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七十五)

字体 -

~125~

   

  袅袅升腾的雾气带着茶香弥漫了整个客厅,在茶几旁围坐的三个人,客气地寒暄着 —— 明明从一进门起,就对正在修整的花园十分感兴趣,晓丹索性在征得了主人同意之后,让他在花园里同园丁伯伯一起摆弄花花草草。

  晓丹是以陈静老同学的身份来拜访的,因此没过多久,羽明就以研究论文为由,道声失陪离开了。偌大的客厅里,两位女人,面对面坐着,许久无语,但并不尴尬。仿佛很多话语,不必说出,她们就已灵犀相通。

  羽明的模样没有改变,但眼神之中再也没有那团跳动的火焰。如同已故的庄教授,他待人亲切,温文儒雅。他让陈静取出最好的茶叶招待晓丹,说是很多故人,他再也记不起,但这份情谊,永远珍惜。

  晓丹的心中无限感慨,这是一位新生的羽明,曾经与自己共同书写的岁月,早已随风而逝,而不留痕迹的今天,就是上天最大的关爱了。很多时候,人的烦恼来自无法选择忘却,过去的轨迹常常干扰着今天的决定,而放眼人生,那么多不必要的牵绊令人们举步维艰。

  几道清茶过后,陈静似乎不经意地提起林芝华的遗言:”晓丹,这一次相见,你有一种很熟悉的亲切,是我从前不曾发现的。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都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友情,庄家到底是大户人家,对明明今后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的。”

  晓丹微微一笑,端起一杯清茶:”陈静,你在江城长大,我也在江城呆了几十年,江城的茶文化对我们都不陌生。我们都明白,茶水过夜了,性质就改变了。一杯新茶,回味悠长,而隔夜的茶水,只能舍弃。羽明已是一壶全新的香茶,何必再添入昨天的茶水,破坏其间的明净清澈呢?”

  见陈静释然的表情,晓丹继续说道:”没有什么比自己养育的子女来得亲切。无论明明的身世如何,他的人生已经与他的父亲无法分割,他们有着相近的爱好,相似的表情,他们一起品尝了十来年的喜怒哀乐。”

  晓丹抿了一口茶,又说道:”即使从前,因为感情的原因我们难以作出抉择,如今,对羽明而言,你腹中的骨肉,才是他生命的延续和未来的寄托。我们不应以家世论亲疏,亲情,一旦用身份地位加以衡量,便就不再是亲情了。”

  陈静点点头,也抿了一口面前的清茶,慢慢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晓丹的手,眼中含着泪光:”谢谢你。”

   

~126~

   

  又谈了一会儿,晓丹起身告辞,陈静陪着她走向大门。明明还在兴高采烈地和园丁讨论着花草的种植,羽明也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坐在一旁,饶有兴致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羽明见她们出来,便对晓丹说道:”你这孩子今后有出息!连种个花都能研究得这么透彻,而且很有求知欲!”

  晓丹朝他们微微一笑,回答道:”这些都是跟着他爸爸学的。”

  羽明赞赏道:”好!如今很少人具有贴近自然的心境了,他真是个幸运的孩子!”

  晓丹微微侧身,笑着对陈静说道:”你看,不光是我这么说吧,明明和他爸爸,父子俩感情可好着呢!”

  目送晓丹和明明离去后,陈静陪着羽明在花园中散步。羽明停下来,将耳朵贴在陈静隆起的腹部,倾听胎儿的动静。天色渐暗,园中的玉兰花正在开放,晚风携着清新的芬芳,荡涤着霞光中的庄园。陈静惬意地沐浴在暖色的斜阳里,曾经的梦想变为可以把握的幸福,她已别无所求。

  羽明抬起头来,望着海滩的方向沉思。良久,他对陈静说道:”今天来的那位男孩,和我从前的照片真是相像,难怪和我投缘。静,你说,人生这个缘字,是不是很奇妙呢?”

  陈静屏息不语。羽明回头拉过陈静的手,深情地说道:”今生,我最大的幸运,就是遇上了你。明天,和我一起去普陀寺吧。我要感谢上天赐给我这份珍贵的缘。”

  夕阳将他们依偎的身影长长地投在鲜花丛中,月色不知何时已爬上枝头,这是一个安详的黄昏,琴岛的涛声听起来分外的柔和……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舞在枫林 - 2010年5月13日 12:43

    觉得现在这种局面对所有人都好!

    写作辛苦了,问候紫雨! :D

  2. 2. 江南 - 2010年5月14日 09:44

    好久不见,问候春安!

  3. 3. 紫雨风弦 - 2010年5月14日 11:10

    问好枫林!同感。

    江南,春天好啊!

发表评论