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这样的爱情

刚刚看完了柴静的文章“赤白干净的骨头”,深深感动。 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回忆着陪伴自己一生的妻子,将过去的点点滴滴,付诸笔端,整理成十八个画册,只为了纪念他们共同走过的岁月。60年的风雨相依,22载的两地分离,从未说出口的爱情,如此朴素,却又如此让人动容。 谁敢说,从没有对自己的老婆发过火?老婆像老板一样,善于发现错误,给予建议,而且通常无需顾及方式。老婆…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5 条评论

做个识货的老公

鞋有大小,脚有肥瘦。买鞋尚且不易,找老婆尤其难也。对于那些十七八岁,被荷尔蒙拱得晕晕乎乎的大男孩子们就更难了。所以人世间的婚姻,悲剧实在太多了。 其实,找老婆,说难也不难,原则上还是同买鞋一样的。买鞋是用脚,真正的用脚投票。挑鞋时,首先自然是要入得眼去。看不上眼,不会去试。鞋子合眼,可是夹脚,也没人会买。当然,某些爱美的富美(Female)除外。人家就喜…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6 条评论

妈妈打屁股,不疼

周五晚上,家里招待了七个家庭,接近三十人。小子和丫头兴奋得不行,很晚才入睡。周六的早晨,小子的眼圈都黑了,像个小熊猫。丫头因为前些天眼皮发炎,现在还在吃消炎药,更让人担心。吃完午饭,妈妈宣布,全家午睡,补觉。 小子没有三分钟,已经酣然入梦。我也在自己的房间,很快进入半梦半醒状态。忽然丫头过来拉我的耳朵。我勉强睁开眼睛,眼前是丫头如花笑靥:“爸爸,我…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1 条评论

儿子给妈妈的母亲节礼物

母亲节的前一天晚上,儿子神神秘秘地把自己的房门关上,门上写着:“请勿打扰。忙着啦。” 母亲节的早上,不到七点,儿子就把我叫起床,一起动手,给妈妈做了一份丰盛的早餐,包括燕麦粥,煎饼卷鸡蛋,柠檬汁,以及水果。儿子还不知从哪个角落找出来了一个大大的托盘,洗刷干净,把早餐和一封信放进盘子里,端到了妈妈床前。妈妈看完信后,非常开心,把信又递给我看。 儿子的信…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3 条评论

半碗剩面

晚饭后,妈妈带着小子,丫头在楼上读书,我在楼下收拾残羹冷炙,锅碗瓢盆。通常,小子丫头们的碗底总会剩下点,我一般都是快速的处理,几口下肚。经年累月下来,我的衣带渐窄, 腰围明显见大。 小子丫头们的碗底经常有宝贝,比如香喷喷的三文鱼什么的,一般不多,解决起来十分容易。今天小子却给我来了个难题。大半碗通心粉,拌西红柿鸡蛋卤,留在了碗里。吃下去吗?实在心有…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6 条评论

也谈婚姻制度

最近,网上疯传林书豪的各种消息,报道,甚至他的择偶标准都上网了。据传林书豪的择偶条件是: “首先她必须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有服务他人的信念,会去帮助贫穷的民众,参与很多公众活动。然后要有出众的人格,平易近人、低调、不会乱花钱。” 看到这个消息,明知就是八卦而已,还是很有点感触。本来不准备写什么的,刚才一不小心,卷入了有关蓝颜红颜和婚姻制度的的讨论,言…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5 条评论

坎昆游趣事

两岁半的妞妞带着哥哥,爸爸和妈妈,一家四口,去墨西哥的坎昆转了一圈。妞妞很喜欢旅馆里的电梯,尤其喜欢去按很少有机会摸到的电梯按钮。为此,妞妞经常与哥哥赛跑,撒脚丫在哥哥屁股后面狂追,并且大呼:“妞妞开电梯!妞妞开电梯!”哥哥赛跑虽然能赢过妞妞,无奈通情达理,每次都得让着妞妞,还得把妞妞抱起来,让她去按那些够不着的按钮。爱的世界里,大的让小的。恨的世…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旅游 (全局), 未分类 | 1 条评论

坑爹?坑儿?

富二代,官二代,星二代,都是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副产品。大家因此给这个时代叫拚爹时代。拚爹拼过了头,就便成了坑爹。坑爹是个热门话题,从我爸是某某,我爸是村长,一步步演变而来,最后演变出来一个网络神兽。坑爹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新词汇了。可是,更普遍,更可怕的坑儿,大家却视而不见。 其实,与其说是坑爹,还不如说是坑儿。有坑爹的儿子,必是先有了坑儿的爹娘。正如…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2 条评论

南方人北方人

我在博文里写到我的北方老婆训我时,把我定义为南方人进行痛斥。写时只图好玩,并未深思。有人看了一笑置之,有人看了未免不自在。现特此道歉,并且为南方人说几句公道话。 鲁迅先生的《北人与南人》文中写到:“北人的优点是厚重,南人的优点是机灵。但厚重之弊也愚,机灵之弊也狡。”我的理解是,厚重也好,机灵也好,可以有特点,但过犹不及,不可以失于中正,否则不是愚就是…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写写我老婆(一)

老婆看我写博客写得热闹,写了丫头,也写了小子,说:“你写写我吧。” 我满口承诺:“没问题。”话是说在前面了,动笔之时,却颇为踌躇。老婆陪我,风里雨里走过了十五年了,也哭过,也笑过,有过蜜里调油的日子,也有过电闪雷鸣的时光,现在回忆起来,却只剩下感动。可是,感动归感动,若写得不如上意,那个可担待不起。 我和老婆是大学校友,老婆学化学的,我是学工程的。学校…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