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五十三)

字体 -

~86~

   

  春节以来,除了例行检查外出,林芝华一直没有离开琴岛的老宅,闲来就到书房翻看历年的相册。不知是不是到了缅怀过去的年龄,这段日子,她常常回想起童年时在这里度过的岁月,那些和父母相处的时光,在林芝华的心中,他们依然年轻,没有离开……

  林芝华是家中的大姐,聪颖早慧,在那些父母被好心的领导安排到郊区农场劳动,以此避开风头的动荡岁月里,当时上高中的她照顾着年幼的弟弟 —— 同样聪明却有些羞怯的弟弟,家中唯一的男丁。父母染病先后过世之后,她早早参加工作,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却没有让弟弟就此荒废学业,并一路照顾到他留洋读博,也算是对得起祖辈的交代了。

  她还记得父亲临终时拉着她的手,缓缓说道:”芝华,你巾帼不让须眉,虽然你以后是要嫁到庄家的,但庄家和林家渊源深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要辅佐先生,振兴家业啊!”

  祖先的托付,不敢轻忘。这些年来,她从来是将家族的利益和前途摆在首位。尽管两家人口不多,但都是政商学界有名望的人物,因此庄家和林家在江城的声望不减反增,历任的市长都以同庄家结亲为荣。同样的厚望,林芝华寄予独子庄羽明。羽明也确实不负众望,学业工作样样出色,更难得的是,对父母格外孝顺。林芝华望着祖先泛黄的照片,欣慰地想道。

  但是,一份担忧挥之难去,那是羽明单纯却又复杂的感情世界。说单纯是因为他用情专一,而复杂也正是由于这种难以为水的曾经沧海。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忘记姚晓丹,忘不了也罢了,却又牵扯上了一个男孩明明。巫山云雨,剪不断,理还乱,要如何才能找出既不伤害家族名誉,又能解开羽明心结的途径呢?

  正思忖间,羽明轻轻推开房门进来了。见林芝华正在翻看家族相册,他在母亲身边坐下,将手中的水杯递给林芝华:”妈,该吃药了。”

  林芝华微笑着接过水杯,吞下了药。羽明见她心情不错,抛开欲言又止的犹豫,鼓起勇气问道:”妈,你那天见了明明,有什么感觉吗?”

  林芝华的笑容淡去了,但很快又回来了:”明明?那个喊我林奶奶的孩子?很可爱啊!你还希望我有什么感觉?”她反问道。

  羽明不知如何回答,他的眼光扫过桌上叠得高高的相册,有了主意。他从中抽出一本被翻得有些陈旧,于是套上一层用于保护的透明塑料的相册。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父亲对他提到,母亲一有时间,就拿出这本相册,看着里面羽明小时候的照片,同父亲一起回想他的童年趣事。

  他翻开相册,找到自己五六岁时的相片,端到母亲面前:”妈,你看,明明和我小时候长得多像啊!”

  林芝华有些动容,但还是正色说道:”是的,你说得没错,很像。但是,这世上相像的人何其之多,光是面容的相似,又能说明什么呢?况且,我觉得明明也长得很像姚晓丹啊,儿子像妈,很正常啊!”

  林芝华不紧不慢地说完,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羽明。见羽明一时找不出什么话来应对,林芝华于是将目光收回到手中的照片上来。短暂的沉默弥漫了书房。

  最终还是羽明打破了沉默:”妈,您的意思是…… 要有确切的证据?”

  林芝华摇摇头,阻止羽明继续说下去:”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仅凭猜测是不能说明问题的。羽明,你不要感情用事。连个孩子都比你明白,谁才是他的奶奶!”

  见羽明紧抿着嘴唇,林芝华安慰般地抚摸着他的头,说道:“羽明,妈妈的确很希望早日当奶奶,你还是快点给妈妈带回来一个大家闺秀的儿媳妇吧!”

  又是落荒而逃。在母亲面前,羽明觉得自己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她那近乎专制却又全身心的爱,让自己无力辩解,不忍争执。但这次,他已决定,要为争取毕生的幸福竭尽全力,这种力量,与其说来自对晓丹的迷恋,不如说是源于明明那清澈的眼神 —— 他不能再一次,让自己陷入悔恨的沼泽,万劫不复……

  羽明回到房间,打开公文包,那个信封静静地躺在夹层里,等着开启的那一刻……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阿妍生活日志 - 2010年3月15日 18:27

    美女,又是我坐沙发。

    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边看小说边吃比较有意思。

  2. 2. 紫雨风弦 - 2010年3月15日 18:39

    最后加了一句,刚才贴的时候漏了,Sorry~ :P

    呵呵,阿妍,今天炒了两个川菜,山寨版的,哪天跟你学学正宗的。 :D

  3. 3. 千万里之外 - 2010年3月15日 18:55

    赶快开信吧。

  4. 4. 舞在枫林 - 2010年3月15日 19:22

    期待中。。。

  5. 5. bank - 2010年3月15日 19:35

    请看GOOGLE翻译的英语版的>,你就当练英语辣. ~ 86 ~

       

    Since the Spring Festival, in addition to routine checks to go out, Nyingchi China has not left the old one dao and bet on the album to the study look at the calendar year. I do not know is not to wallow in the past age, these days, she often recalled his childhood years spent here, and parents who get along with time, in the Nyingchi Chinese hearts, they are still young, did not leave the … …

    Linzhi-hua was the eldest sister, intelligent precocious, in which parents were well-intentioned leaders have arranged to the suburbs and farm labor, in order to avoid the limelight of the turbulent years, she was in high school to take care of the younger brother - the same intelligent, Some shy younger brother, the only male in the home. Infected parents have passed away, she was early to work, gave up university opportunities, but did not let his younger brother this neglect their studies, and all the way to take care of his Liuyang Du Bo, can be considered worthy forefathers confessed.

  6. 6. 紫雨风弦 - 2010年3月15日 20:18

    问好千万里、舞在枫林,共同期待~

    Bank,谢谢!这翻译很多用词挺不错的,但有时候也搞笑了吧,呵呵。

  7. 7. 五瓣丁香 - 2010年3月15日 23:33

    “说单纯是因为他用情专一,而复杂也正是由于这种难以为水的曾经沧海.” 今天终于比较认真的看紫雨的小说了,因为衷心佩服你的写作心态。(平和,持久,细水长流) 你的小说,就算是写为了权力,想要六亲不认的情节,读起来也充满诗意。只是那些人的生活,全在国内。(一时好象还没被他们感动。)以后会继续认真欣赏。

  8. 8. 乐陶陶 - 2010年3月16日 01:46

    问好紫语!

  9. 9. 神奇月光宝盒 - 2010年3月16日 11:06

    期待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