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一)

字体 -

题记:所谓情人,就是只能谈情说爱的人。女人,如果你想过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请跟他,谈婚姻。

  推开公寓的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女儿一早和同学去开情人节派对去了,还没有回来。“去吧去吧,要是能交个好点的男朋友就好了。不要像妈妈。” 南希疲惫的脸上,泛出一丝慈爱的笑,却掺有一点苦涩。

  南希扔掉手中的提包,将自己深深陷入那张豹纹的皮沙发里 —— 这套沙发是麦克,那位法裔画商去年送给她的圣诞礼物。

  那是一位慷慨的男人,对每位与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都照料得无微不至。记得当时还为他继续照料前女友而醋意横生,如今 —— 南希的嘴角不由又泛出一丝苦笑 —— 自己还不是扮演着同样的角色,并为之感激涕零呢?

  麦克可以为她的药剂师证书的学费买单,可以为她的各种小整容手术买单,也可以为她和女儿支付房租和车贷,唯独,不能与她结婚,当然,也不干涉她与别的男人交往。

  他有妻子,六十多岁了,与他同龄,住在远在蒙特利尔的豪宅里,守着或者不守着孤独 —— 他从来不提起,这些在多伦多被他养着的女友,也没有人会傻到自己去问个究竟。

  可我要的偏偏是婚姻,南希悲哀地想 —— 尽管这种悲哀已经由于多次的重复,激不起自己或是他人的半点波澜。貌似前卫的她,骨子里却是如此的传统。自从上一次婚姻失败之后,她一直在努力,为自己的后半辈子寻找一个归宿,老了病了的时候,身边有个端茶倒水的人,却总是一无所获。

  离婚当初是南希先提出来的。原因是什么?看着身边的姐妹们都出国了,时不时回来在面前显摆,她也想出国,可他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打下的事业基础,也不愿两地分居。他还是爱她的,可她要去看世界,不要束缚。母亲对亲骨肉的牵挂是最难割舍的,离婚时,她只要女儿,不愿让自己的小棉袄受可能的后妈的气。后来,她独自带着女儿来到了加拿大。现在想来后悔吗?南希问自己。有点,但也只是那么一点,转眼就烟消云散了。人嘛,都要往前看的,而且吃回头草,不是自己的个性。

  回想这些年见过的那些男人,没钱的她看不上 —— 如果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什么出息的男人,今后也甭指望了;而有点钱的,华人或是洋人,多是有家室的。他们的老婆如何想,南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破坏他人家庭确实是不道德,南希也知道。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虽然有几分犹存的姿色,但如果不抓紧这些年,越是往后越没有想头了。无耻也好,自私也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是为了女儿,她也得为今后好生打算了。但无论自己显得多么温柔可人,多么善解人意,还是没有人愿意离婚换个老伴。唉,逢场作戏,还是不要太当真了。

  南希打开电视,让这过于安静的夜晚有一点声音。她的眼睛盯着屏幕,脑子里却回想着今晚和那位香港律师的见面。那是一位五短身材的男子,简洁的寸头显出几分果断。个子不高,还好并没有发胖,他开的那辆奔驰550,虽然没有个性,但显出有点儿家底。谈吐嘛,是浮夸一点,浅薄一点,可自己早不是少女了,才子佳人的梦早就不做了。这年头,这岁数,再顾虑什么品味,还让不让人活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结婚。

  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嫁了呢?其实就算结了婚的,又能比自己滋润到哪去呢?就像楼上住的梅,整日数落那个窝囊的丈夫。可为什么每逢遇上需要力气的例如搬家之类的事时,或是每当孩子或自己生病时,总希望有个肩膀能靠一靠,有个人可以安慰自己一下。那时,南希甚至嫉妒梅是多么幸福,感慨她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今天的这个男人,到底想不想结婚呢?说他不想,为什么非要约上自己过情人节,言语中又诸多暗示让自己今晚到他家…… 说他想,自己多次透露想结婚的念头时,为什么他又顾左右而言他?自然,吃完饭后还是客客气气地说再见。下车前,他要凑上来亲吻自己,被委婉地微笑着拒绝了,梅的忠告还在耳边 —— 如果你想跟他谈婚论嫁,千万得矜持些!别轻易让他占便宜,太容易得到的就不被当回事了!

  唉!谁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应该说谈婚姻就是恋爱的坟墓。这回,自己会有多大的可能成为律师太太呢?电视上那个兴奋得像人来疯的主持人一边跳跃着一边大声说着春天已经来了,祝所有人都有一个浪漫的情人节夜晚!

  但是,南希想,我的春天在哪里呢?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9 条评论

  1. 1. Alex15 - 2009年2月14日 21:47

    淡淡的幽雅的讲述,文笔真好。情人节快乐!

  2. 2. 我在 - 2009年2月15日 00:40

    迷信婚姻能够带来终身幸福的女人们,该醒醒了.

    “梅的忠告还在耳边 —— 如果你想跟他谈婚论嫁,千万得矜持些!别轻易让他占便宜,太容易得到的就不被当回事了!”

    这是陷井!这是女人在贩卖自己的身体而不自知,把女人当成货物了,最好的货还是原封未拆的.

    如果真心喜欢一个男人,就该好好享受那份难得的激情和美好,没有谁占谁便宜的问题.

    拿婚姻作交换等于是在做买卖,说得难听些,好比是长期卖淫.

    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既然爱情不再了,一个女人每天和她不再爱的男人睡觉,这算是什么道理?

  3. 3. 于蓝 - 2009年2月15日 01:47

    紫雨,情人节快乐。我相信身边的那一半是从“情人”升华到“爱人”的人。我也相信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

  4. 4. 寒荷 - 2009年2月15日 01:52

    节日快乐!!!

  5. 5. 替天行道 - 2009年2月15日 10:59

    情人节快乐无比! :D :P

  6. 6.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15日 11:06

    朋友们,情人节过得好吗?

    Alex, 高手夸我,我这心里有点飘,也有点虚,不过人都是爱听好话的,谢谢!

    我在,这正是南希的悲哀。正如mahu 的名言说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珍惜春光,在该开花的时候开花,该结果的时候结果,错过了季节,所有的美好都要变质,匆匆忙忙中,一切都如此牵强,如何去感受真正的爱情呢?

    于蓝、寒荷、天兄,情人节快乐!我也坚信世上的婚姻多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的,而这种爱将随着岁月与日俱增,并升华成渗入每一次呼吸的亲情,无可分割。

    珍惜身边人,毕竟对感情负责任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能用婚姻作出承诺的男人至少是认真的、值得信赖的,他们才有资格谈感情。

  7. 7. jane12345jane - 2009年2月15日 12:39

    我只愿意和我老公一起过情人节:)

  8. 8. 我在 - 2009年2月15日 15:44

    南希的悲哀就是婚姻制度造成的后果.

    所有的婚姻都不得不面对爱情消逝之后的挑战,如果不变成下一个南希,多数人也根本活得如行尸走肉,身不由己.

    所谓幸福的婚姻少之又少.对大多数人来说,心死了婚姻才有活路,心活著婚姻就有危机.

    围城里外争先恐后,就像紫雨说的,一切都如此牵强,如何去感受真正的爱情呢?

  9. 9. wo无人性 - 2009年2月15日 15:53

    我重年轻。。所以不明白为什么需要男人的依靠。。但婚姻不是恋爱的坟墓。。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10. 10.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15日 16:49

    jane,是啊,我的老情人(LG)还送了一打玫瑰呢!

    我在,南希是多伦多相当一些女性的代表。她的悲哀,不是婚姻制度造成的,而是她对婚姻的错误理解导致的。年轻时,她把婚姻看得太轻率,随性结婚离婚,年纪大了,又把婚姻当成保障,用利益作为衡量是否值得结婚,甚至是值得发生关系的标准,从来把爱摆在最后。

    把婚姻当作交易的人,无论男女,都得不到真情的,谁这么傻,看不出来呢?所以与她逢场作戏就不奇怪了。

    wo, 你说得对,爱才是婚姻唯一合理的理由。婚姻是个人对生活方式的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对的。

  11. 11. 趴趴 - 2009年2月15日 21:05

    哈哈,写的有意思,南希这样的人,的确是存在的. 有点太功利了,用在感情生活上,就会显得特别可悲. 当然一个人一个活法,她自己觉得好就行了.

  12. 12. 五瓣丁香 - 2009年2月16日 01:38

    这篇短小说,显出了紫雨有功力.学习.

  13. 13. 我在 - 2009年2月16日 04:10

    紫雨说的一些女性,可是占了五, 六成以上的婚姻比例啊!

    我认为这应该可以看成是制度造成的问题了.

  14. 14.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16日 11:48

    趴,是啊,所以我用小说的方式写出来,看看大家对她的生活方式的看法。

    丁香,该学习的是我,本想多些点的,太懒,就写个短的,不够详尽,将就着看吧。 :D

    我在,你怎么知道占了多大比例?就我接触的,大多数婚姻还是以爱为基础的。

  15. 15. 我在 - 2009年2月16日 18:06

    已经离婚的统计数字,就有那个比例了.

  16. 16. 趴趴 - 2009年2月16日 18:12

    是连载小说吗?哈哈,好

  17. 17.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16日 18:17

    本来只想写短篇的,罗哩罗嗦想到了许多,别嫌烦啊!不过,我会尽快结束的。

  18. 18. Littledragon - 2009年2月18日 11:09

    像Nancy这样的人在多伦多有很多吗?我很奇怪。这样的生活(作伴游?)和我所了解的周围人的生活和态度-多数是专业的工作,相差的可以说是天壤之别。真是不同的圈子造成的吗?

  19. 19.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18日 11:28

    文中的人物都是有原型的,虽然用的都是化名。我是与梅的朋友聊天时,无意间了解到南希的生活的。

    刚刚得知身边还有这样的生活方式时,我和你的感觉一样。这是一个仿佛离我们很遥远却又很近的世界。也许她就是你的邻居,在电梯里遇见,你还会与她寒暄几句。但从她的外表看来,你只会认为她是个体面的会计师、药剂师或是普通文员。

    进而发现,这样的女人确实有不少,其实她们只是这个拜金社会的典型,她们的虚荣和脆弱,在每位女人身上都会存在一点,只是没有她们那样的命运和土壤,将之培养成畸形的大树。

    我们能做的,不是改变命运,而是慎重选择要走的路,人生是不能回头的,很多时候,一步踏错,便身不由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