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这时这里,这光

6 浏览
字体 -

这时这里,这光

作者/ 黎舒苇(又名:一苇/白色百合)

深秋时节,

当我走进这片树林,

就像贴近我的一位情人的怀抱。

这时的风是柔软的,

如同耳边情人的絮语。

这时的阳光是温暖的,

如同触手可及情人的体温。

每片叶子在落地以前,

都会划一道好看的弧线。

这些弧线各不相同,

却又秉承了同一种气质。

它们下坠时的轨迹和姿态里,

你看不出悲哀,

也无需你的认同。

悲哀是人类赋予的标签。

认同是人类无休止的诉求。

这里有的是,

自然的和谐、和谐的自然。

这里没的是,

被价值和意义充斥的思考。

这里有,被上帝命名的

呼吸、脉搏和心跳。

每个进入这里的人,

需将自身的呼吸脉搏和心跳

调至这里特有的速度和节拍。

融入这里、成为这里的一分子。

这体验看似寻常,其实不寻常。

多希望这时这里,

有我的一个写字间,

林子里的写字间。

信不信由你,

这时这里,我确有

这样一个写字间。

我前后左右50步内看不见一个人,

我四面围着的树是我写字间的墙,

被人砍倒的树桩,是我的板凳,

横躺在我前面不远处的树干是我的门厅。

我所需做的,无非是

携带一个钢笔式录音机,

对着它说想说的。

我感觉我的灵魂这时抬头,

我感觉我的身体,住在

被一股无形力量拔高了的灵魂里。

我的每个毛孔都舒畅,

我的每个细胞都充满快乐的氧气。

这时这里,有神奇能量的秘密通道。

这时这里,我不仅属于肉身,

还属于造我、造万物的主。

这时这里,我想将这带氧的呼吸和能量,给你。

这时这里,我想让我的文字成就自己的同时,成就人。

这时这里,我的心很安很静,

像童年时的天空那样。

这时这里,有些声音变得很微妙,

比如风在落叶上行走发出的沙沙声。

这时这里,有些声音被放大,

比如灰松鼠追逐打闹发出的啾啾声。

这时这里,唯独听不到时间的声音。

这时这里,大脑不想再听时间的使唤,

不再像,上了发条一样地,旋转。

在所有这些都被我叙述完以后,

这片林子的点睛之笔还未现身。

那就是这时穿行在这林子里的光。

这光的微妙实在难言说,

仿佛天上撒下的细碎钻石和黄金。

这光不会因为阴暗的角落不落,

这光不会因为丑陋的枝桠不落。

这光有足够的能量让你感觉温暖,

但又不至于亮得,让你无法仰望。

这时这里,无论树梢还是树干;

树叶,无论树上,还是地下;

无论是树上松鼠卷翘毛茸的尾巴,

还是我看松鼠头朝下走歪着的头,

这时这里,所有一切都被这光点亮。

这时这里,无论富翁还是乞丐,

都享受着同样的光。

这时这里,这光堪称神奇。

2020.11.10

(原创诗歌,版权作者所有)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