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七十一)

字体 -

~119~

   

  两天后,晓丹接到警局电话,将母亲和妹妹接了回来。王红英一进门就放声大哭,拉着姚远连声说:”完了,完了,我们要被赶回中国去了!”

  姚远大惊失色,忙问晓霞:”不是说不追究就没事了吗?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晓霞沮丧地解释道,因为父母的探亲的延期期限早过了,为了怕来来去去麻烦,见移民身份快要批下来了,就打算这几个月蒙混过去,谁曾想,这上警局一趟,电脑上一查,他们原来是黑在这里的,遣返是一定的了,批准移民也别想了。

  姚远听了,心里直怨老伴没事找事,但见她那副可怜相,也不忍责骂她。他狠狠跺了跺脚,眉头紧锁,一筹莫展。

  王红英一边哭一边骂女儿女婿,晓丹和刘志刚怕再刺激她,也随她骂去,还是姚远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自己惹的祸,怪得了谁?要哭进屋哭去!”

  王红英被喝傻了,窝在沙发里不做声了。一家子没人想起吃饭,都没胃口。后来,晓丹怕明明饿着,才烤了个大比萨。

  晓霞可受不了这样沉闷的气氛。她眼珠子骨碌一转,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马上拨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正是曼琳。她在小儿子出生后,也办好了父母移民。孩子三岁的时候,曼琳在华生律师事务所找了份律师助理的工作。因此,凡是朋友中有人需要法律方面的建议时,都会想到她。

  听了晓霞的陈述,曼琳坦言没什么办法,这事都闹大了,还怎么盖过去啊?猛然,晓霞灵机一动,问道:”曼琳,你那天不是说,现在好多不是难民的非法移民,也要申请难民留下来吗?”

  ”啊!你是说……”曼琳惊讶的声音传来:”是有一些人这样做,可这…… 不好吧!再说,你父母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能愿意吗?”

  ”哎呀,这不是没办法了吗?”晓霞答道,”就不要那么死板了嘛!你帮我办,行不?”

  ”不行,我办不了。这不是明知故犯吗?”曼琳犹豫着,不敢把话说死,”但我可以让你和华生谈谈,看他愿不愿意办,好吗?”

   

~120~

   

  无论东方西方,晓霞的公关能力是所向披靡的,更何况还有高额佣金的诱惑,华生答应了。但是家里人谁都羞于谈论此事 —— 谈论他们是如何找了家小教堂,愿意证明其因为信仰在中国遭遇到迫害的,正如谈论加拿大的难民政策是如何被钻空子的。

  王红英从此不愿和刘志刚,也不愿和晓丹在一桌吃饭,她在地下室搞了个小厨房,只给姚远和晓霞做吃的。母女俩,形同陌路。

  而姚远,自从申请难民身份开始就郁郁寡欢,晓霞为了让他开心,周末总带他们到华人餐馆吃饭。那里常常有一些拉着横幅的XX功成员,拉着人就卖力宣传。姚远见到他们,总想起自己留在加拿大的方式,和他们并无二样,顿时心里更堵得慌,到后来,连出去吃饭都不愿意了。

  姚远当年在部队上得过肝炎,在国内又应酬多,前两年查出有轻微的肝硬化。来了加拿大以后,担心医药费的问题,就没有复查过。不过,加拿大的空气干净,环境清洁,姚远自觉身体反倒比从前硬朗,也就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

  这一阵子,姚远心情郁闷,活动明显少了,为了怕别人问起移民的事难以启齿,连老人中心也不去了。近来,他常常在夜间觉得肝区疼痛,开始只是轻微的,后来越演越烈,直到有一天,晓霞出去了,他正在地下室和王红英一起吃饭,猛的一阵剧痛袭来,他的饭碗没拿稳,掉了。

  王红英抬头,刚想说他怎么这么不小心,一看不对劲 —— 姚远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脸色煞白,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晓霞不在,王红英急得再也撑不住架子,上楼喊了晓丹一家下来。刘志刚二话不说,背起姚远就往楼上跑。他和晓丹将姚远送进医院,王红英带着明明在家等消息。

  祸不单行。姚远的检验结果是:肝癌,已有部分扩散,建议手术切除癌变部分。

  消息传来,一家人都惊呆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莽牛 - 2010年4月28日 10:21

    这样刻薄的丈母娘是该受点惩罚!

  2. 2. MapleLeaf - 2010年4月28日 12:33

    问好紫雨!

  3. 3. 紫雨风弦 - 2010年4月28日 16:31

    问好莽牛和Mapleleaf!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4. 4. 千万里之外 - 2010年4月29日 11:05

    紫雨小朋友写的太好了,跟读ing

  5. 5. Freedom - 2010年4月29日 13:31

    Waiting for next…

  6. 6. no name - 2010年5月3日 11:42

    才女啊,能写出如此情文并茂的小说,配如此优美的音乐和图画,该有多少人生的感悟,智慧和才情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