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六十五)

字体 -

~107~

   

  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小姐说这位高层几日前调到位于蒙特利尔的总行去了,问晓丹是否要留下电话号码,以便转告。晓丹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就礼貌地谢绝了。

  她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江城现在的情形,特别是怎么联系上羽明。那天下了飞机,困乏之间,只给家里简单地报了个平安,也该问候一下父母了。

  各自问了近来的情况之后,没等晓丹问话,王红英就神神秘秘地问道:”晓丹,刘志刚不在边上吧。有些事,我得告诉你。”

  晓丹回答道:”妈,你说吧。他不在,就是在,也不管的。”

  ”你晓得吗?庄羽明失踪了!”王红英的话像一盆凉水泼下,晓丹一下呆住了。

  ”你们走的那天,他收到一封急件,然后就匆忙开车出去了,连秘书也没有交代一声。随后就再也没人见到他。这两天总行通知说他被调去别的职位了,很快要派新的行长来。”王红英继续说道。

  ”晓丹,你还在听吗?”王红英听不到晓丹的回应,问道。

  ”哦,哦,我还在。妈,你接着说。”晓丹这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这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他有经济问题,还有的说他得罪了什么人,庄羽明这个人,要说他别的可能,这钱我想是不缺的,他是个好脾气,得罪人嘛,好像也不太说得过去。”王红英絮絮叨叨地往下说,”对了,晓霞的死党,航空公司票务的小张说,好像前几天安排了一趟飞深圳的包机,神神秘秘的,她偶然看到庄羽明的父母也在乘客名单上。那是陈市长调去的地方,你说会有什么关联吗?”

  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心乱如麻的晓丹,只能诺诺答着。王红英听出晓丹的慌乱,便不再说了,嘱咐她不要着急,等弄明白了事情再说。

  晓丹放下电话,呆呆地坐在窗前。五月的多伦多,绿意盎然。阳台上的丁香花隐隐传来清淡的馨香,这一切,刚才还是那么充满生机和希望,如今却笼罩了一层看不透的迷雾,与羽明重逢于北美的前景渐渐黯淡……

  她不由得再次取出那条手帕,紧握在手心,给自己一点走下去的力量,尽管它只是一方单薄的寄托,但也聊胜于无。

   

~108~

   

  晓丹终于没给那位银行高层留电话,要是那人问起羽明的近况,她能回答,他是一位曾经和自己如此密切却突然消失的介绍人吗?

  这天傍晚,曼琳带来一位朋友,对晓丹介绍是他们的理财顾问小李,也是从新移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曼琳觉得小李应该能帮上晓丹一些忙,至少对本地银行的雇员需求有所了解。

  确实,小李给晓丹提供了不少实用的建议,包括上哪个学校读什么课程,可以尽快取得本地证书。她还说,如果不熟悉粤语,也是可以应聘的,但是被录取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想提高粤语,最好有语言环境,再加上从电视节目中学习。

  正在迷茫中的晓丹,对曼琳和小李感激不已。有了过来人的帮助,她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了。很快,她报名了一家College的短期证书课程。课余时间还通过表姨女儿的介绍,到餐厅打工,挣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粤语环境里耳濡目染,尽快攻克粤语关。

  而此时的刘志刚,也在房东的帮助下先后找了份电子厂整理仓库的体力工作。才没上几天,他就觉得累,没前途。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晓丹在飞机上的梦呓,恨恨地骂自己:”何必替他们卖命?既是交易,我就享清福吧!”

  没过多久,刘志刚被裁员了,从此他干脆就赋闲在家,偶尔发发简历,要不就出去闲逛。他对晓丹说,他只做专业工作,不再做Labour工了。晓丹对他的言行表现出毫不意外的淡漠,兀自继续为着实现父母的愿望,也为着自己和明明的未来努力着。

  钟玉书和曼琳对晓丹的努力给予了现实的支持。晓丹不在的时候,明明都是曼琳帮着接送的,有时晓丹回来晚了,明明还在钟家吃了饭才回来。

  对甩手掌柜刘志刚,钟玉书和他谈过多次,让他也去上上课,学点什么。刘志刚拿着EI,想想反正闲得无聊,便找了个电脑班上着。但没有了奋斗动力的他,吃不得苦和累,刮风下雪都可以成为偷懒的理由,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蹉跎间近一年过去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