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大结局)

字体 -

  最终梅还是让简妮回了房间。简妮开始死活不肯,梅的一句话却让她再不出声了:“简妮,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南希阿姨,对不起西西,也对不起凯文一家人。但你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的人,为了你,妈妈绝对不会再做傻事了。你让妈妈一个人好好想想,怎么弥补我犯下的大错,好吗?”

  往事在梅的脑海里一幕幕地回映,仿佛磊的那一个巴掌将她打到了另一个方向,那些往事既熟悉又陌生 —— 熟悉的是人和情景,陌生的却是梅的感受。第一次,她发现人们更多的是被爱引领着在茫茫世间行走,那些名利的交易从未离开,但却永远无法占据主角 ——

  磊为家夜以继日地辛劳,多少年来,他从一名金领被命运降格为一名蓝领工人,在外屈就低薪的体力工作,在家还要忍受自己的奚落,其中的苦痛,他总是独自默默地承受。他唯一的快乐,是将全部收入上交时,看着自己时的那份卑微的欣慰,却很少得到自己哪怕是转瞬即逝的微笑。这些年,他老了多少啊,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了!他为了啥啊?还不是因为心中装着家人,装着无法分割的亲情?他骂得对,这样好的丈夫我还嫌弃他,我确实是个贱女人!和林娟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怪陈一鸣对我并没有任何的感情。

  确实,我不嫉妒林娟,陈一鸣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可以收获利益的工具。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在亲热时被伴侣认真地对待?他每次都是以发泄的方式草草了事,有几次他还喊着林娟的名字。我不爱他,可是被漠视的痛苦让我恨他。这种仇恨,让我不能轻易地放过他,却毁灭了我自己。但实际上,该被仇恨的是我啊!林娟那样一个温柔的人儿,又有心脏的疾病,需要多少呵护和关怀啊?而我,在陈一鸣第一次找我的时候,非但没有劝他迷途知返,反而利用林娟的病弱,喂养着自己的贪婪。我比南希还不如啊!

  南希去做伴游,是为了给女儿一个相对富足的环境,是对女儿的爱让她甘心从一个曾经的医生沦落到陪笑的行当。一个单身女人,带个孩子,多不容易啊。她对我就像亲姐妹一样,有好东西都要分我一点,对简妮也像亲外甥女,常常买礼物给她,每周还要带我和简妮出去吃饭。而我,竟然拿她的隐私做文章,去破坏她女儿的恋情,这不是拿刀子往她心窝子上戳吗?她要是知道了,能原谅我吗?

  还有,被我伤害的孩子们 —— 西西和凯文,他们该多么痛苦啊!还有我的宝贝简妮,她要是知道我的丑事,还能认我这个妈吗?完了,我一切都完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 想到这里,梅不禁又痛哭失声。

  客厅里,磊终于出声了:“梅,她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了。要不,你也去休息吧!” 南希回答。

  “我本来想好好过个情人节的,还买了花。没想到,还是控制不了我自己!” 磊又把头埋入掌中。“梅是一时糊涂,她最在乎的还是这个家,看得出来,她很后悔。你还好吗?” 南希小心地回答着,生怕触及磊的伤心处。

  “我脑子很乱,南希,你是梅的好朋友,她和那个男人交往有多久了?” 话刚出口,磊又有些后悔了,知道这又有什么用呢?“应该没多久吧,我都不知道。” 南希为难地说。

  夫妻吵架,劝架的艺术是很重要的。多少本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争吵,常常却被热心的劝架者将小事劝成大事,大事劝成了不得的事,最后离婚散伙了事。而对于梅和磊这样的原则问题上爆发的冲突,更是需要南希动用所有的脑细胞了 ——

  南希清了清嗓子,对磊说:“记得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都是你们在热心地帮我,梅姐长我一两岁,你们就像我的大哥大姐一样。今天,我接到一封信,要我做一个决定,我很想听听大哥你的看法。”

  磊没料到南希会在这个时候提这样的要求,诧异之下,还是决定把自家的事先放到一边。他抹了抹脸,打起精神问道:“是什么样的信?谁写的?要你做什么决定呢?”

  南希把之浩来信的内容大致复述了一遍,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磊。磊打起了官腔:“这个嘛,嗯,当然是要接受的啦,多好的事,还犹豫什么啊?”

  “大哥,你也知道,我刚来的时候糊涂过,现在已经明白了。近年来我想安定下来,找个人结婚,老了病了身边也有个伴,可总也没碰上合适的。现在之浩提出这个建议,我担心,他接受不了我过去那段糊涂的经历。” 南希低着头黯然说道。

  “这你不要担心。首先,这些年,你和之浩是离婚了,所以你和谁交往都是自由的。其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生活中难免会有些男女间的交往。我想之浩是考虑过这方面的可能后,才做的决定。” 磊像一位做思想工作的领导,和颜悦色地劝慰道。“不过,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你还想和他过到一块吗?”

  南希立刻答道:“当然想了,他毕竟是西西的亲生父亲啊!还有谁,能比他更疼爱西西呢?当年我也是一时任性。现在,我……” 磊一拍大腿,把南希的话打断了:“想就好,想就好,还犹豫什么呢?马上就打电话!”

  “可是,我还没有问过梅姐的意见呢!你知道,她比我有主意,凡事我都得问她的。” 南希做出一副犹疑的样子。

  “这好办!梅,梅,你出来给南希参谋一下!” 磊朝着房间嚷嚷起来,刚嚷嚷完,又恍然想起了什么,别别扭扭地再度坐下。 

  可是梅还是听见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磊竟然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唤她?往日要是磊喊她,她准得数落磊两句:“这么晚了,嚷嚷个啥!” 但今天不同,自己理亏在前,于是梅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客厅。“有什么事吗?” 梅一说话,下巴就抽疼起来,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磊赶紧拉她坐在沙发上:“我看看,还疼吗?都怪我,出手太重。” “磊,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和简妮!你再打我吧!这样我心里好受些。” 梅抽泣起来。

  “唉,我也有错。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花,喜欢吗?” 磊弯腰从地上拾起那束玫瑰,花儿还是那么鲜艳,没受到一点损伤。“喜欢,我很喜欢。这么多年来,这是你第一次买花给我,而我却……” 梅擦着眼泪说。

  这时,磊突然想起南希还在一旁,忙对梅说:“咳,你看,是这么回事 —— 南希想让你给出个主意,西西的爸爸给她来信了!”

  “是吗?西西的爸爸来信了?说了什么,快告诉我!” 梅急切地对看着他们微笑的南希说道。

  听完南希的叙述,她柔声说道:“南希,如果我是你,现在就打电话!还有谁比他更合适的呢?且不说他是西西的亲生父亲,他这么多年都忘不了你,说明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啊!女人这辈子,有一个男人这么疼爱自己,这个男人又这么能干,还图个什么呢?” 梅说着这话,回头看了看磊 —— 自己也是一直这么被疼爱着,却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看到磊依然红肿的双眼,梅不由得愧疚地伸出手去,替磊整了整花白的头发。

  南希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但嘴上还是说道:“可是,他要是知道了我的事…… ”  梅也打断了南希:“咳,我们不说,有谁会知道?更何况那时候你是单身,做这行也是有苦衷的。” 这时磊也凑上来说:“对啊,只要你的心还在孩子那里,还在他那里,其他的都不重要!”

  梅惊喜地望着磊:“磊,你真的这么认为吗?我、我也可以被原谅吗?” 磊看着梅,之前下的决心又回来了 ——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只要你从此把心留在这个家,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你到底是简妮的妈妈,跟随我天涯海角的妻子啊!” 梅喜极而泣:“我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我都恨死我自己了!”

  “梅,知道吗?星期一我就是物流部门的经理了!我们家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磊迫不及待地要把好消息告诉梅。“太好了,你本来就是管理人才,被埋没太久了!” 梅能说出这样的话,让磊无比的宽慰。

  南希在一旁看着,不由夸奖起自己来 —— 看,这老两口比以前还好了!全都是我的功劳哦!这时,梅抬头对她说道:“南希,我不该把你的事说出去,我对不起你和西西,你骂我吧!”

  南希对情人节派对那一幕的疑问豁然明朗了,但凯文和西西并没有被拆散,她也不想追究了。她拉住梅的手,说:“梅姐,你帮过我很多忙,这只是一时糊涂,再说也没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 —— 凯文现在就在我家里,他们并没有分手!”

  “太好了!我还担心,怎么弥补我的过错呢!” 梅流下了悔恨和欣喜交织的泪水。这时简妮突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看来她已经躲在一边听了很久了:“妈妈,是我不好,不是你的错!你都是为了我才…… 呜呜呜……” 母女俩哭作一团。磊张开双臂,拥抱住妻子和女儿,轻轻拍着她们的后背…… 南希带着笑容,蹑手蹑脚地悄悄离开了。

  南希回到家中,西西和凯文已经等了她很久了:“妈妈,简妮的妈妈怎么啦?” “没事。知道吗?简妮的爸爸升经理了,他们一家可高兴啦!” 南希对他们说。“高兴?那刚才简妮为什么……” 西西不解地问道。“别多问了,一切都好。” 南希拍了拍西西。她转向凯文,问道:“凯文,你的爸爸妈妈知道你来这儿吗?” “当然知道,还是我妈妈让我来的呢!她说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要给别人改正的机会。” 凯文答道。

  “你妈妈确实是个通情达理的聪明女人,难怪你爸爸这么爱她!” 南希由衷地赞叹道。凯文嘿嘿笑着,朝西西眨了眨眼睛。西西见状说道:“妈妈,你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啊,要给自己机会啊!”

  “小丫头,你是不是偷看了你爸爸给我的信,嗯?” 南希佯怒道。“信在我的邮箱里,怎么叫偷看啊?” 西西嘻笑着说。“凯文,你要好好帮我管管这个小丫头,没大没小的!” 南希笑着对凯文抱怨道。凯文只有看着西西,嘿嘿傻笑。“妈,你快给爸爸打电话吧!我们保证不偷听!” 西西将无绳电话塞到南希手中,又把凯文拉到了阳台上。

  南希走入房中,静静地坐了一会,然后拨通了那个曾经十分熟悉的号码:“之浩吗?我是楠……”

  阳台上,西西和凯文紧紧依偎着,不时传出愉快的笑声。

  凯文的家中,陈一鸣从电话中听见了梅家里的动静之后,急忙挂了电话。他点燃了一支烟,心乱如麻,脑子里出现了各种可能,他对梅既气愤又担心,不知她的丈夫发现了这件事会怎么对她。更担心林娟,虽然她有些感觉,但真相的杀伤力他不敢去想像。怎么办呢?

  一支烟很快抽完了,陈一鸣又拿起一支。不知是冷的还是怎么了,他的手在发着抖。此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梅。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几句话之后,他带着如释重负的神情,轻轻说了声“谢谢!再见,多保重!”

  陈一鸣又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屋,在熟睡的林娟脸上印上了一个深深的吻……

  夜风中晚冬的寒意,消散在一户户人家温暖的灯光里 ——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那是我渺小却是唯一的一生,我用婚姻的誓约背书爱情,用我的心,与你的心交换。当年华已逝,还有你苍老的容颜,见证着世间最华美的真情 —— 那是相濡以沫的岁月,是我们的家,那里没有对错,唯有相随……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7 条评论

  1. 1. seaweed - 2009年2月27日 20:38

    呵呵, 抢了一沙发, 在最后一集. 很好看, 就是收手有点快, 写累了吧.

    突然发现我很小气, 我还真没这么大度. 嘿嘿… :P

  2. 2. jane12345jane - 2009年2月27日 21:42

    小说就这点好,现实怕没有这么理想,我问他,如果我那样,你原谅我吗?他却反问,你干吗要那样?既然已经那样,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我怎样?

  3. 3. 紫雨风弦 - 2009年2月27日 22:08

    谢谢草草和jane , 是啊,生活本身就有很多无奈。

    这么多年的婚姻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只要她能收心,还能怎样呢?

    离婚了,还不是像之浩那样,最后发现情人还是老的好呢?外面的女人,没准有更多的经历呢?

    但婚姻的裂痕是一定存在了。不过磊的家庭地位从此提高了不少倒是真的。

  4. 4. Andy 谢 - 2009年2月27日 22:23

    好故事,如果大家都能这样不计较对方的过错,互相包容就好了。

    从你这里学到一个新词叫“车床族”,第一次听到,很有意思。

    周末愉快!

  5. 5. 心漪 - 2009年2月27日 22:31

    紫雨周末愉快!

  6. 6. YUN - 2009年2月27日 22:41

    人如其文。喜欢这种风格,希望能看到“姊妹篇”或续集。

  7. 7. globe - 2009年2月27日 22:53

    好看,就是结局快了点,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和我希望的一样。

  8. 8. 趴趴 - 2009年2月28日 00:18

    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和我希望的一样。 紫雨辛苦了,周末快乐

  9. 9. 阿妍生活日志 - 2009年2月28日 06:41

    祝愿天下家庭幸福和睦.

    你辛苦了.周末快乐

  10. 10. 快乐就好 - 2009年2月28日 11:33

    都是聪明女人! :-)

  11. 11. 寒荷 - 2009年2月28日 11:46

    问好美女,觉得收得有点快呀.

  12. 12. 为孩子们想想 - 2009年2月28日 14:20

    自尊, 自爱, 自重对于每个人都很重要. 尤其是对于四十不惑之年的女人和有看得懂中文子女的家长.

  13. 13. 赵州茶 YesMan - 2009年2月28日 14:23

    原创小说,真实人物。如有雷同,那就是你。

  14. 14. 替天行道 - 2009年2月28日 20:40

    最后是皆大欢喜,整个一个喜剧收场,人人开心快乐。 :D :P

  15. 15. charlie - 2009年2月28日 23:04

    虎头蛇尾!!!

  16. 16. 紫雨风弦 - 2009年3月1日 10:14

    谢谢大家留言!周末快乐!有关这篇小说的一些问题,近日会在后记中提及。 :D

  17. 17. 不可思议 - 2009年3月2日 15:42

    为什么多伦多的中国女人会这样一来势利? 追求物质享受到了那么可怕的地步? 不真实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