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与重庆有关的记忆

4 浏览
字体 -

与重庆有关的记忆

文/一苇(黎舒苇)

这样一个有雾的清晨,总是能让我记起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重庆,那是我上班以后第一次出差,那时的我年轻得很,对未来有着许多不确定和看不透。正是这不确定和看不透,让人生出对世界的好奇和向往,以及对自我的探寻和追求。

忽然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并无一丝的紧张和害怕,相反有种脱离日常的轻松和惬意。一个人吃饭、睡觉、游玩,竟也趣味无穷。没有手机、没有相机,出门仿佛就只带了个自己。途经长江三峡,唯一一张照片是来自一个陌生男子的相机,还是等照片冲洗出来后从邮箱里拿到的。

招待所两块钱的伙食,味道居然让人怀念,整只烤鸡也才不过四块钱。长江边上一个人点了三个小菜,其中一个是菠菜炒鸡蛋。车到泸州大马路上居然就能闻到一股酒香,虽然我不喝酒。川妹子个个生得俊俏,素面朝天也漂亮。漂亮谁不喜欢?女生看女生,也会心生愉悦。

登黄鹤楼时遇三五同龄人,见我一人,便邀我加入。一场本来有点孤单的旅行,忽然就变得热闹起来,一个人的盛宴转眼变成了一群人的狂欢。所有这些都未经计划,在预期之外,就象买东西时不经意中奖的惊喜。

一个习惯了按部就班的人,内心未必真的喜欢按部就班。只要有机会,就会抓住,然后进入到下一个环境,继续按部就班。按部就班给人安逸,四川话巴适。而改变是起伏、是波动,无论高潮还是低谷,都是旋律的组成部分,没有它们,就没有我们。

生命中的情节,没有人能预先设计,无论惊喜还是惊吓,最后都将云淡风轻地落幕。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