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十一)

字体 -

  听到西西的叫喊,南希赶忙擦干了眼泪,笑着对西西说:“别慌!这不是好事吗?快让凯文上来!” “那我都答应他妈妈了……” 西西嗫嚅着。“傻孩子,凯文是个有分寸的男孩,他不会不和家里人说一声就来的。听妈妈的,感情的事,一旦错过了,后悔就晚了……” 南希站起来,将西西的头揽在怀中,既像是对西西说着,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 她的眼神渐渐迷茫,思绪也渐渐飘远 ……

  西西抬起头来,见南希出神,也不惊扰她,到客厅里拿起搁在一边的电话听筒:“凯文,你上来吧,我这就给你开门。” 还未搁稳听筒,西西耳边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 “这么快?!” 西西又惊又疑,还是打开了门 —— 简妮一阵风般冲进来,见到迎上来的南希,便带着哭腔喊道:“南希阿姨,快去救救我妈妈吧!她快被打死了!” “啊!” 南希二话没说,就随着简妮往外冲,到了门口,回头对西西交待道:“西西,你留在这里,等凯文,千万别跟来!”

  简妮家的门口,已经围了一些邻居,朝里面探头探脑的,但门内并未再传出什么声音。见到南希,住在对门的邻居问:“你看我们需不需要报警?” 南希忙对他们说:“没什么的,夫妻吵架,很快就没事了。谢谢你们了,不早了,都回去吧。” 人们这才渐渐散去。

  待大家都离开了,南希这才推门进去,只见梅瘫坐在地上,脸上是清晰的几道指印,下巴红肿,正流着血,租住主人房的那位母亲正用棉花帮她清理着伤口。磊坐在沙发上,将头埋在双掌之中,喉咙中传出阵阵强压着的呜咽,浑身如筛糠般发抖。和这个场景很不相称的是,靠近阳台的地上,竟然躺着一束 —— 红玫瑰!

  南希来到梅的身边,蹲下来,对那位母亲说:“谢谢你了,快去照顾孩子吧!这里有我。” 说着接过她手中的棉花。那位母亲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梅的肩,转身进了屋。

  南希和简妮将梅扶进了房间,在床边坐了下来。南希找来药膏和纱布,替梅包扎了伤口。看着梅无力呆滞的神情,南希心里已明白了大半 —— 一定是梅做了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否则老实巴交、怕老婆出了名的磊怎会下如此重手?梅也不可能如此息事宁人。

  “简妮,没事了,你回房去吧。” 南希回头对简妮说道。“不,我要陪着妈妈!” “乖孩子,你妈没有白疼你。那你帮你妈倒杯水来,好吗?” 简妮出去了。

  “梅,你怎么样?疼吗?” 南希关切地低声问道。梅的眼神依然呆滞,慢慢地摇了摇头:“完了,一切都完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梅没有回答,靠在南希的肩上痛哭起来。

  简妮倒了杯水进来,南希没有再追问,她等梅的情绪渐渐平息,让梅躺下,帮她盖上被子,说:“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考虑清楚,明天再说。” 梅思维的实际和有主见,南希是很明白的,有简妮在,她也绝不会寻短见,倒是磊,很让人担忧。

  客厅里,磊还是那样坐着,一动不动。南希走到他面前,轻轻咳了一声。磊仿佛被人从睡梦中惊醒,抬起了满是泪痕的脸,目光也是一样的呆滞。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看来,他的心确实被伤得不轻。

  今天,趁着夜间的安静,磊正在清点仓库的存货。老板突然进来了,磊有些讶异,问:“今天是情人节,不早点回去陪老婆吗?” “哈哈,老婆还在美国呢!我和她通过电话,互祝情人节快乐了。刚才,我订的巨大花束送到了,她别提有多高兴了!” 老板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花束的大小。

  “磊,你呢?还上什么夜班?快回去陪老婆!别说我有种族歧视 —— 你们中国人,就是不懂情趣,不会讨女人欢心!” “可是,我正在清点呢!” “你走!我来点!” “那怎么行?” “那我明天让杰克点,他要是知道你就是新经理,还不后悔死了和你换夜班?” “我……” “你不走,我也不走,和你一起点!” 就这样,磊被“赶”出了公司,身后还传来老板的大声提醒:“别忘了买束花送给你的妻子!”

  怀中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传出阵阵清香,磊几天来沉重冰冷的心逐渐软和起来,旧日夫妻恩爱的温馨记忆涌上心头,虽然淡却了近十年的光阴,却依然难以磨灭 —— 梅是有些虚荣,但她毕竟跟随自己这么多年,还为自己诞下了可爱的女儿,让自己享受到家的温暖。

  从小康生活突然间落到手头拮据的地步,任凭是谁都不能无动于衷,尽管梅对相对艰苦的移民日子有些怨言,到底对家还是不离不弃的。更何况,到今天这个地步,自己也不是没有责任,何必苛求妻子一如既往呢?不过,日子快要好起来了!

  “也许梅和那个男人只是吃吃饭,没有什么的。就算有什么,只要她从此把心收回来,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磊安慰着自己,拿定了主意。“女人嘛,都是希望被娇宠着的,就像老板说的,我确实是有些不懂情趣了。好,我这就回家,把升职的好消息告诉她,给她一个最好的情人节礼物!” 磊这样想着,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推开门,磊一眼看见正在阳台上的梅。“让我给她一个惊喜!” 他这样想着,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捧着花束,来到了梅的身后……

  梅和陈一鸣的对话一字不落地钻进了磊的耳中,仿佛被一盆雪水当头浇下,整个人被冻在了原地,花束落到了地上。强烈的羞愧和愤怒让他爆发出一声怒吼,一把将梅拉了进来。同时,一记响亮的耳光将梅打倒,她的下巴磕在茶几的尖角上,血流如注。

  看到鲜血,磊顿时清醒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 那双手,由于多年的体力工作,突起的青筋和肌肉展示着力量 —— 只是这力量,竟然是用在这种地方!磊发出一声令人心悸的哀鸣,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绝望地悲呼着,颓然跌坐在沙发之中……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1. 1. 趴趴 - 2009年2月26日 21:38

    是该打啊,怎么这么糊涂呢?还是因为重心没放在事业上,闲就闲出毛病来了,让她也为一日三餐去奔波,就不可能有这精力去乱搞.

  2. 2.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6日 21:43

    是啊,孩子都那么大了,哪像俺忙孩子都忙不过来。学趴趴开个网店多好!我和她说说啊!

  3. 3.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6日 22:04

    对“梅”这样的女人用打是没用的。好象用什么也没用。且看故事如何发展吧。 :-D

  4. 4. 趴趴 - 2009年2月26日 22:05

    可能太浪漫不是什么好事,其实感情应该只是生活中一小部分,如果太看重了,太追求完美,反而会失去已经得到的幸福,所以啊,人要知足,好好的就别想什么外遇啊,离婚啊,走婚啊什么的

  5. 5. 寒荷 - 2009年2月27日 00:31

    等着看发展.

  6. 6.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7日 09:02

    听胡总和趴总的,不折腾。 :D

  7. 7. 趴趴 - 2009年2月27日 10:06

    从小说看来,梅做人很失败,真是一无是处 失败的妻子(对先生不是赞美而是总打击,从心里学角度成就了他们失败的婚姻,心理暗示自己不幸福) 失败的母亲(对女儿说了她的同学的母亲是做伴游的事,让女儿伤害了自己的同学) 失败的情人(做小三也应该有操守,这种要分手费的,有点下三) 失败的朋友(对外人说出好友的隐私,是不道德) 失败的移民(出国多年,英文基本交流都有问题)

  8. 8. 阿妍生活日志 - 2009年2月27日 10:21

    美女。周末快乐。

    写故事不容易,很费心的事。

    写得不错。

    我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科学馆建立40周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节目。先感谢你。

  9. 9. 我在 - 2009年2月27日 11:25

    看过一部电影,片名忘了,好像是个法国女导演拍的.

    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发现妻子外遇,情敌竟是个穷困潦倒的画家.男人不动声色,偷偷的接近画家,并与他成为好友.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特质能够吸引自己心爱的女人?

    后来他发现,妻子爱的就是那分颓废的滋味.于是男人鼓历画家振作起来,并帮助他开画展,最后画家功成名就,成了另一个让妻子觉得乏味的男人.妻子于是离开画家,又回到丈夫的身边.

  10. 10. 我在 - 2009年2月27日 12:50
  11. 11. 我在 - 2009年2月27日 13:01

    更正:是妻子通知丈夫自己有外遇了,看得出女人是受到尊重的.

  12. 12. 替天行道 - 2009年2月27日 19:06

    愚蠢的磊,自己老婆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不清楚吗,有一种爱叫做放手,该放就放。 :D :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