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弄点吃的垫垫底

2,425 浏览
字体 -

博客里写诗的多,做美食的也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该凑这份热闹,因我本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诗这东西,有的是有病呻吟,有的是无病呻吟,有的什么也不是,只是哼哼,就算集三种情形于一身,也不必讶异。

爱,是写诗的动力,也是灵感的来源。柴米油盐、鸡零狗碎里生不出诗来。诗不写不会死人,饭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饱了写和饿着写,效果不同,不信试试。人饿的时候,感觉虚弱无力,虽不知道胃里空空和心里慌慌的距离有多远,但胃里没有等待消化的食物,血液集中于脑部,一定是有益于创作的,这就是为什么好的作品都诞生在凌晨或者午夜。

诗歌、摄影、美食,说到底是相通的,因人的感官本就是相通的,审美也是。这三样都凝聚着人捕捉美的能力,当然还有音乐,只不过音乐创作的难度稍大,所以谈博客创作时音乐可以暂时排除在外,但音乐又是万精油,它游刃有余于任何领域且成人之美。

诗歌、摄影、美食在网民们心目中的排序分别是:美食、摄影、诗歌,这从博客的点击可见一斑。原因很简单,名以食为天,吃是最初级也是最心安理得的享受,特别是当某些网络图片拍得让人垂涎三尺时,那种食指大动、跃跃欲试的感觉就油然而生。摄影开阔了人的视野,宏观的微观的,动态的静态的。对于瞬间的捕捉,摄影有着绘画望尘莫及的优势,人们对旅游的需求,也刺激摄影更上一层楼。

然而诗,是那个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因写诗是件很个人的事,没有光鲜的外表,有时甚至灰头土脸,一副不讨好的模样。写诗基本属于自虐,陈坤常说“走心”,走心其实就是虐心。撕开了,拔烂了,给人看,不是虐是什么?

诗又是敏感的、微妙的。那些隐藏了疼痛被人唤醒,是为敏感;想挠挠不到的地方,被人挠到了,是为微妙。人生五味陈杂,诗一定不会只是一副面孔。一首好诗,它可能既具备音律的美,又能将人带入图景和故事中。

写诗的目的决定写诗的心态,写诗不为博喝彩赞美,写诗应该跟写文一样,是种需求。再说透点,写诗最好的心态是没有心态,正如我回答网友应对网络攻击的最好办法是不应对一样。想写什么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还原本真,停止作秀,无论诗还是文。

美食刺激味蕾,摄影刺激视觉,而诗震撼的是心灵,说震撼不一定要发出巨响,微颤也很销魂。写诗光敏感不行,还得敏锐,光细腻不行还得些许神经质,那些正儿八经、逻辑严密、神经从来不会搭错条的人,是不适合写诗的。写诗不一定要激情,但必须有真情,为写而写是出不了好作品的。

喜欢徐志摩和郑愁予的诗,节选两首郑愁予的,享受一下微颤的感觉,神经质的今儿就暂且不欣赏了:)

一)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

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二)

我从海上来,

带回航海的二十二颗星

你问我航海的事儿,我仰天笑了……

如雾起时, 敲叮叮的耳环在浓密的发丛找航路;

用最细最细的嘘息,吹开睫毛引灯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润红的线,你笑时不见

子午线是一串暗蓝的珍珠

当你思念时即为时间的分隔而滴落

我从海上来,

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编贝,嗔人的晚云

和使我不敢轻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是厨子,也不是诗人,我只是每天都要做吃的,偶尔写一两首诗的人,摄影我更外行,拍这些吃的权当为博客和微信做贡献。

博友或许发现了,遇见喜欢的诗,我会兴奋地说上一两句。没说话的,不代表不好,只代表我这里没有共鸣。对于喜欢的诗,不只诗还有音乐,我都喜欢评,确切说是品,所以如果品错了,望写诗的朋友不要见怪。

对于没有共鸣的,请允许我不说。说值得被尊重,不说也该被尊重。特别是当回帖作为一种责任和义务被人提出来的时候,会产生一种不愉悦的强迫感与抵触感,同一件事情,主动去做和被动去做,给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上所说同样适用于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博文,谢谢。

分享博文至:

20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4年11月28日 16:29

    这三样东西是和平的使者,不过” 弄点吃的,垫垫底"再战!

  2. 评论 | 2014年11月28日 17:20

    呵呵。

  3. 评论 | 2014年11月28日 18:18

    貌似很多撩拨啊,很想说的,博主却顾自把下文接上,没剩啥给俺 - 是否这就是传说中的共鸣?

    无论文、图、曲,还是吃的聊的,共鸣之乐确实千金难换。古人说,我手写我心。加一句,我口言我心。

    有时是不易,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4.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08:48

    百合,共鸣是什么样子的声音呢?

    逍遥仙子听到过否?:)

    看贴不回不道德,出于礼节嘛,那么认真的惜墨如金干嘛,最多写个生活快乐啦。我最喜欢微信了,看了帖子,点个赞就行了,简单。后来发现,有的帖子是别人讲自己很倒霉,很忧郁,很受伤,我也点了赞,终于在某天有人忍无可忍说,无为老弟,你怎么啥都点赞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5.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08:55

    我想象中,共鸣的声音是叮咚。你听到了“叮”,逍遥仙子同时听到了“咚”。

  6.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09:44

    正解!叮~咚~ 心有灵犀一点通···

  7.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0:23

    这问题确实有点难办,说真话、说假话、打哈哈和不说话,这四种情形,我倾向于说真话和不说话,当然真话是经过加工包装好的人可以接受的,要不怎么说真话累呢,不但言语上累,心更累,因为有负担。写东西的人都是敏感的,你以为“生活快乐,天气很好”之类的打哈哈,比不说话更好吗?写东西的人真正的快乐是心与心的共鸣,是文字之间的欣赏,是我看见你的欢喜。

  8.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1:06

    记起一件事,曾关注一个博友的小说连载,因为喜欢所以关注了,小说结束时说了句真话(或作真心话也好),结果被人一阵批,那以后俺就落下阴影了。。。凡回帖,捡好的、好听的说,但千篇一律的恭维,有意思吗?恭维也得恭维的有点水平,点评好要说说好在哪里才够真诚吧?点评不好也要说说不好在哪里,才够意思吧?

  9.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2:14

    俺最喜欢选择不说话了,所以才写博的。到了博里却好像不能不说话了。呵呵。悖论悖论

  10.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2:39

    反正我决定被批就被批呗,我本来就不是个八面玲珑乖巧儿。

  11.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4:51

    直接跳過詩,來看美食了……(:)

  12.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7:32

    正如百合说的:有诗无诗,没有关系,没有吃的,可就不成了。但是,百合是既写诗,也做吃食。

  13.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7:46

    一目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向一目学习。 

    老徐的诗太那啥了,换个温和点的郑愁予,喜欢吧? 

    我的很多诗,也是吃饱了写的,所以拿得出手的没几个,哈哈。

  14.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19:38

    嗯,是生活的味道。如诗,是生活而又超越生活。

    W.B.Yeats

    1865-1939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William Butler Yeats is buried in the Protestant churchyard, Drumcliff, Co. Sligo, Ireland.

    Yeats’ Grave at Drumcliff

    Yeats was born in Dublin into an artistic family. His father John B. Yeats was a painter and so was his brother Jack B. Yeats. Yeats himself studied at the Dublin School of Art, but at the age of 21 he abandoned art in favour of a literary career.

  15. 评论 | 2014年11月29日 21:12

    那什么,博客主页,萧山怎么回事?我有点迷糊。

  16. 评论 | 2014年11月30日 00:40

    俺挺喜欢老徐的诗的。不管他的情史怎么样,他的心是玻璃的。

    萧山?

  17. 评论 | 2014年11月30日 18:08

    可能是bug,我的这篇在博客首页重复贴出来两次,一次是我的名,另一次是萧山,现在没有了,我在想,这萧山是不是博客编辑?不知道。

  18. 评论 | 2014年12月1日 13:50

    好多才子都死那么早,心痛···

  19. 评论 | 2014年12月1日 14:28

    是的,老徐,老海,还有那谁,抑郁死是对诗人的一种咒诅,必须破除!

  20. 评论 | 2014年12月1日 14:30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改写福音诗,赞美诗,人很容易被自己所写的东西影响,掌控,难以自拔,艺人也是如此,比如张国荣,太入戏。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