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极简

1,116 浏览
字体 -
标签:

极简(2019修订版)
文/一苇

极简不只是断、舍、离。扔东西容易,扔思想难。断、舍、离,物质的容易,精神的难。

极简是种生活方式,更是种价值理念。无论从美学、文学、社会学、经济学、行为学、还是从能源环境的保护来说,极简都是不可否认的真理和道路。

极简主义,我的理解是一定程度地回归自我。我是我,我又不仅仅是我。

“我是我”:我一定是跟她、他不同的个体。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和将来的我,因环境和思想的变化,也一定有所不同。

“我不仅仅是我”:我还是我的原生家庭、我的配偶、我的孩子,他们身上折射出部分的我。

将注意力适当地从孩子身上收回,则不会有为人父母的焦虑。将注意力从所爱之人身上收回,则不会一味地沉湎于失恋的痛苦。将注意力从尘世的名利中收回,则不会有欲求不满的失落。

情绪像洪水,来的时候,再筑堤坝,自然是来不及,所以才要防患于未然。当情绪成为负能量不断消耗你时,你需要将自己从这情绪中抽离,越早越好。

从不良情绪中抽离的意义远比扔几样东西大。宗教教人摆脱一些的同时获得一些。宗教也是一种思想,一旦偏离,即成另一种束缚。

真正的信仰应该是简单的、纯粹的。人和我的关系简单化的同时,我和神的关系也变得简单。

体现在美学和文学上,极简的反面是浮夸。浮夸有两种,一种是内容的,一种是形式的。从内容到形式都浮夸的作品也不是没有,你会发现去掉浮夸部分,真正“干货”并没有多少。

极简,作为一股清流,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文化领域里,都值得被提倡。

(原创勿载)

mmexport1507930842265.jpg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10月23日 11:56

    写得好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