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一苇诗歌

6 浏览
字体 -
标签:

明媚

明媚是,
蓝的天,暖的阳。
是开了的花朵,绿了的草场。

明媚是,
含笑的水,含情的山。
是唇边的细语,耳边的呢喃。

明媚是种心情,
如同幸福是种感觉。

埋一枚种子在心田,
只等春雨秋雨浇灌。
直到心上陇间,
开明媚的花、结幸福的果。

2007.5.2

爱是。。。

爱是,
冬的暖流,春的讯息;
夏的拥抱,秋的别离。

爱是喜悦,
是绽放在心底的花朵;
是忧伤,
是情人眼里的泪滴。

爱是真,是陷入。
是飞蛾扑火,
难以抗拒的吸引和沉溺。

爱是烟,是寂寞。
是忽隐忽现,
挥之不散的依赖和眷恋。

爱是结,是纠缠。
是无法解开,
难以释怀的疼痛与念想。

爱是疤,是挣扎。
是藏在心底,
埋进树洞的苦涩和伤害。

爱是债,是捆绑。
是心甘情愿,
义无反顾的隐忍与背负。

爱是你,是记忆。
是以为从心里省略,
却原来从心房左边移到右边。

爱是。。。

2009.5.21

眺望

家,在世界另一边。
一棵没有根的树,
在洋的这边眺望,又眺望,
直到将自己站成一块岩石。

绿也掩盖不了的苍老,
斑驳是留在心底的痕迹。

风从何处吹,
吹红了眼睛,吹疼了思念。

泪如雨潸然,幻化成异乡
秋的叶落,冬的雪飘。

时间是刀,生命是崖。
凿生命的两岸,
风景是你的,伤痛是我的。

2009.7.25

兵马俑

一个朝代的辉煌都埋葬,
连同掏空了的躯体和灵魂。

禁锢的城池,黑夜的眼。
斑驳的盔甲,褪色的袍。
腐锈的兵器,空握的拳。
你为谁征?你为谁战?

时间划开生命的口子,
愈合,又裂开。

时间是玻璃,穿越就粉碎;
时间是你,抓住便成灰。

2010.7.29

落叶成雪

你在某个秋日回到小镇,
小镇依旧如画。

阳光温暖,空气清冷。
枝头亦黄亦红燃烧的叶子。

教堂的尖顶刺疼了远处的天空,
留下一片又一片如血的残阳。

暮色将你的影子拉得很长,
慵懒且晦涩。

你静默,任时间无声流过,
仿佛一切变换都与你无关。

你用近乎石头的冷漠来思想,
这冷漠,让你感觉安全。

时间是一剂不温也不火的药,
让你忘记不了,也想不起来。

起风的时候,天开始混沌,
有模糊的疼痛,浮出水面。

你站起身来凝望远方,
远方落叶成雪。

2010.10.21

眉间三月

你是三月春阳,捂暖眉间清寒。
一掬心上月光,暗香轻嗅依然。

你是三月音弦,拨动耳畔尘寰。
一曲往昔情殇,涟漪莫惊好眠。

你是三月雪天,难舍怀中缱绻。
一场欢颜怎堪,岁月无情已然。

你是三月故园,辗转天边流连。
一朝鬓染白霜,心安既是天堂。

2014.3.6

恍惚

恍惚
是时间停住
还是记忆凝固

倾诉
是夜幕
一束微弱的光柱

时针
在每一格敲打出
花开的气数

两只鹿
于林中小路
静静饮露

那些
不曾拥有
也未曾失去的

又在
某个时间和地点
起飞着陆

2014.5.13

我怀念的

我怀念的不属于我,比如故乡,比如青春。
一边是不温不热的存在,一边是似曾相识的陌生。
断层清晰可见,这边与那边,分别耸立成生命的两岸。
突然结束的,和不由分开始的,截然不同的质地和纹理
碰撞在一起。隆起成山,下陷为海。所有跟年代有关的情绪,
都嵌入岩石变成标本。期待的未来,遗忘的未去。
我积攒着所剩不多的热情与虔诚。我怀念的不属于我,
我属于我怀念的。山丘和海洋,成就我的地表。

2015.5.12

向晚的琴声

向晚的琴声,伴着起伏的风声。
命运的脉动,静水下的暗涌。

风往哪个方向吹,微弱却跳动的花火。
季节越来越匆忙,匆忙到没有明显开始和结束。

生命过了某个点,就开始加速度下落。
遇到的人和事,模糊成一道影,一片墟。

时间曾经也是慢的,悠闲的,
画一样的长廊,布满阳光味道。

只有梦是使者,游走于时间之外,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
此时的旋律和心跳恰好在同一个节拍,要怎样来诉说,
在这向晚的琴声里?

2015.5.27

冰酒

就知道不止一口,
这甜蜜的诱惑。
酒精一定要有,
不然怎可以架空
那有的没的忧愁。

它多像一颗石子,
投进一潭清泉,
晕眩是一圈一圈涟漪。

它又像一场春雨,
潜入冻土深处,
所有感官以血流速度,
次第苏醒。
苏醒又放空,
放空是今晚的节奏。

2016.12.14

美好不需要语言

美好不需要语言。
像眼前蓝天下悬着的、
一团团雪白、抽着絮的
云朵。又像恋着风的树的
忐忑,彼时的星星点点、
此刻枝叶喧哗如潮水涨落。

美好不需要语言。
如目光所至群山的静默,
如声音所及空谷的回声。
如郁郁葱葱中 一间红色木屋,
如闪着金子般亮光的湖面,
远远飘来一只白色帆船。
如清晨原野发带般 晨雾之轻,
如林中小路不经意 逆光之美,
如晚霞跌入湖心 投影的娇羞,
如此刻我墨镜镜片上 雀跃的阳光。
杨柳依依,而我如杨柳靠在你肩。

美好不需要语言。
面朝大海,你就是海的颜色。
沙滩上深深浅浅的足印,
是你留下的十四行诗的注脚。
一颗星与另一颗星的守望,
一颗心于另一颗心的懂得。
一段旋律从心底流向指尖,
再从指尖穿过耳膜回到心底。

美好不需要语言。
这世间无用和敷衍的话语太多。
文字不同于语言,
它们是花开,是雨落,是雪飘。
它们带着灵魂的香气出没,
出没于懂得的人的眼里和心底。

2017.06.09

云上太阳

强劲的风,君临天下般
撼动着它所到达的 每一个角落。
雷电一惊一乍,为之鸣锣开道。
灰色的云一筹莫展,耷拉着副丧脸,
挤落下大片无辜的 雨粒。
太阳在至高至远处,将一切看在眼里,笑
而不语。忽然,一道道奇异的光,
刺破云层,通透了脚下的 世界。

2018.05.05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这话确有几分劫后余生之意。
此时我血压正常,不再眩晕耳鸣、不再幻听幻觉。
我的肌肉不再僵硬紧绷、我的心跳不再阵有阵无。
我不再有被迫害的妄想,不再在进出门时生怕惊扰了谁。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这要归功于我宣告的游戏结束。
恕我中场撤退,这漫长的战役!
我声嘶力竭、无力还手、溃不成形。
我的软弱和逆来顺受,成全了你对我的折磨。

我不再陪你玩,再玩就是玩命。
你的指责和控告、讥讽和嘲笑、轻蔑和忽视,我不再照单全收。
这些你豢养的虎啊!我强它们就弱,我弱它们就强。
每当它们发难,我要做的就是看着它们、宣告我的主权和无畏!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我不再粉饰太平、假装坚强。
不再在受伤的时候紧捂伤口、在无助的时候告诉世界我很好。
我灭了心底对自己的控告,这控告来源于它们日复一日的洗脑。
我不再像个溺水的人那样恐慌,我的身后不再有一群虎一直追。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尽管夜里仍睡不好,白天困得不行。
但我会在开车的时候,大声唱歌给自己。
我庆幸我活了过来,尽管冬很长,春还很远。
但我再无需蹙紧眉头、握紧手心,再无需启动生存模式。

我活了过来,不再像鸵鸟将头埋在翅膀底下;
不再像刺猬,谁碰就扎谁一下。
我活了过来,不再迂回曲折、含沙射影地表达他人无法理解的疼痛;
疼痛止于伤口撕开的瞬间 我冷静的目光。

我活了过来,我又开始关注一朵花的内心、一枚叶子的情绪、
一片云的去向、一只鸟的归宿。我活了过来,
我又开始感觉到风和晚霞带给将黑的天空 莫名的暖。

我活了过来,我又开始头脑清醒、思维活跃,开始用俏皮而有弹性的语言
调侃生活。我活了过来,内心滋长青草般的笃定。我活了过来,
有锚、有舵、有帆,只等风来时启航。我庆幸我活了过来!

2019.01.21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