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二十三)

字体 -

~39~

   

  “怎么,才几个月没见,就不认识我了?”姚晓霞见刘志刚惊讶的样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拽了拽自己的头发,“哦,原来是我染了金发,你认不得啦?刚时兴的,难怪你赶不上趟。”

  刘志刚见到晓霞身后的曼琳使劲朝他挤眼睛,这才明白,晓霞是曼琳拉来陪她的,看来,曼琳还是不愿和自己单独吃饭,以免被会错意。他心里涌上一阵失望,但还是很快掩饰过去了:“怎么会呢?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没把眼珠子也染成蓝色的,这样就更洋气啦!”

  “你!”晓霞没料到印象中木讷内向的刘志刚竟然会出言损她,直要曼琳主持公道。曼琳见此情景,连忙出来和稀泥:“志刚,是你说要好好谢谢姚家对你的帮助,让我请晓霞做代表来吃饭的,怎么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你的绅士风度哪去了?快向我们的姚晓霞小姐道歉!”

  刘志刚在曼琳面前从来没脾气,于是顺水推舟陪着笑对晓霞说:“我这不是怕你笑我认不得人,没面子吗?得,喜欢吃什么,尽管点,姚小姐能来,我受宠若惊啊!”

  晓霞被逗乐了:“好,我大人不计小人过,要知道,我可是牺牲了吃新鲜小海虾的机会来捧你的场的,要不是曼琳劝我,我还不来呢!挑好吃的上!对了,刘志刚,西装外套可以脱了,别绷着啦,搞得跟相亲似的!”

  席间,晓霞压低声音,如地下党接头般悄悄问刘志刚道:“你是不是想约我姐,又不好意思啊,所以找我来传话?”

  刘志刚急忙摆手,刚进了嘴的一大口清炒带子差点没把他噎着,涨得满脸通红。

  晓霞一副世事洞明的样子:“你别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那天我在一边都瞧见了,你盯着我姐的那个样子,啧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刘志刚这回真的噎着了,端起面前的茶便喝,谁知茶杯空了,他只有掩着嘴不停咳嗽。还好曼琳手快,帮他另外倒了杯茶。刘志刚一饮而尽,好不容易回了口气,但已咳得胃酸都快翻出来了,那个尴尬劲就别提了。

  晓霞还是不依不饶:”你看看,才提到我姐,你就紧张成这样,说你心里没鬼,还真没人信呢!”

  刘志刚无力地对晓霞做了个揖,表示甘拜下风,还是曼琳出来解围:”晓霞,你就让志刚缓口气吧,做媒也不急着这一会啊!”

  晓霞以为刘志刚作揖求她呢,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嘻笑着斜了刘志刚一眼:”你放心,有机会我打探一下我姐的意思。今天先不提这事啦,我要吃大龙虾!”

  刘志刚心里暗暗埋怨曼琳:不愿意和我单独出来,也不要拉上这么个活宝啊,瞧瞧,自己还不知道嫁不嫁得出去,就想当媒婆了,有这样口没遮拦的媒婆吗?不过,话说回来,她那个姐姐,确实是个好姑娘,上次多亏了她才…… 可惜我是,曾经沧海啊!—— 刘志刚想到这里,不由得趁没人注意,偷偷地瞄了一眼正和晓霞谈笑的曼琳,又生出一丝莫名的惆怅。

   

~40~

   

  姚晓丹的成人会计大专课程已经开始了,每个周末她都要到江城大学上课,这个周五晚上要上一门新的课,经济学导论。晓丹做事从来准时,开课前十分钟就来到大教室坐定。

  晓丹选了个靠窗的位子,望着窗外江城大学迷人的校景,感慨万千:我终于坐进了大学的课堂,成了一名大学生。只是这一天来得是不是有些晚了?大专课程读完后,我还要上本科,那时羽明的博士学位也该拿到了吧?他会回来吗?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进来了,晓丹也把心思收了回来,准备上课。这时,她发现跟在大家后面进来的老师是 —— 羽明的父亲,庄教授!

  晓丹不知道这堂课自己是怎么过的,庄教授讲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一见到羽明的父亲,她的眼前就浮现出那些想忘却忘不掉的一幕幕,她闭上眼睛,想甩掉那些画面,羽明送她的那盘磁带上的那些叩动心灵的话语和那首深情的“Right here waiting ”却无端回响在她的耳际,挥之不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课,晓丹收拾好书本,正准备离去,突然被人叫住了:“姚晓丹,你好!”

  晓丹明白是谁在叫她,她慢慢地转过身去,以便有时间将笑容堆在脸上:“庄伯伯,您好!您的课讲得真好!”

  “哪里,都是纸上谈兵,要是能像你这样和实践结合就更好了!对了,自从羽明走后,再没见到你,你都好吗?羽明前几天打电话回家,说他的学业进展得很顺利,明年夏天应该能按计划拿到硕士学位。他还特地支开他妈妈,问我你的近况呢!可是,我也说不上什么来。真没想到你会成为我的学生,学习和工作都还安排得过来吗?”庄教授还是那么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大学者的架子。

  “安排得过来的,我很好,您和阿姨也都好吗?”提到羽明,晓丹不由得心思恍惚,但还是尽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我这把老骨头还过得去,但是你阿姨她,唉,她的心脏自从前两年就开始不舒服,她们家有心脏病史,正庆幸平安了几十年,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问题就出来了,而且越来越严重,最近常常疼得喘不上气来。医生说是劳累过度引发的心绞痛,谁让她就是个操心的命呢?”庄教授黯然说道。

  “那,这可怎么办呢?”晓丹不禁也随着着急起来,虽然林芝华对她有成见,但毕竟还是羽明的妈妈啊。

  “羽明的舅舅给她联系了美国最好的心脏外科专家,不久我就要陪她一起到美国做心脏搭桥手术了,是凶是吉,听天由命了!”庄教授说到这里,喉头发紧,再说不下去了。

  晓丹赶忙安慰道:“林阿姨吉人自有天相,您不要太担心。我知道我的力量很有限,但如果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您千万吱声啊!”

  晓丹陪着庄教授走到教学楼门口,庄教授停了下来:“晓丹,你是个善良热心的好姑娘。你非但没有埋怨林阿姨用有色眼光看你,还这么关心她,真谢谢你了!唉,客气话我就不说了,你和我们家也算是有缘,如果你愿意,有空来家里坐坐吧。”说完,朝晓丹摆了摆手,道声再见,叹着气转身走了。

  微寒的晚风中,晓丹默默地目送庄教授远去,许久,她才发觉,一道泪水,不知何时,已悄悄流进了她的衣领,透着钻心的冰凉……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快乐就好 - 2009年9月25日 22:36

    沙发!!!周末快乐! :-D

  2. 2. xiangxie - 2009年9月25日 23:01

    板凳!!!周末愉快! ^0^

  3. 3. 家欣妈妈 - 2009年9月26日 03:44

    那我坐哪嘛?乐乐挪过去点,我们排排坐,吃果果啊?

  4. 4. 白色百合 - 2009年9月26日 07:25

    写长篇哪? 辛苦辛苦。 预祝你 中 秋 快 乐!

  5. 5. 趴趴 - 2009年9月26日 09:13

    中秋快乐啊,注意身体!

  6. 6. olive tree - 2009年9月26日 09:41

    中秋愉快!

  7. 7. 紫雨风弦 - 2009年9月26日 09:56

    朋友们周末快乐!中秋好像还有一个星期呀。 :D

    大家开心,周末整点好吃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