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四)

字体 -

~10~

   

  刚放暑假,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会计培训课程和实习的晓丹,迫不及待地同明明一道回了国,一方面是必须亲自处理沪深股票帐户的一些事宜,一方面也是让父母享享孙子带来的天伦之乐。她是个孝顺的女儿,一直都是。

  这天,刘志刚从Java 语言培训班出来,一路低头琢磨着刚布置的project ,打算什么时间再向钟玉书请教一下最近学的课程。

  天气凉爽得很,虽然从日历上看,早该是夏天,但春天还像不愿分手的恋爱中的女子一样,频频回首,抛出一个个欲说还休的媚眼。这天气暧昧得紧,却没有多少人抱怨 —— 人们正暗自欣喜,省却了不少空调的电费,唯有小孩子们,在傍晚被母亲以晚风寒冷为名,从公园的游乐场驱赶回家时,会抱怨一下夏天的无力。但既然这个社会的规则是,小孩子的意见可以被忽略不计,所以春天还是无所顾忌地忸怩,夏天见此情景,翻了个身,依旧慵懒睡去。

  “嘀 ——!”一声刺耳的汽车喇叭将刘志刚的头猛地抬了起来。一辆捷达要驶进这座大楼,却被迷迷糊糊走过来的刘志刚挡了路。车窗摇了下来,一颗胖胖的头颅探出来刚要开骂:“找S —— 哎呀,是刘志刚,你怎么在这儿?”

  “吴文炯?是你啊!”吴文炯也是刘志刚大学的室友,学国际金融的,是常常带头嘲笑他寒酸的那个。他家里是当年“先富起来的人”中的一员,因此有事没事总爱在宿舍里炫阔,但其实不就是个小商品市场摆女人衣服摊儿的吗?怕别人不知道哇?刘志刚打心眼里瞧不起他,回头却猛然发觉自己才是最被瞧不起的那个。

  吴文炯毕业后到了建行,不久就跳槽到一家虽然刚起步却极为热门的民营银行。这家银行刘志刚知道,姚晓霞的前夫李尔就是那里的分行行长。吴文炯脑子活,会来事,很快就得到重用,做了信贷部主任。国内的股市前几年火热的时候,他偷偷动用了公款,不仅炒股,而且炒汇,炒期货,当然是得了某些人的授权,否则他没那么大的胆子。

  自古以来,小卒都是跑腿吃剩饭的,可是山珍海味的剩饭也不是人人可以吃着的,因此前赴后继,为各路枭雄鞍前马后效劳的差事还是让许多梦想鸡犬升天的人抢破了头。虽然小卒不起眼,但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小卒的最大功能就是,在主子遇上危险的时候,能挺身而出,为主子挡过明枪暗箭,把事情一概包揽在自己身上。当然,稍有点良心的主子也会为他想好后路,带上数量不小的一笔钱,或隐姓埋名、改头换面;或远走高飞、逃之夭夭。

  汇市失利和股市跳水之后,吴文炯这个小卒就发挥了他的最大功能,并在东窗事发的前夕,举家迁徙到了加拿大。由于与其他出逃的蛀虫相比,不论是金额还是职务,吴文炯都只能敬陪末座,事情最后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亏空划入呆账,不了了之了。

  吴文炯用这笔钱买了房买了车后,就没剩下多少了。眼看着要坐吃山空,他又重操旧业,最近股市春风得意,期货和汇市上却风云突变,赔了不少。眼瞅着需要放弃股市的战果,来填补期汇的空缺,吴文炯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着寻找一个冤大头,可以做自己在汇市和期货市场的垫背。

  天无绝人之路啊!这是吴文炯日后回想起与刘志刚的这次巧遇时,最常用的一句感慨,是说刘志刚还是说他自己,那就只有当事人清楚了。他没料到,过了这么多年,刘志刚的信息还是那么闭塞,也还是那么轻易被蛊惑。

  

~11~

   

  相逢一笑泯恩仇。虽不是江湖中人,但磕磕碰碰的四年青春还是有不少共同的回忆的,回首华年,刘吴两位不禁感慨万千。在露天小酒馆里,二人当年我对不起你你对不起我的话说了一通,话题的重点还是落在了当下。

  “刘志刚,你刚才干吗去啊?没魂似的,差点没给我一个惊喜,让我把当年的宿敌给杀了。”

  “没啥,拿着EI,上上电脑培训班。”刘志刚像要撇清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反正我不缺钱,也不急着找工作。”

  吴文炯心下窃笑:还是那股子臭酸劲儿!好,要的就是你这个劲!于是他似乎漫不经心道:“这样啊,你过得这么滋润,那我有个来钱的路子,还是不要提了。”

  刘志刚正乜眼看着吴文炯Hugo Boss的领带,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别卖关子呀,就当聊聊天嘛。”

   “听说过巴菲特没有?”吴文炯这样开头。

  “菲亚特?汽车公司?”刘志刚确实和时代脱节。

  “不是菲亚特,是巴菲特,就是那个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人称“股神”的。他籍由睿智的投资,积累了庞大的财富。想想看,要是巴菲特能够为你管理投资,你觉得如何?”吴文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鼓动能力确实不一般,当年没参加竞选学生会主席真是太不自信了。

  这话一下子提起了刘志刚的兴头:“巴菲特?帮我投资?说来听听。”

  随着吴文炯绘声绘色的描述,刘志刚的眼睛越来越闪亮,仿佛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漂浮的稻草,又仿佛沙漠中绝望的旅人见到了海市蜃楼……

  ”就是这样,田先生对客户许诺,每月回报至少10%。10%啊,你想想,如果投资一万,就可以回报一千,投资个十万,就是一万哪!比做什么都强了去了!”吴文炯的手在桌上一顿,圆满结束了神话故事般的讲述。他一口气灌下了半瓶啤酒,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刘志刚的反应。

  刘志刚心中的狂喜非言语可以形容,但表面上还是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这样啊,你自己为什么不干哪?”

  “我也是他的客户啊!不然你以为我每天开着车在外边晃悠,生活费哪里来啊?老爹说了让我自食其力,再说了,我也没有有钱的岳父母啊。”吴文炯喝多了,有些管不住自己的舌头了,无意间流露了对刘志刚的轻视。

  刘志刚的脸色一沉,但还是忍住了:“文炯,差不多了,今天出来的时候没开车,晚了车不好等,我该回去了。”

  “别急啊,我开车送你!”吴文炯肠子都悔青了,在心里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光—— 真该死,就不能忍忍吗?眼看着鱼儿就要咬钩了!

  刘志刚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听了这话又折回来,拍了拍吴文炯的背:“老兄,我这条命虽然不值钱,但死于交通事故不是太冤了?就你?还是吹吹凉风醒醒酒再开车吧!对了,你说的那个田氏金融在哪儿?哪天带我去看看。”

  吴文炯暗暗松了口气,鱼儿终于咬钩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09年8月24日 12:04

    老实说,你的小说,对我有鞭策作用。

    春天还像不愿分手的恋爱中的女子一样,频频回首,抛出一个个欲说还休的媚眼。

    我个人喜欢你文中这样的句子。

  2. 2. 快乐就好 - 2009年8月24日 12:29

    照这样看,宇扬瞧不起这个懦弱的志强还是很有道理的。 同意小树,关于夏天、春天的描写文笔真好! :-D

  3. 3. 趴趴 - 2009年8月24日 13:57

    快来看看出啥事了

  4. 4. 新蓑笠翁 - 2009年8月24日 17:50

    靠着门边听紫雨讲故事。哈哈

  5. 5. 紫雨风弦 - 2009年8月24日 21:33

    小树,你先写,加油哦!我可以先看你的,不急。 :)

    乐乐,谢谢喜欢。有空常来坐坐。 :D

    趴趴,偷了你一首歌。 :D

    欢迎胡汉三,还有时间来看我,好感动~ ;)

  6. 6. 寒荷 - 2009年9月2日 23:41

    才有空静下心来看呢,问好美女。

  7. 7. 加国无为 - 2010年12月30日 17:20

    果然如此,人越不工作越懒,愚蠢,以为钱会从天上掉下来。 小说写完了,还是一集一集的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