激。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蓝采苓的生命因姜凯风的加入,呈現出幸福的模樣。姜凯风面前,蓝采苓從未否认自己对罗嘉树的感情,这感情因罗嘉树的离去而变得珍贵。

姜凯风不介意罗嘉树影子的存在,原因很简单,只因他是小雪的父亲。

(原创小说,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