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八)

字体 -

  正如传说中所言,如果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世俗的欲望就能得到满足。陈一鸣在同欲望争夺灵魂的搏斗中挣扎,如同溺水的人,沉得越深,对光明的渴望就越加强烈,而无法被拯救的绝望也越加深重。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为什么许多家有美眷的男人,却因为一位貌不惊人的女人行差踏错,无法回头。而他,也正在这条路上,滑下去……  

  陈一鸣安慰自己,这只是肉体的偏离,与爱无关。因此每次与梅在一起时,陈一鸣都绕过谈情,直达主题。面对着小市民气味浓重的她,他肆意放纵着本能的兽欲,无所顾忌,但云敛雨收之后,是更巨大的空虚,几乎要将他吞噬。

  他深深厌恶自己刚刚做过的一切,厌恶自己的身体,回家后,他都要狠狠洗刷自己的身体才去触碰林娟。林娟对他而言,就是圣洁的天使,他决不允许任何事物玷污她干净的世界。但林娟越干净,他就越难抵御低俗和肮脏。他给梅钱,仿佛如此,可以将身体与精神分离,从而保有他爱情的忠贞。

  陈一鸣多次向梅暗示过要结束这段关系,梅似乎也感觉到了。尝到甜头的她自然不甘心,但并不把陈一鸣的动摇当回事 —— 像陈一鸣这样的男人,面子对于他是何等的重要,既然他已经有了悔意,他就绝不会再去找下一个情人。而只要林娟无法满足他性的需求,他也无法戒除毒瘾。从另一方面来说,陈一鸣的挣扎倒是可以确保他们关系的维持的。况且,她还有最后一个法宝 —— 只要提到将此事透露给林娟的意思,陈一鸣就不再提断绝来往的事情了。

  梅不嫉妒 —— 在这段各取所需的关系中,她从没有付出过爱,也无所谓被伤害。但爱却是很多人致命的脚踝,令他们投鼠忌器。梅甚至觉得自己是真的聪明 —— 不是说爱里的人是愚蠢的吗?她就没有愚蠢过。

  但简妮还没有这样现实的智慧,而梅对简妮的母爱却是天性使然,这也正是梅的脚踝。简妮对凯文的暗恋,瞒不过心思缜密的梅。简妮同蒂娜的计划也一样难逃她的眼睛。为了让她们的计划不致弄巧成拙,梅第一次对陈一鸣提出了钱财之外的要求,于是便有了情人节派对上的那一幕。

  陈一鸣趁机提出要结束关系。以儿子的恋情作为让生活回到正轨的代价,是不是有些卑鄙了?但得知南希的堕落却让他有了合理的动机去拆散凯文和西西。“虽然方式不太光明正大,但我这都是为了凯文好。”  —— 陈一鸣这样开释自己。

  梅对陈一鸣的分手提议不置可否,只答应在让凯文离开西西之后,可以商量这个事情。派对一结束,陈一鸣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梅,希望尽快得到他想要的回复。但简妮的回家,让陈一鸣未能如愿。

  林娟挂了南希的电话后,忽然看见凯文的影子在门口晃了一下。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出去了,进了凯文的房中,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见林娟正和凯文说话,陈一鸣走出阳台,这次他拨了梅的手机号码,对方却没有接电话。

  过了一会,林娟回到卧室中。她轻轻关上了门,转身静静地看着丈夫。陈一鸣被看得心慌,问道:“怎么啦?” 林娟收回目光,微笑了一下,说:“一鸣,今天是情人节,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说着,取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陈一鸣急忙阻止:“娟,你不好喝酒的。” “没事,红酒对心脏有好处。一鸣,近来我坚持锻炼,身体好多了,没那么娇弱的。” 林娟温柔地对他笑了笑。

  “一鸣,还记得我们当年一起到北京闯天下,结婚时没有客人,没有酒席。领了证之后,就是这样,两个人坐在一起,喝交杯酒……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啊!” 林娟将半满的酒杯递给丈夫,她的眼中有种异样的光芒,又似乎含着些泪光。“是啊,娟,这些年,你跟随我天南地北,受苦了。” “不,这么多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义务,你,不容易啊!” 陈一鸣有种不安的预感,林娟似乎并不像她表面上那样平静,什么都不知道。都说爱人对伴侣变化的感觉是最灵敏的,莫非…… 啊,她的心脏,受得了真相的刺激吗?

  “娟,你听我说,我混……” 陈一鸣刚想说什么,却被林娟轻轻捂住了嘴。“一鸣,今天,我要送你个礼物。来,闭上眼睛!” 林娟娇嗔地说,像个调皮的小女孩。陈一鸣顺从地合上了双目。

  “可以睁开了!”  —— 陈一鸣又惊又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林娟羞涩地站在他的面前,穿着一件白色镂花的细肩带丝质睡裙!睡裙下摆仅及大腿,林娟妩媚诱人的曲线一览无余。他的心跳骤然加速,却又担心妻子的身体,不敢造次。

  林娟将他的手压在自己的胸口,柔声说道:“一鸣,我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不是玻璃做的脆弱摆设。让我做你名副其实的妻子吧!” 陈一鸣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冲动,抱紧了妻子,深深吻了下去……

  相爱的男女的结合,是灵与肉共同的升华。陈一鸣感到自己迷失的灵魂正渐渐地回到身体之中,并为愉悦的光明所荡涤。他带着深爱的女人,一起来到梦中的伊甸园,忘却了一切人世的悲欢…… 这是一个男人无比的骄傲和满足。

  激情过后,他轻轻吻着躺在身边的妻子 —— 林娟的双颊绯红,带着幸福的微笑看着他。陈一鸣忽然想起什么,对林娟说:“娟,有件事,我必须马上做!” 林娟依然微笑着说道:“你们父子俩,一个脾气,想到了什么不去做,是睡不好的!一鸣,你不用告诉我是什么事,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爱我的!”

  “娟,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诶,不对啊,什么一个脾气?凯文怎么啦?” “凯文上西西家去了,快一米八的大男孩了,别担心!”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21 条评论

  1. 1. jane12345jane - 2009年2月23日 12:40

    写得越来越好了。

  2. 2. 我在 - 2009年2月23日 16:21

    “相爱的男女的结合,是灵与肉共同的升华。”

    婚前的和婚外的也行吗?

  3. 3.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3日 17:15

    我在,如果你不能确认自己爱的专一,就不该结婚。不结婚并不会受到社会歧视,同样不会缺少任何的权益。

    既然不结婚,就无所谓婚前婚外,你的伴侣如果能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只要不影响别人,这是你们的自由。

  4. 4. wind - 2009年2月23日 17:32

    I want to know what’s the name of this song and the singer. It’s a beautiful song. Thanks.

  5. 5. 我在 - 2009年2月23日 18:48

    主张废除死刑的人未必就是杀人犯吧.

    答案应该只是行或不行.

    如果灵与肉共同的升华,只能发生在婚姻中,那就应该将这个好处广为宣传,造福人群呀.

  6. 6. Cherry - 2009年2月23日 19:49

    紫雨说得好, 越来越觉得我在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有本事你就走婚,没本事你就守着婚姻,谁管你啦!

  7. 7. 白色百合 - 2009年2月23日 20:14

    问好紫雨!写小说一定很辛苦吧!

    我想,陈一鸣这样的男人一定患有严重的心理分裂症。

  8. 8.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3日 20:24

    wind, 这首歌是齐豫唱的《Only Love》。

    谢谢Cherry, 百合的诊断给我在很合适。哈哈!

    百合/叶子,他是压抑的,婚姻里性的和谐很重要,难道你不觉得吗?

    多谢关心,写小说不辛苦,就怕有的人看得太辛苦。抱歉!

  9. 9. 替天行道 - 2009年2月23日 20:56

    在当今的社会里象陈一鸣这样的男人还是很多的,他们过得既刺激又快乐! :D :P

  10. 10.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3日 20:59

    天兄,你该不会羡慕他吧?也想。。。?哈哈,开个玩笑,别当真。

  11. 11. 我在 - 2009年2月23日 22:12

    这篇写的是外遇男人的心理,但我看到的却是女人们的一厢情愿,有误导的嫌疑.

    从各位美女的反应来看,可能我不幸言中了.

  12. 12.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4日 08:51

    我在,原来你的走婚制可以不需女人参与,不必考虑女人们的“一厢情愿”,看来是我们都理解错了—— 到底,这里是加拿大嘛,各种取向都受到法律保护的。 ;)

    既然如此,那你还和女人们掺和什么呢?

  13. 13.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4日 09:12

    紫雨, 我啥也不说了。 :-D :-D :-D

  14. 14. 我在 - 2009年2月24日 10:26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才是男人真正的想法.

    每天睡前默念三遍,就不会忘记了.

  15. 15. 听风 - 2009年2月24日 10:40

    你们觉得陈一鸣的做法到底是可以理解还是不可理解?林娟是幸福的吗,即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仍然会幸福吗?梅 只不过是一个让陈一鸣出轨的代表而已,不是她还会有别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斋主辛苦,越来越有意思了。

  16. 16.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4日 10:44

    我在,你这么用功,可见你在“偷不着”这个最高境界里徘徊很久了吧。 :-D

  17. 17. 我在 - 2009年2月24日 11:07

    各位美女都是属於偷不着的. :D :D :D

  18. 18.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4日 11:34

    欢迎快乐妹子来访,喝杯茶,监督我在念经吧。 :D

    听风,我个人觉得,如果陈能够在婚姻中得到性的满足,他就没有出轨的必要了,毕竟他是一个很重视面子的人,而且确实很爱他的妻子。

    举个例子,很多明星婚姻中的出轨,如前一段的才子佳人的风波,部分是由于对方不愿多过夫妻生活导致的。当然,文中的林娟是天生的不足,怪不得她。但从这里引发的婚姻危机,值得思索。

  19. 19.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4日 11:46

    姐妹们别在意,“我在”八成是《金瓶梅》看多了走火入魔成了“花痴”,偶尔清醒的时候还能说两句在理的话。

    陈一鸣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男人,心猿意马的时候总是有的,但经历过一次“出轨”就会产生免疫力。毕竟精神上的痛苦作为像他这样的人无法忍受第二次。不过梅看起来好像不会轻易放过他。到最后陈一鸣会身心俱疲。林娟也许早已知道 ,她在维护陈一鸣的自尊的同时也在保护自己的婚姻、生活和尊严。

  20. 20.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4日 13:15

    建议我在也多开个自留地,写写走婚的美好故事,没人知道是你,这样你就会觉得你并不孤独,自欺欺人又何妨?

  21. 21. 我在 - 2009年2月24日 13:20

    快乐妹妹,我啥也不说了,继续看《南娟梅》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