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九)

字体 -

~18~

   

  吃过早饭,晓丹特意让明明陪着父母到小区的花园散步,见他们走远了,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刘志刚的手机。从听筒里传来的音乐和人声判断,刘志刚正在餐馆之类的地方。他会和谁在一起呢?

  晓丹先是问了问刘志刚这些天过得如何,随即便进入了正题,还是关于钟玉书介绍的那个工作机会。刘志刚朝吴文炯做了个失陪的手势,就走到了门外:”晓丹,记得你临走之前,我答应过你,要靠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让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吗?这正是我回绝的原因。”

  听到晓丹不解的语调,刘志刚接着说:“这个工作是钟玉书介绍的,我即使能够顺利待下去,也得在他的手下工作。你说,今后两家见面,咱们怎么也得低出一头哇。我自己倒没关系,要是让你和明明受这样的委屈,我不甘心。”

  刘志刚说得自己都动了感情:“晓丹,这些年来,我是不够努力,也运气不好。但现在,我就要走运了,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碰上了,有了这个机会,我就可以扬眉吐气地做人,不会被人瞧不起了!”

  “是什么机会,这么好吗?”晓丹还是半信半疑。

  刘志刚犹豫了一下:”是什么,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虽然晓丹无法看见,刘志刚还是做了个握拳的手势,”这是一位老同学给我指的路,我现在正请他吃饭,答谢他呢。等你回来,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那你还继续学计算机编程吗?”晓丹不放心地问道。

  “会的,我喜欢做编程,但我不必靠别人,一样可以找到工作,学院的老师说过他们会帮助联系实习机会的。”刘志刚信心十足地回答。

  晓丹感到由衷的欣慰。这些年来,她多么盼望听到刘志刚能说出这么有男人气概的话,盼到希望都快磨光了,却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喜得想哭:“好,好,你能有这样的志气,我当然支持你!”她举着话筒,一滴眼泪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心思缜密的晓丹早有察觉刘志刚对何曼琳的暗恋。任何妻子,都无法忍受丈夫对别的女人过多的好感,即使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最爱。在晓丹看来,刘志刚能够下决心回绝钟玉书夫妇的帮助,不仅是有骨气,也说明他对曼琳的爱慕已淡却了许多。

  姚晓丹已经不想去追究刘志刚说的好机会究竟是什么,仅从刘志刚充满自信的态度和对家庭的责任感看来,这个机会带来的转变也足够好了。也许是刘志刚的骤变来得过于出其不意,一向精明的晓丹在这个节骨眼上却难得糊涂了一回 —— 对于有自知之明的人,充满自信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对于眼高手低如刘志刚,过度高估自身能力和判断力的自信,又何尝不是预示着一场劫数的来临呢?

  晓丹放下电话,一转身却发现父母已经站在身后,带着笑意静静地看着她。晓丹赶紧抹去残余的泪痕,问道:“爸、妈,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明明呢?”

  老两口相视一笑,王红英答道:“明明上邻居小朋友家玩去了。晓丹,刚才的电话我们都听见了,你没有生我们的气吧?”见晓丹摇了摇头,她又接着说道:“为你高兴,孩子!当年我们也觉得刘志刚是个好孩子,才让你嫁给他的。后来他为什么变成那样,大家都有责任。现在他想通了,能和你好好过,多年来我们心头的一块大石也算是放下了。”她说着说着竟哽咽起来:“你不晓得,你爸爸最近老说,说他要是走了,放心不下你们……”

  姚远挽住老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然后微笑着慈爱地摸了摸晓丹的头,又在她的肩头轻轻拍了拍,回头示意王红英搀扶他进了卧室:“红英,我该吃药了。”留下心绪万千的晓丹呆呆立在原地。

  偌大的客厅里,落地窗边,一株三角梅盆景旁若无人地盛放。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钻进来,在晓丹的脸上头发上映出点点的斑斓,宛若少女眼中闪烁的盈盈光华。晓丹望着那些玫瑰色的花儿想,十多年前,那些曾经的少女情怀,也是这般娇艳的颜色吧?人生若是真能只如初见……

  她无法阻止那股略带感伤的思绪,固执地飘回十多年前那个美好的夏季……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09年9月2日 15:29

    尾收得好!

    顺便问一下,你家有板子没有?

  2. 2. 紫雨风弦 - 2009年9月2日 15:39

    小树,这也是开始啊。

    板子?做啥用的?

  3. 3. olive tree - 2009年9月2日 16:55

    我说的尾,是这一篇文章的尾,意犹未尽的感觉。

  4. 4. 紫雨风弦 - 2009年9月2日 16:56

    理解!我说的开始也是下一篇的开始。 :D

  5. 5. 夕子 - 2009年9月2日 22:54

    这个尾很好,让人惦记着下一篇:)

  6. 6. 快乐就好 - 2009年9月2日 23:01

    刘志刚在家里被压抑了多久啊?!都一把年纪了还要挺而走险的争面子? 写的好啊,令人遐想无限。 :-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