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善始 为何不能善终

字体 -

        本想躲开财经报道,看点轻松的娱乐新闻,却无意间看到有日本“流行音乐教父”之称的小室哲哉因诈骗而入狱的消息。这位曾经年收入30亿日元,坐拥150亿日元身家的日本乐坛传奇人物,却因为大肆挥霍、投资失败最终为了5亿日元铤而走险。被捕的那天,他只穿了一件印有动画图案的廉价T恤,最后的身家6259日元。这位盛名之下的音乐才子,被世界赋予了太多的财富和权力,就像迷失了的羔羊,最终踏过悬崖。而这个“世界对他的嘲弄,和给与他的赞赏一样多。”

        他并不是第一个被全世界赞赏然后再嘲弄的大明星,当然也不是会最后一个。好莱坞从来就不缺少戏剧性的人物,马龙•白兰度,麦克尔•杰克逊等等,各个都是曾经异常闪亮、却在霎那间“轰然倒地”的代表。他们留给世人的不过是一片叹息和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轰然倒塌的也不仅仅是演艺圈里的大明星们,政坛的领袖如陈水扁,商界的精英如黄光裕,无一不在2008年轰然倒地。更让人揪心的是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企业,有的甚至已度过了百年的历史,却仍然不堪一击地一败涂地,让我们不禁地想一探究竟,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们,让他们从辉煌走向颓败?

贝尔斯登:太创新?太贪心?

        成立于1923年的贝尔斯登公司,倒闭前曾是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全球500强企业之一。虽然资产规模不是全世界最大的,但它却是华尔街近几年来最赚钱的投资银行。老董事长艾伦•格林伯格一度把这家银行打造的非常“另类”,他极度排斥其他华尔街银行的官僚作风,强调务实和节俭,所有的部门在做出任何决定的时候都要将贝尔斯登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早在2003年,贝尔斯登就因占领抵押保证证券业务的主要市场,而使税前利润超过了主要竞争对手高盛和摩根斯坦利,成为全球盈利最高的投资银行。然而好景不在,2007年,正是因为受到抵押贷款市场的影响, 贝尔斯登损失惨重。8月1日,该银行宣布旗下两支投资次级抵押贷款证券化产品的基金倒闭,投资人总共损失超过15亿美元。

    一段时间以来,“聪明”的金融机构为了获得高额的利润过度地通过“金融杂技”为原本不符合条件的人提供贷款,由此而产生的风险却通过层层包装被隐藏起来,外行没有办法看懂包装下面的东西,而内行们却不愿意去考虑包装下面的风险,直到有一天忽然有人意识到包装纸下面可能是一个一触即发的地雷,并且很快地把这种担心在市场中传播出去。于是人们对公司和对市场的信心瞬间崩塌。仅仅两天的时间,贝尔斯登的客户和交易对手因为对它的履约能力产生怀疑而提走了170亿美元的现金,导致这家接近百年历史的企业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挤到了破产的边缘。

    有人说是“以前的贝尔斯登谋杀了现在的自己”。丰厚的税后利润和高涨的账面价值让投资者和监管机构都忽略一家金融机构背后所承担的风险。金融创新取代了务实节俭,税后利润冲淡了风险评估。接近百年历史的贝尔斯登最终“晚节不保”,轻易地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太杰出?太骄傲?

    LTCM,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这家绝对可以号称是对冲基金界“梦之队”的投资管理团队,一度创造过投资领域里的无数神化,然而从出生到消亡不过仅仅5年的时间。不是许多投资者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它在投资银行领域里却是大名鼎鼎。

    它的主席约翰•麦利威瑟是所罗门公司曾经风云一时的债券套利部门的创始人及负责人,他被誉为是可以“点石成金”的华尔街债券套利之父,而他所管理的部门曾为所罗门公司每年赚取5亿多美元的利润,占该公司利润总额的决大部分。他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灵魂人物,所网罗的交易员也多是曾经在所罗门公司里叱诧风云的债券套利部门的精英,他们号称和普通人“不呼吸同一片空气”。

    它的理论参谋是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默顿和马尔隆•斯科尔斯。前者是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强调并推广了“时间连续性”金融理论,华尔街的天才权威级学者;而后者则是名声显赫的期权定价模型,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的发明人之一。

    它的政策参谋是时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仅次于大名鼎鼎的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戴维•马林斯。作为美国中央银行的一位高级银行家,他让长期资本公司得到了得天独厚的与国际性银行打交道的机会。

    就是这样以一支金融“梦之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创造了其他银行和投资公司无法想象的财富。它的年度税前收益率为:1994年28%,1995年59%,1996年57%。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所赚来的钱并不是冒着很大风险“赌博”而来——至少他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而是建立在非常精密的计算之上,是来自于所谓的“无风险套利”。他们的先进理论和自行设计出的计算机程序会自动发现市场上零星出现的不合理定价债券,而这种不合理所带来的利润可能微乎其微,小到个人投资者绝不可能有兴趣的程度。他们却通过大比例的借贷,放大这种虽然小,但几乎可以“稳赚不赔”的机会。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光芒闪耀,头三年里的所有交易无往而不利,几乎没有任何机构投资者可以抵挡它的魅力。美林、高盛、所罗门、贝尔斯登、德国银行、意大利央行、台湾银行……所有您想得到和想不到的金融机构竞相投资,使它所掌握的资产从最初的 12.5个亿迅速扩大到几百亿、几千亿,再通过杠杆放大到上万亿甚至更多,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但它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一劫。万万没有料到的是,1998年,俄罗斯金融风暴引发了全球的金融动荡,它所沽空的德国债券价格上涨,而做多的意大利债券价格下跌,它所期待看到的正相关变为负相关,结果两头亏损。它的“不可能出错”的电脑自动投资系统面对这种原本忽略不计的“小概率”事件,错误地不断给出放大运作规模的信号。这时的LTCM杠杆比率高达60倍,并由此造成该公司的巨额亏损。

      终于在短短的150天内,长期资产管理公司的资产净值下降90%,出现43亿美元巨额亏损,仅余5亿美元,不得已走到破产边缘。9月23日,美联储出面组织安排,以美林、摩根为首的15家国际性金融机构注资37.25亿美元购买了长期资产管理公司90%的股权,共同接管了该公司。又一个神话从此终结。

缺乏流动性

      看罢这两则故事,再来看2008年美国的这几出好戏: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银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同日,美国第三大投行美林公司被美国银行收购。9月17日,美国政府被迫对陷入困境的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提供高达850亿美元的紧急贷款。21日,美联储宣布批准美国第一大投行高盛和第二大投行摩根士丹利实施业务转型,转为银行控股公司,即普通商业银行。25日,美国监管机构接手美最大储蓄银行华盛顿互惠银行,并将其部分业务出售给摩根大通银行。

      在这些所有的故事当中,一个最重要的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被反复地提及:“缺乏流动性”。长期资本公司阵亡于此,贝尔斯登倒闭于此,而大名鼎鼎地麦道夫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要求退款几十亿而导致资金流动性出现问题,也绝不会在最后一刻弃帅保车地被自己的儿子揭发入狱吧。

      其实极端一点地解释,小室哲哉如果不是因为“缺乏流动性”的资金问题,也不会有诈骗的行为,而马龙•白兰度如果不是因为“缺乏流动性”的资金,也不会在晚年还顶着190磅的身躯出席什么超市的开业典礼来赚钱养活自己。

      究竟什么是缺乏流动性?说白了就是想卖出的人找不到买家,也就是说没有足够的现金支撑了。这个连我们普通小老百姓都知道的“现金为王”的道理,为什么还会难倒大金融家、大艺术家?也许吧,也许是因为某些物质或者特性太过剩了,挤掉了本应该保持的美德和清醒;也许是某些光环太耀眼了,让人们忽视了去查询事实的真相;也许缺乏的不仅仅是流动的现金,还有应该与年龄和财富一起增长的自律和监管。

      从某种角度上说,2008年应该是个好年头,它让我们把许多事情看了个清楚;它给许多故事做了结尾,不管读者喜不喜欢;也为许多故事开了新篇。如果您也是新故事中的一角,请务必记得:有许多品德需要保持,因为善始也要善终啊。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理财 (全局), 投资理财 | RSS 2.0 | Trackback |

1 条评论

  1. 2009年11月20日 07:49valuemind

    The key problem causing liquidity was that they borrowed too much! This is why I am agaist borrowing money to inves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