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2016电影《passengers 》

6 浏览
字体 -
标签:

2016电影《passengers 》
文/一苇

一大型飞船以自驾模式,从地球飞往某殖民星球。120年的飞行历程,飞了30年,还剩90年。船上机组成员和5000名乘客都处于冬眠状态,除了因故障提前醒来的吉姆。

舱外宇航服里的吉姆,以一根安全带和船体相连,出神眺望远方的星系,忽而一行泪水从眼角涌出,这泪水是对地球的思念,也是对孤独的恐惧。一年的孤独生活让吉姆判若两人,原本英俊硬朗的汉子变成了头不剃、胡也不刮的阿甘。孤独致死,这也是为什么吉姆一度有过不穿宇航服跳舱的轻生念头。

第二个走出船舱的人是奥罗拉,此时奥罗拉眼中也噙着泪水,显然她的泪水跟吉姆有所不同,毕竟她身边还有一个吉姆。然而等待奥罗拉的是“醒来=谋杀”的事实。奥罗拉冬眠的结束并非因为装置故障,而是吉姆忍受不了孤独,人为地终止了她的冬眠。奥罗拉对吉姆的情感经历了从一开始的信任、到知道真相后的愤怒、到害怕失去的变化。

奥罗拉对吉姆的爱从那句“You die, I die”开始,从她跳出船舱、用绳子将奄奄一息的吉姆拉回船舱开始,从听到吉姆死亡的消息仍不放弃抢救的疯狂开始。此情此景让人不由想到《泰坦尼克》Rose看着杰克沉向海底。

吉姆对奥罗拉的情愫从未唤醒奥罗拉之前、从读奥罗拉的书和看奥罗拉的影音资料开始,后来的男欢女爱也不过是孤单寂寞下的产物。这个男人的爱从他愿意让奥罗拉继续冬眠开始升华,因为真正爱一个人,不是占有是成全,不是获得是牺牲。

人生来孤独。专注于正在做的事,或可让人暂时忘却孤独。然而人内心的空缺从未离开,这要追根溯源到亚当和夏娃。短暂的兴奋过后,人依然会落入理想和使命带来的空缺中。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奥罗拉躺在吉姆的怀里,脸上依然难掩伤感。记者兼作家的她,本可以在另一个星球开始崭新的生活,现在却要一辈子流浪在路上。忽而想到最近炙手可热的《流浪地球》。奥罗拉可以继续写东西,但读者却只有吉姆一个,这对一个在生活和创作上都有要求的人而言,无疑是孤独和寂寞的。所谓孤独寂寞,无非是未达成的理想、未完成的使命、未到达的终点带来的产物。

影片除了讲述孤独和爱情这两个主题外,还涉及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人值不值得为这辈子都看不到的东西奉献毕生精力?每一个结束,都是另一个开始。移民从本质来讲,就是结束和开始,不管你是移到另一个星球还是另一个国家。对以前的故人来说,你都是从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了。第一代牺牲在路上,第二代牺牲在实践中,第三代、第四代。。。没经历几代,你都不能妄下结论值得不值得。

(原创影评,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