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五)

字体 -

~12~

   

  作为一座加拿大举足轻重的金融城市,多伦多市中心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群中,大大小小的金融公司林立,田氏金融正是其中的一家。

  刘志刚跟着吴文炯来到了这座蓝色玻璃幕墙的大厦前,镜面玻璃反射过来的阳光晃得他睁不开眼。吴文炯一路上跟他讲述的田彼得的传奇故事,有效地刺激了他新鲜与兴奋交杂的情绪。第一次走进这座金融城市的核心,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与周围参差的高楼造成的逼仄感一起,交汇冲击,狂热高涨着他的激情。

  走进田氏金融的接待厅,刘志刚有些失望 —— 这家公司仅租用了五十平方米不到的办公场所,看上去也没有几个员工,但接待台后那个嵌着金光闪闪招牌的背景板还是给了他一些信心。其实,仔细观察一下不难发现,几乎所有的办公用品都是不值钱的二手大路货,就是加上田彼得办公室里的那套过时的皮沙发、大班椅,以及所谓的红木写字台,总价值不会超过两三千元。哪天高兴了,说走就走,是轻而易举的事。

  若是在姚晓丹那样见多识广目光敏锐之人的眼里,如此局促狭小的空间就好比一套穿在农民工身上的,从地摊上买来的、不合身的仿冒名牌西装,而镀金的招牌恰恰就是那缝在袖口上舍不得剪去的唬人用的伪名牌商标。但对于许多像刘志刚这类从小地方来的,从小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而被家长老师捧在手心里,面对大城市的冲击难以适应,但又常用一种阿Q式的自豪感掩饰自卑,孤芳自赏并拒绝改变的人,是难以学到从细节发现事物本质的能力的。

  吴文炯看上的就是他这一点 —— 又臭又硬,听不进劝,只要捧着他,没有不往套里钻的道理。

  一位衣着单薄,姿态妖媚的接待小姐引领着他们走进田彼得的办公室。吴文炯趁机摸了摸小姐的手,小姐也不生气,只是笑着给了他一个娇嗔的媚眼,把刘志刚看得心痒难搔,低声对吴文炯说:”你小子够花的呀,担心我告诉丁丽丽。”

  吴文炯忙慌了神似的说:”千万别!我对你可是够意思了,咱哥们的事,别让女人搅和进来,啊?”

  其实吴文炯心里明白,刘志刚还没有熟到可以让丁丽丽信任的程度,更何况丁丽丽打大学里就瞧不起刘志刚呢。他这个小动作所要传达的信息是:其一,我已经不把你刘志刚当外人;其二,我也有一个小辫子在你的手里,我怎么会骗你呢?这种迂回的套近乎,足以在短时间内迅速解除刘志刚残余的戒备,并提升他长期以来追求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接下来就不好意思在细节上过度考证,让人觉得太小气了。

  因此,犯个无关痛痒的小错,比什么大义凛然的诚实正直都更容易取得这类人的信任。还有更深一层含义就是,吴文炯最担心的就是精明的姚晓丹得知后会坏事,所以现在把自己老婆排斥在外,爱面子的刘志刚日后也不便拿老婆的意见来说事了。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二人闪电般组成了一个坚定的攻守联盟,共同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和利益就是他们合作的基础。

  这时,小姐嗲兮兮地通报道:“田先生,您的客人来了。”

  刘志刚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发亮的地中海,随着对方的抬头,地中海往后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相形之下还算茁壮的刘海,下方是一副金丝眼镜,镜框上刻着抢眼的阿曼尼标记。隔着一个醒目的闪亮鼻头,几乎看不见胡子茬的两片肉乎乎的嘴唇起劲地开合翕动着,释放出浓重港式腔调的普通话:”吴先生,刘先生,你们好!鄙人田彼得,哈佛金融学博士。很高兴见到你们!”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09年8月25日 20:42

    沙发,这个故事与金融有关啊

  2. 2. 紫雨风弦 - 2009年8月25日 20:52

    小树晚上好!金融投资只是事件的导火索,考验的是感情和婚姻。

  3. 3. 快乐就好 - 2009年8月26日 09:36

    不知道是吴文炯狡猾还是紫雨聪明,怎么人物的心理把握得这么准呢?! :-D 依刘志刚的性格,充当傻了吧唧的冤大头挺合适的。 :-D

  4. 4. 趴趴 - 2009年8月26日 11:32

    若是在姚晓丹那样见多识广目光敏锐之人的眼里,如此局促狭小的空间就好比一套穿在农民工身上的,从地摊上买来的、不合身的仿冒名牌西装,而镀金的招牌恰恰就是那缝在袖口上舍不得剪去的唬人用的伪名牌商标。

    嘿嘿,观察仔细,可以当侦探了,下次谈生意要带上紫雨参谋,不用你说话,只要你看就行了。

  5. 5. 玲子 - 2009年8月26日 15:41

    紫雨妹妹是金融行业的吧?要不怎么这么熟悉呢?

  6. 6. 紫雨风弦 - 2009年8月26日 15:59

    问好乐乐、趴趴和玲姐! :D

    我是学语言的,不是从事金融业的,虽然当年没事,考了个国际商务师的职称。

    闭门造车,不妥之处还请朋友们多多指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