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十)

字体 -

  那天,磊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后,觉得一切恍在梦中,但老板的话音犹清晰在耳:“好的,就听你的,不要太让老经理难堪。这星期,我会找个时间和他私下谈谈,但你还是做好下星期一上任的准备,我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

  晚班是换不成了,也好,早些回家,把好消息告诉梅!她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磊哼起了小曲儿,几乎是边跳着舞,边钻进了那辆老丰田……

  到了地下车库门前,磊刚想把车开进去,脑中突然闪出了个灵感:“待会儿我们一家也出去,找个好餐馆撮一顿!哼,看我能不能带你们见世面!”  要说大楼管理员也欺负老实人,给他家的车位是离地下车库电梯出口最远的那一号,于是,磊把车暂时停在一层的Visitor Parking,再次出去时好省点脚劲。

  快走到公寓大门的时候,磊惊讶地看到梅走出来。“她怎么知道我……?” 他刚想喊梅,却被她的打扮弄糊涂了 —— 梅的嘴唇涂得鲜红,一头卷发披在肩上,穿着一件新买的米色呢料大衣,大衣没有扣上,露出里面紫红色的紧身低胸连衣裙,腿上仅着丝袜,一双穿着紫红色高跟鞋的脚一路小跑着,接着跨进了一辆停在门前的沃尔沃SUV中。

  借着夜色,磊躲在路旁的一棵松树后面,仔细看清了车中那个男人戴着黑色秀郎眼镜的脸,肯定不是认识的那些朋友。那梅和他上哪去呢?还打扮得这么冶艳?磊方才在空中飘舞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目送沃尔沃离开后,他拨通了梅的手机:“梅,家里的电话占线,是不是简妮又在煲电话粥啊?你能帮我查查我的SIN卡号码吗?新老板来了,要我们重新填一大堆表。今天晚班没啥事,我正好填填。” “哎呀,我、我正在南希家聊天呢!什么破表,不急的话回来再填!” “好好好,不急不急,回来填,回来填。” 梅不耐烦地挂了电话,磊的心继续沉下去,沉向了不可知的黑暗深渊……

  他没有回家,而是买了一瓶酒,来到了老同事家里,一边叙旧,一边用酒精麻醉着痛苦的神经。当年任区域经理时,每逢饭局,只有人家敬酒表诚意的份,磊的酒量并没有锻炼出来多少,没多久,他就喝得烂醉,沉沉睡去了。老同事见他实在起不来,叹了口气,和儿子一起,将他抬到客房的床上睡了一宿。

  这一夜,磊被长长的噩梦困扰着,四周是无数张嘲弄的大嘴,将他淹没在刺耳的笑声里。早晨睁开眼,磊感到头疼欲裂。多亏已经上班去了的老同事在床头柜上给他留了一壶热茶,一杯茶下肚后,他的头脑清醒多了,肠胃开始运作,觉得饿了。

  这时,他发现茶壶下压着一张折叠的字条。打开一看,是老同事写的:“磊,早餐在锅里燜着,是馒头。看得出来你很痛苦,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请三思而后行。你的工作刚刚上了正轨,切莫为琐事所干扰,希望再次看到从前那个叱咤风云的你!”

  磊跟公司请了个病假,又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听,梅和简妮应该各自上班上学去了,反正磊夜以继日加班以多赚些工钱,也不是第一天了。磊吃完早餐,又躺回客房的床上,陷入了久久的思索。他决定,暂时先不把升职的事情告诉梅,等自己冷静下来,考虑清楚了,再找个机会,开诚布公地和她谈谈。

  这个周末是情人节,磊照例加班 —— 回家也没什么事做,还要看梅的脸色,还是能多赚一些是一些吧。一位伊朗小伙子来跟磊商量能否和他换晚班。磊同意了,虽然还没有公布,但毕竟再过两天他就是经理了,既有机会多做做基层工作,又能和大家搞好关系,一举两得嘛!

  梅在穿衣镜前端详够了自己,打开衣柜,拿出内衣和浴袍,准备好好地泡个澡,放松一下,顺便盘算一下该如何应对陈一鸣的分手要求。此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陈一鸣来的电话,梅探头看了看简妮的房间,还亮着灯,就按断了铃声。

  她推开简妮的房门:“简妮,怎么还不去洗澡,好早点睡觉?明天不是和同学约好要出去吗?” 简妮正在想什么,被梅打断,先是一脸的茫然,随即轻呼道:“我想起来了!” 说着对梅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妈,是你让凯文的爸爸那时候出现的吧!”

  “怎么会是我?” 梅极力显出不关此事的样子。“那刚才和你通话的是谁?” “是……” “妈妈,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简妮亲昵地将双臂环绕住梅的脖颈。梅松了口气,看来简妮并没有多想,于是笑骂道:“好了,好了,一个男孩子才能让你对妈妈这么亲热,真是白养你了!快去洗澡,我还等你洗完了好接着洗呢!”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简妮将自己关进了浴室,很快传出了花洒的水声和歌声。

  梅摇摇头,微笑着把抱着的衣服放下,来到客厅里打开电视。过了一会,她的手机又响起来了,还是陈一鸣:“梅,你答应凯文离开西西后我们就分手的,是吗?” “没错,我说过。但是,就这么结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的如意算盘也打得太好了吧!” 为免简妮洗澡后出来听见,梅也走上了阳台。她的嘴角不禁带上了一丝嘲弄的笑。在她看来,陈一鸣就像是一只在猫爪中被玩弄的老鼠。

  “你想怎么样?” “你既然不想交往了,我也不会缠着你,但分手费总是要给的吧!” “那你说个数吧!” 陈一鸣倒是挺痛快,看来他痛改前非的决心不小。“别担心,不多的。” 梅说了个数,不能便宜了这小子!“什么?我把车卖了都没这么多!” “那你看着办吧,林娟那边还不知道吧?” 梅撒出了杀手锏。

  “够了!你这个贱女人!” 梅身后的阳台门口响起了一声大喝,吓得她猛地一抖,差点把手机扔了。她惊愕地回头,看见磊怒气冲冲地站在面前……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 Kepao - 2009年2月25日 17:03

    shafa

  2. 2. jane12345jane - 2009年2月25日 17:05

    你怎么写得这么传神呢?老实交代,是不是精神出轨过^-^

  3. 3. Kepao - 2009年2月25日 17:07

    Thanks for the story! It is so attractively yummy!

  4. 4.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5日 17:08

    Thank you, Kepao. Enjoy reading!

    Jane, 嘘,小声点。 改天打电话给你好好交代。 :D

  5. 5. 寒荷 - 2009年2月25日 21:53

    哈哈,那紫雨明天就打点话给我主动交代.

  6. 6.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6日 09:52

    “他俩”的矛盾转化为主要矛盾,“他俩”的矛盾被无形中淡化。紫雨很懂管理学呀! :-D

  7. 7. 心漪 - 2009年2月26日 10:15

    紫雨,一定会慢慢欣赏你细腻的文笔,问好先!

  8. 8.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6日 16:53

    哈哈,你们还不知道俺,感情世界极度单一(美其名曰专一),这辈子就这样啦,俺这种土女人,挺知足的。 :D

    快乐妹子,被你一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俺改天也和俺家领导换个位置坐坐,嘻嘻。 :P

    心漪,见笑了。别人的故事要写出来还是需要勇气的。今天,我的朋友问我:“你怎么会认识这些人物的?”目光极度疑惑和探究 —— 好在俺家土男人也认识他们,不然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

  9. 9. 替天行道 - 2009年2月26日 18:47

    磊抓住了梅的把柄,也奈她无何。 :D :P

  10. 10. 听风 - 2009年2月26日 22:12

    哈哈,终于和天兄挨上了。。。期待下一集了。。。写的很细腻,看看下集再表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