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六十一)

字体 -

~100~

   

  刘志刚的冷暴力伤害的不仅是晓丹。他常常带着负疚感在夜半醒来,真实地面对灵魂的审视,有一种成为恶魔的感觉。仿佛那位肆意在一位柔弱无助的女人身上,利用她对亲生骨肉的爱,将病态的快感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以报复多年来所受的欺骗和愚弄的,不是曾经善良而有些内向的自己,而是一个陌生的为仇恨扭曲的男人。

  他深知,晓丹也曾经是一位好女人,她的善良并不亚于她的美丽。如果不是当年她为自己说情,可能在毕业之后,江城只会存于刘志刚的回忆。命运给了她一段难以割舍的恋情,也给了她善于利用她的孝顺的父母,善良的她从此屈从于各方的安排,走了这么多她原本不愿走的路。她何尝不是值得同情与怜惜的呢?

  只是,她到底伤害了自己的感情,并成了和自己争夺明明的对手,刘志刚自认没有这么高的修养,能够淡然处之。还有,当他看到黯然返乡的老周时,他油然生出对阶层不公的愤怒,卑微的小人物最终沦为权利纷争的弃子,而操纵者却一步步得到高升。刘志刚既然不能改变什么,就只有冲着身边的替罪之人晓丹发泄怒火了。

  而现在,刘志刚又要与这位同自己命运不可分割的女子,共赴异乡。各怀心思的两个人能否共同面对新的环境与挑战呢?到了加拿大会如何,刘志刚没有多想,也不敢去想。出国,也许更多的是为了逃离,为了交易。只要他拉着晓丹,拉着明明,姚家那两位有钱的老头老太就会为他们安排好一切。但是,这种畸形的新生活,注定无法引以为荣。

  看多了哲学书的他,决定不再多虑,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管即将面对什么,生活总是要继续,听说加拿大是儿童的天堂,能够把心爱的明明带到一个天堂,这些年也算没有完全蹉跎了。

   

~101~

   

  这一段时间,庄家一直笼罩在十分沉重的气氛中。林芝华自然不会同羽明一样,为晓丹的即将离去而遗憾,她和庄教授所苦恼担忧的,是远在加州的弟弟,好不容易抱孙子了,新生儿却由于缺乏某种凝血维生素,导致脑部大量出血,经过紧急开颅,排除瘀血,至今已经三天了,孩子依然昏迷,生死未卜。

  林芝华远在大洋彼岸,无法像从前那样安慰和帮助弟弟,心急如焚。庄教授看在眼里,生怕她的病又发作,于是建议她到与江城大学毗邻的古刹,为弟弟一家祈福。林芝华天天都到佛前长跪,祈求新生儿顺利度过危险期。只要羽明在家,他都会陪着一道前往。

  望着神态安详的佛像,羽明在为表侄子祈福的同时,也在心里为晓丹和明明默默地祝福,希望他们到了异乡,能够一切顺利,他和晓丹也可以苦尽甘来。

  今天,是晓丹一家出发的日子。羽明没有贸然前往机场,然而,在办公室里翻阅着报表的他,心潮却难以平静。他不敢看腕上的表,生怕自己忍不住见晓丹一面的渴望。但随着窗户的影子越拉越长,他依然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意味着晓丹和明明的远去……

  这时,秘书送进来一份急件。羽明一看寄件人是舅舅,想到新生儿的病,立即放下手中的报表,迅速拆开信封。一份实验室血液分析报告和一封写着”庄羽明亲启”的信落在了桌上。

  羽明粗略看了一眼报告,心头一紧,血液的流动骤然加快。他又很快看完了那封信,顿时猛地站起,瞄了一眼腕表,暗叫了一声:”不好,要起飞了!”,就急速冲出大门,发动汽车,加速向机场方向驶去 ……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快乐就好 - 2010年3月30日 14:14

    啊!难道明明的身份要真相大白了吗?

  2. 2. 紫雨风弦 - 2010年3月30日 16:27

    乐乐,欢迎!请听下回分晓……

  3. 3. 千万里之外 - 2010年3月30日 20:35

    等待下回分解。

  4. 4. 假日 - 2010年3月31日 08:46

    快一点写吧,等不急了。

  5. 5. raindot - 2010年3月31日 17:47

    羽明不会有事吧?千万别是一场悲剧!那太遗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