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五十六)

字体 -

~90~

   

  进来的是王红英。她说起风了,回来给明明拿件外套。二人装得若无其事,王红英好像也什么都不知道,拿了外套,对晓丹说:”明明可会荡秋千了,你不来看看?”

  晓丹跟着王红英下了楼。到了楼道口,王红英转过脸,神色严肃地问道:”怎么回事?你和庄羽明又在一起了吗?”

  ”我一直躲着他的,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子。”晓丹颓然答道。

  ”我也知道你和刘志刚最近有点问题,要不他也不会去那种地方,只是很多事,长辈不便多言。晓丹,妈提醒你,一定要慎重啊!庄家的门哪里是好进的?明明又是怎么回事?”王红英语重心长地说道。

  ”妈,我晓得。明明的事,我以后再和你说吧,现在连我自己都说不准。”晓丹叹口气答道,”说到底,我是有地方对不起刘志刚,没什么可解释的,现在我只求明明跟在我身边。”

  ”你们啊!真是乱得可以!哪像我们那时候……”王红英想了想,又问道:”刘志刚要申请移民?”

  ”移民的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好像已经准备了一阵子了。”晓丹回答。

  ”听妈的,你先不要再和刘志刚争执了。明天回家来,和你爸商量商量,你爸爸也遇上难事了,也许这倒是一个契机。”王红英若有所思。

  ”爸爸怎么啦?和刘志刚移民有什么关系?”晓丹如堕五里雾中。

  ”现在不好说。我们还是先给明明加衣服吧!”王红英怜爱地拍拍晓丹的背,拉着她走向小公园。

   

~91~

   

  为了不惊动明明和刘妈妈,晓丹和刘志刚还维持着表面上的夫妻关系,客客气气,和和气气,但彼此都明白,这是权宜之计。刘志刚打定主意,绝不会放弃明明。而晓丹,静观事态发展的同时,庄羽明的承诺又为之加上了希望的筹码:”晓丹,相信我,这次我会让我们堂堂正正地在一起!” —— 自知有愧的她,既然不能失去明明,除了抓住这根稻草,已经没有退路了。

  晓霞自从发现李尔出轨之后,再也没有回过他们的家。她的培训结束后,就一直住在娘家,任凭李尔如何哀求,这个婚,她是铁了心要离了。她和姐姐不同,没有孩子的牵绊,合得来就结婚,合不来就分手,倒是干脆利落。

  她痛痛快快哭过之后,再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里,能吃能睡,该干啥干啥,因此见到晓丹的时候,晓霞还是照样的大嗓门:”姐,刘志刚欺负你啦?我替你修理他!”

  ”你搅和什么啊!啥都不懂!”王红英嗔怪着,拉过晓丹就往屋里走:”晓丹,我先和你说说你爸爸的事。”

  晓霞在王红英背后嘟着嘴,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什么都知道!不是说移民吗?你们有求着我的地方!”

  王红英也不理她,只顾着和晓丹说话。原来,金市长确实来者不善,上个星期,他找姚远谈话,说是当年写匿名信举报金大公子的人被查出来了,是属于嫉妒能人,诬陷忠良,要姚远肃查此事。

  姚远被吓出一身冷汗,但还算有良心,没有落井下石,替老周说了不少开脱的话。说这是个老同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怕是一时糊涂。再说他没几年就退休了,还是叫他让出位置,办内退回家去吧。金市长倒也表现了仁慈的一面,听从了姚远的建议。然而姚远心里明白,这是杀鸡给猴看哪。

  金大公子大摇大摆地回到机场,坐上了副总经理的位置。姚远这个总经理,从此当得比小秘书还憋屈,担心哪天清算就轮到自己了。

  昨晚金市长和姚远一起见过投资商后,告诉他,市里要办一个风险投资公司,希望他能来当总经理,并说这是新兴事物,对他寄予厚望云云。

  这种架空某人的明升暗降,姚远不是第一次听说,但没曾想有朝一日轮到自己头上。离退休年龄不远了,他也必须为自己找个可以遮风挡雨、安度晚年的乐土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bank - 2010年3月18日 19:42

    常回来坐坐,,沙发.

  2. 2. 千万里之外 - 2010年3月18日 22:35

    板凳,,,,,

  3. 3. 紫雨风弦 - 2010年3月19日 07:18

    问好Bank和千万里!

    要出游了,暂缓更新,祝大家周末愉快! :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