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二十九)

字体 -

~48~

   

  那天早上,王红英一壁思考着大红花师奶的话,坐立不安。据说那位组织部长的儿子,人品不错,大学学历,就是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幸亏治疗及时,如今除了一条腿比较细而无力,其他的一切正常,不过平日里看不大出来,只是走路的时候会有些不便,由于出门坐车的时候多,说是没多大关系的。问题是,晓丹能同意见面吗?

  王红英是个急性子,立即就到信贷部去找晓丹,将她拉到无人的会议室坐下,仔细打量着这名乖女儿,晓丹被看得忍不住了:”妈,你有话就说嘛,酝酿情绪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切!你也跟着晓霞学得没大没小的。妈呀,今天要跟你谈件正事。”王红英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了。

  “是不是关于什么组织部长的儿子的?”

  晓丹的一句话把王红英堆积了半天的慈爱表情搅成了一脸的惊诧:“女儿,你真是未卜先知啊!谁告诉你的?”

  “还用谁告诉我,整个银行,除了去总行开会的行长,还有人不知道的吗?”晓丹的嘴撅起来了,“妈,那个谁介绍的能有好的吗?真那么好,为什么不把她自己女儿介绍过去啊?上次您给我介绍赵书记儿子的时候我就说了,无论如何,我姚晓丹不攀高枝!现在更没有道理为了攀高枝委屈自己呀。”

  “对对对,是妈不好,妈也正想着把她回了呢。怎么说,咱好端端的一个女儿,是不能委屈了。可是,老话说姐妹结婚不按先后,会不顺的……”王红英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晓丹的反应。

  晓丹心里涌上一股悲凉,为了一名金龟婿,母亲竟然沦落到促销女儿的地步!但她定定神,还是说道:“妈,我理解你的苦衷,您看着办吧,只要身体健康,品貌端正,受过高等教育,没有不良嗜好,我就试着交往交往吧。”

  “晓丹,有你这句话,妈就放心了!”王红英得了晓丹的同意,要表示一下抚慰:“其实妈不单是因为晓霞的事,也希望你能早日遇上一个知冷知热的人,你也知道,很早妈就帮你留心了,我们非名牌大学生不嫁!我先回去了啊。”

  回到科室,王红英还是放不下姐妹俩的婚事,一边心不在焉地打着算盘,一边依然琢磨着合适的人选。猛然,她想起了一个人,拿起电话就拨。

  老周的太太接到姚总太太的电话,顾不上别的,点头哈腰地嘀嘀咕咕了半天,而后眉开眼笑地给老周打电话:”老周啊,今晚让你那个江城大学毕业的外甥来家里吃饭吧。”

  老周大惊,偷偷望一眼窗外的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还好老婆后面的话让他茅塞顿开,虽然老婆要讨好领导的出发点是俗,但怎么说成人之美都是好事,于是他立即拨通了刘志刚的手机。

   

~49~

   

  都说江城只有两个季节:热天和冷天。这两个季节之间的过渡短得可怜,几乎还没有感觉就”嗖”地过去了。这时候从节气上看该是仲秋,却还有着夏日的温热,一个有着温暖季候的南方城市,是没有多少落叶树来预报秋天的来临的。这种暧昧的天气,最适合谈论欲说还休的风情之事。

  刘志刚走在去老舅家的路上,不由得想起一年多前,也是这样提着礼物在同样的风景里前行。只是那时的他,心里忐忑不安,担忧着白眼和拒绝,而此刻的他,却是意气风发,即将受到热情的欢迎。物是人非,世事无常,说的也是这样势利的变迁吧?

  不出所料,舅妈叫外甥仔的声音甜得就要滴下蜜来,还掂着刘志刚搁在茶几上的最新款手机看了又看,啧啧感叹他真有出息,上了饭桌后频频为他夹菜,饭后又是好茶又是点心地伺候着,刘志刚何曾受过这样的礼遇,窘的手都不知往哪放。还是老周的儿子跟同学出去玩刚回来,叫了声表哥,给刘志刚解了困。

  谁知这位才上初中的小表弟一张口就问表哥有没有女朋友了,让刘志刚心中不由感慨如今的孩子营养就是好,脑子身子成熟得都快,哪像自己当初只会读书。他愿以为小孩子的话打个哈哈就过去了,没想到这舅妈还顺着这话卯上了:”对呀,志刚,你舅舅常说,你在江城就只有我们这家亲戚了,你的终身大事,舅妈是一定要管滴!有没有女朋友啦?”

  刘志刚只好甘拜下风,老实招供自己还是条光杆司令。舅妈的笑声尖锐得就像金属的锅铲划过锅底:“哟,这么帅的小伙子,工作又好,身边怎么不是美女如云?怕是你看不过来,挑花了眼吧?”

  刘志刚急忙解释自己是忙于工作和学习,还没有时间考虑男女之事。舅妈一听,神神秘秘地贴近他的耳朵,低声对他说:“老舅总说你有福气,我这里正好有一位天仙似的姑娘,和你是天做一对、地就一双啊!”她同时拍拍坐在一旁笑着不说话的老周:“你说是不是啊?”

  刘志刚被舅妈口中释放的浓重的大蒜气味熏得闭着气不敢开口,只好不停地点头,希望她能够早点回到原位。舅妈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见老周也点头称是,便接着说道:”你看,你老舅也这么说呢,舅妈可绝对没有夸张。那就定个时间见个面吧?”

  刘志刚那个后悔啊,今天为什么没有感冒呢?毒气战估计就是这么起作用的吧,让你的嗅觉难以招架,就只能缴械投降、俯首称臣了。看得出这舅妈的品位不是一般的差,她介绍的女孩子能好到哪儿去?唉,就看在老舅的面子上,牺牲一回色相吧,反正曼琳要走了,一个没有心的人,是不会失望的。

  第二天,刘志刚接到老舅的电话,见面的时间地点已经定好了,周末晚上,在一家幽静的茶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09年10月6日 15:28

    沙发。。。

    与蝴蝶同舞

  2. 2. 快乐就好 - 2009年10月6日 15:29

    “舅妈的笑声尖锐得就像金属的锅铲划过锅底”,可随了她的意了。 :-D :-D :-D

  3. 3. [email protected] - 2009年10月6日 18:56

    都说江城只有两个季节:热天和冷天。—- We all also know there are only 2 seasons in Canada: Winter and Construction. :-D

  4. 4. 千万里之外 - 2009年10月6日 19:33

    会见到谁呢?

  5. 5. 五瓣丁香 - 2009年10月6日 21:49

    Winter and Construction.” 夸张了,夸张了! 加拿大哪有这么求上进啊,夏天还是玩的人,不想Construction的人多.

  6. 6. 格小巫 - 2009年10月6日 22:50

    长篇啊长篇…羡慕写长篇的,我写到后面就忘了头,然后花双倍时间回头看一遍 :p 问候紫雨。

  7. 7. 紫雨风弦 - 2009年10月7日 09:22

    问好朋友们!

    小树,喜欢蝴蝶就送你两只。 :D

    乐乐,是啊,得意忘形啦。

    阿John,总结得好啊,就不知现在是什么季节呢?

    千万里,你应该猜得到的。

    丁香,我们玩,不管Construction,但有些人得靠这个赚钱啊。

    小巫,我也是写着玩,不知道有没有漏洞,呵呵。

  8. 8. 凌波仙子 - 2009年10月7日 11:03

    被你夸了,喜形于色,特来感谢,呵呵。

    再感叹一次,你真能干啊!

  9. 9. [email protected] - 2009年10月7日 12:32

    LOL … It’s not my conclusion. I heard of this saying from other Canadians. Do not just think of the construction of your house. Look at the streets of Yonge, Bloor, etc. — a couple of workers, working 10-to-4, and leaving the construction projects unfinished alllllll the time. Yes, the reason must be they enjoy the summer too much and even forget their projects. :-D LOL

  10. 10. 五瓣丁香 - 2009年10月7日 13:42

    紫雨,阿JOHN解释了,你看,我没说错吧?

  11. 11. 紫雨风弦 - 2009年10月8日 10:52

    仙子,用心漪的话来说,这是不打粮食的干活,还是现实中的能干比较重要,嘻嘻。、

    阿John,我也是这么想的,丁香说的是家,你说的是国,都对,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